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7050-62849508/

247、白眼狼
    苏常乐听闻,抬起眼皮望向花氏,疑惑的问:“多想?你多想什么了?”

    不待花氏回答,苏常乐就突然想到了,她想了些什么,不悦的皱紧了眉头,左右看看自家儿子都在房子里,便对着花氏低声警告。

    “我告诉你,咱们家日子这一年以来,过的那么好,你可别忘了,都是全靠蕊丫头的提携,如果不是她当初拉扯咱们一起卖糕点,咱们可是还要地里刨食讨日子过的,你可别因为现在日子好了,就乱猜疑蕊丫头。”

    苏常乐心里明白的很,蕊丫头当时说什么,自家人年纪都还小,干不了,都是哄他们的,她那么能干,什么干不了啊,就是想拉扯他们罢了。

    他是绝对不能容忍,自家媳妇对蕊丫头有不信任的想法,如果有的话,那么他们一家子还是人吗????还是人吗????怕是连畜生都不是的了吧?他可不想自家人变成白眼狼!!

    花氏听闻当家的这么说,也是十分的不好意思,她的拢了拢头发,半晌才说;“我不是妇人眼界短嘛,一时听蕊丫头说给他们那么多的银子,心里就不太舒服,并,并没有不信任她············”

    苏常乐意味深长的看着花氏,花氏被苏常乐盯的不自在,败下阵来,叹息一声,方才道!

    “好吧,我承认,我当时听说给他们银子确实不舒服,但是你说完,我就懂了,日后保证不会在怀疑蕊丫头了。”

    苏常乐满意的点头。

    至此花氏还真如向苏常乐保证的一般,再也没有不信任苏蕊,苏蕊说什么,她都无条件的信任,当然这都是后话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苏常英两口子,向他们说了苏蕊赏钱背后的意义,以免他们误会苏蕊。

    苏常英和林氏本身就不是爱计较的人,而且他们觉得自家和苏蕊一起做生意本身就占了大便宜,便就没放在心上。

    但是当他们听闻苏常乐两口子说完苏蕊做此事的原因,便不住的感叹苏蕊为了“苏记”考虑的真多,至此也和花氏一样,对苏蕊交代的事情没有任何异议。

    苏蕊此时正在家收拾调皮的苏宸楠,并不知道苏常乐他们几人对她说的话所做的猜想,不过知道了她也会一笑而过,并不解释罢了。

    苏宸楠双手揪着站在灶台边,紧张兮兮的问,“大姐,你,你怎么来了!”

    苏蕊指了指空掉的盘子,“大姐想问你知不知到红枣糕哪里去了?”

    苏宸楠眼珠子上下转了几圈,指着蹲在自家旁边勾勾道,“大姐,是勾勾吃的!”

    勾勾听闻自己最爱的小主人在喊它的名字,猛的一下抬起了头,充满疑惑的眼光望向了苏宸楠。

    “呜?”

    似乎是在问我吃了什么似的?

    苏蕊看着勾勾一脸呆滞的表情,再看看满脸惊慌失措的神态,还有他嘴边那可疑的渣子,苏蕊还有什么不懂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上前就要揪他的耳朵好给他个教训,谁知道小家伙眼尖的很,看到苏蕊的动作就趁机率先跑了出去。

    “苏宸楠,你给我站住,大姐不打你!”

    苏宸楠别看才两三岁,但是他可不傻,他可是知道生气中的大姐,说话从来不算话!!抓到肯定是要被大姐收拾一顿的!

    苏蕊扶着大门,看着跑进王氏家门的苏宸楠很是无奈,小家伙别看还小,但是心眼真的不少!

    “哎……………”

    眼见不好再跑去王氏家抓苏宸楠,苏蕊叹了口气,转身便回了院子!

    很快就到了腊月二十九,正是花秉德和杨红的好日子,因为花秉德并没有什么亲戚了,只是族里有些隔了好几房的族亲,而杨红也不想搞那么大张旗鼓的举行什么成亲仪式,他就决定二十九傍晚在县城请“苏记”的人和杨红的娘家人一起吃一顿,次日晌午再在村里请族人吃一顿好了。

    苏蕊当日带着一家人一起去了县城,拿着提前准备好的布匹和白糖点心等四样礼,交给了杨红,并且交代道。

    “杨红姐姐,恭喜你新婚快乐,早生贵子。”

    杨红虽说平常总是沉默寡言,但是到底是个姑娘家,此时也是满脸羞红,小声的说,“谢谢东家。”

    花氏在一旁打趣,“哎呦,咱们新娘子害羞了呢。”

    林氏也是捂嘴偷笑。

    “东家,谢谢您。”

    杨红的娘感激的看着苏蕊,她家本来都过不下去了,如果不是苏蕊开了这个“苏记”她们一家娘几个就要饿死了。

    苏蕊笑着接受了杨红娘的感谢。

    次日就是大年三十,因这世孝道的原因,苏蕊姐弟妹起来吃过早饭,便带着年礼,两条鱼,两只鸡,两包点心,二十个鸡蛋,两包白糖还有两块布料去了苏家老宅。

    到了老宅门口,发现苏宸栋带着小王氏和弟弟妹妹也来了,两下见面,不免互相打招呼。

    “宸栋哥,宸栋嫂子,宸文哥,雅儿妹妹,宸才弟弟,新年好啊。”

    苏宸栋,小王氏和苏宸文也忙回复,“蕊妹妹新年好。”

    见哥哥嫂子互相见完礼,苏雅才带着弟弟苏宸才上前对着苏蕊道。

    “蕊姐姐新年好。”

    苏蕊笑着把苏雅拉起来,“好,雅儿妹妹最近很少见啊,在忙什么呢?”

    苏雅脸微红,笑笑没有啃声。

    苏蕊好奇,这是怎么了?她也没有问什么啊?怎么还不好意思回答了?

    小王氏是知道原因的,前些日子苏雅跟着王氏去县城看望怡儿妹妹的时候,把她自己做的衣裳给两个小姑娘,刚好曹继安二叔家的大儿媳妇也在曹家,看到苏雅做的针线,针线倒也罢了,主要是上面的绣样实在惊艳,虽说只是普通的蝴蝶花草之类的。

    惊讶过后,便想结个善缘,想到自己日常熟悉的绣庄时常收外面绣好的手帕荷包之类的,便推荐她去绣庄接活,这不这几日就一直在家缝制一些精巧的绣帕和荷包。

    小王氏想到此,便笑着凑到苏蕊身边低语了一遍前因后果。

    农家长姐难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