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8081-62849558/

467、部长是我让给你的!(第七更,27/63月票加更,求全订)
    如果是前者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按照规矩办事就好了。

    等到风波结束之后,人间蒸发,该封箱的封箱,该沉海的沉海,这是这个新泽西州国土主管阿诺德唯一的出路。

    但如果是后者?

    呵呵。

    那么,人间蒸发的,恐怕,就不仅仅是阿诺德一个人了啊。

    所以……

    莱克一手抵着自己的下巴,表情若有所思的看着大屏幕上的新任国土部长:“吉恩部长,部长先生,那么,你觉得,是哪一个呢?”

    前者是以下犯上,大逆不道,但,还属于个人行为。

    可后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啊,这属于有组织有预谋的行为了。

    大屏幕上的吉恩部长皱了皱眉。

    莱克面带微笑着,似乎在静候着吉恩部长的回答。

    过了一会儿。

    吉恩部长的语气微微的有些儿不悦:“艾德温副部长,你是在怀疑,这是我联合那个阿诺德给你设的圈套吗?”

    莱克表情淡然,态度似乎很是诚恳:“是的,这是有可能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恕我直言,我无法理解,一个国土安全部管辖的国土安全局地方主管会在媒体的面前,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以下犯上的话语!”

    华府系统内,这样做的,多了去了。

    但……

    这是在执法系统。

    和在军方系统之中一样,命令与服从都是执法系统的底线,如果是在军方中,面对这样的行为,直接一枪崩了这个家伙都是有可能的。

    而且。

    就算是这个锅,阿诺德背了又能如何呢?

    了不起就是下台呗,不然民众们还想怎么样?

    而且一群屁民罢了,做个样子的下台,已经算是很给他们面子了。

    泽西市的事情又不是国土安全局开飞机和坦克搞出来的,充其量,新泽西国土安全局最多也就是一个后知后觉,未能及时阻止灾难的发生罢了。

    还有什么其他的过错,在这件事情当中?

    再说了。

    连同新泽西国土安全局一起背锅的,还有新泽西州的联邦调查局呢。

    所以!

    这件事,最坏的结果,就是国土安全部与脸部调查局商量好了,让新泽西国土主管与新泽西联邦局座一起背锅下台平息这件事情的影响。

    但在下台之后,不管是国土安全或者联邦调查局都会私底下给足补偿的。

    对于自己人,国土安全与脸部调查从来都是毫不吝啬的。

    更别说,莱克都打算好了,私下底给点钱,让他在老家置办几亩土地,好让他安心养老。

    但结果呢?

    好心当作驴肝肺!

    以下犯上,大逆不道!

    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个阿诺德主管却选择了最煞笔也是最愚蠢的办法。

    饮鸩止渴!

    尽管阿诺德主管这么做了,以至于让国土安全部不得不去保护他,免得让这件事烧到国土安全部的副部长身上来。

    但这件事情之后,这个阿诺德主管是铁定活不成的。

    只是……

    这件事情对于莱克而言是非常被动的。

    动了这个阿诺德,猜忌毫无疑问会落在莱克的身上。

    但如果不去动,他还是会受伤!

    现在动了阿诺德主管,已经被阿诺德主管在泽西市点燃的舆论会直接烧到莱克的纽约国土与超查局身上来。

    但如果不动,好家伙,在其他人看来,有人如此的诋毁莱克,莱克都选择无动于衷,甚至不得不捏着鼻子保护这个家伙?

    这样的话,是会给某些人一个错误信号的。

    莱克向来都是以冷酷果断而闻名的,如果因为这件事而破了功,这会告诉某些人,很显然,不是没有东西可以威胁到莱克,而是他们之前的目标选错了。

    “吉恩部长!”

    莱克直接起身,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大屏幕中的吉恩部长:“你只需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吉恩部长皱眉:“艾德温副部长!”

    莱克直接打断:“这件事情,要么是你打算联合你的心腹借此拿我立威给其他的主管们看,要么,就是你承认,你亲自挑选出来掌管新泽西的主管,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

    “你!”

    “吉恩部长,我劝你,最好选第二个!”

    “……”

    莱克面无表情的看着吉恩部长:“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你能坐上部长这个位置,不是因为你能力有多强,和现任总统关系有多好,而是因为,我不想做部长,仅仅是因为如此,你最好记住了,这件事情最好是第二种结果,如果是第一种,呵呵,我不介意清理门户!”

    吉恩部长脸色顿变:“艾德温副部长……”

    咔擦!

    吉恩部长的话还没说完,大屏幕上的通讯,就直接关闭消失了。

    无他。

    一名超查探员看着莱克做出的挥手割喉的信号,果然的选择了中止谈话。

    不挂断干嘛?

    谈情说爱吗?

    敲打一下就完了,对于家犬这样的东西,果然是需要隔一段时间敲打的,免得,时间长了,家犬以为自己是主人了。

    跟我摆部长的架子?

    老子要不是懒得去华府,这部长轮到你坐?

    这一次不管是那个新泽西主管的愚蠢,还是其他什么的,莱克一点儿都不在乎,左右无非就是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事情罢了。

    阴谋?

    诡计?

    老子是行家,但老子懒得玩,老子最擅长的就是简单粗暴,能碾压你们,陪你们过家家,老子除非秀逗了。

    “蒂凡尼!”

    “在,长官!”

    “将昨天卫星截获的视频内容发给超越传媒,让她们公布出来,看整个联邦看看,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咱们的新泽西执法机构都在干什么。”

    “是!”

    “还有……”

    莱克看去蒂凡尼,想了想,突然看去希尔:“你刚刚说,咱们的联邦局座有意今年的司法副部长的位置?”

    希尔点了点头:“对。”

    这件事情是她刚刚才和莱克聊的,那位联邦局座打算做胡佛,所以,提名上去,可不会成为胡佛,只有被联邦四十九个局座认同才有可能成为第二个胡佛。

    莱克点了点头,直接看去超查探员:“连线咱们联邦局座的办公室。”

    很快!

    大屏幕上,那英俊程度丝毫不在莱克之下,堪堪与莱克旗鼓相当的联邦局座出现在了大屏幕之中!

    “哈哈哈!”

    “你在笑什么?”

    一照面,联邦局座就不吝自己的大笑,环抱着双臂,坐在自己那尊宝座上,朝着莱克说道:“艾德温副部长,今天这出戏,联邦可是好久没看见了啊,执法机构,一个地方主管,竟然敢要挟一位副部长了,这件事情估计已经传到国际同仁的眼中了,说真的,你确定你们那位地方主管的肤色是黑的,不是什么混血儿之类的,我听说,在某个岛国,似乎,很流行这种下克上的戏码啊,哈哈哈!”

    莱克嘴皮扯了扯。

    果然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才多久?

    估计莱克再不有所行动,怕是,整个国土安全局都要变成今年最下饭的笑话了。

    这算是丢人丢到同行那边去了。

    莱克直接面无表情的朝着大屏幕中开怀大笑,乐得跟招财猫似的联邦局座直接说道:“我听说你打算做第二个胡佛,而且,新泽西的联邦局座对你无感,怎么样,我给你送份礼物,如何?”

    联邦局座收起了笑容,有些狐疑的看向莱克:“你想要什么?”

    莱克笑道:“你觉得呢?”

    联邦局座念头一转,顿时明白莱克想要干嘛了,笑了笑,却是摇了摇头道:“这可是个麻烦事情啊!”

    莱克笑呵呵的说道:“和你想要得到的一比,不值一提,不是吗?”

    将了我的军,我就没有办法动你了?

    老子不动你,联邦调查局有资格动你吧。

    联邦局座考虑了一下:“我可以考虑一下吗?”

    莱克看了看腕表:“给你十秒钟,大家都这么熟了,给你打个折,五秒钟,怎么样,厚道吧。”

    联邦局座有些无语:“喂喂喂,这就是你求人办事的态度?”

    “不喜欢?”

    “行吧,我答应了,不过这里说不行,晚上,我请河对面的村夫过来喝酒,酒桌上聊。”

    “波本?”

    “雷霆牌的。”

    “哈哈哈,我准时过去。”

    “行……”

    莱克点了点头,抢在了联邦局座那边割喉示意挂断的前头,直接挥手让他的探员断了对话连接。

    小样。

    和我抢。

    你抢得过吗?

    莱克呵呵的笑了笑,看去蒂凡尼,然后看去希尔:“晚上陪我一起会会这位联邦局座?”

    希尔注意到了莱克刚刚的表情:“蒂凡尼不可以吗?”

    莱克摆手:“那家伙是个老色比,带蒂凡尼过去,估计,事情是谈不好了,我就和他大打出手,指不定会在喝酒的时候,直接将他脑袋砍下来当酒壶了。”

    这位联邦局座的风流故事可是一点儿都不比托尼·史塔克弱的。

    只不过……

    谁让这家伙也算是虎踞纽约呢,有小道消息,听说,这位联邦局座在欧洲那边有个小岛国,是那边的幕后总统,在一个庄园里面,寄养了差不多一百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美人儿。

    只是……

    希尔和蒂凡尼听着莱克的这句话,忍不住的对视了一眼。

    联邦局座是个老色胚。

    那……

    你呢?

    你就不是了?

    ……

    某美漫的传奇人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