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7027-62849452/

疤脸女匪 017
    隔天,等到路上能走了,秋猎队伍洋洋洒洒返京x

    因为负责秋猎准备事宜的是太子,可本该没有猛兽的区域却出现了猛虎,关键是还差点要了五皇子的命,兰贵妃和五皇子闹到唐皇面前不肯罢休,最后,唐皇让太子面壁思过一个月作为惩处。

    郁瑶和顾惊霜都受了伤,回到将军府后就进入了养伤模式,而这时,他们的待遇已经和刚刚到将军府的时候完全不同。

    赵玉婉知道顾惊霜为了救五皇子差点殒命的事后沉默了很久,尤其是在知道五皇子亲自去看了顾惊霜后,她心里便暗暗打定主意。

    无论顾惊霜是不是真的如了空大师所说,是那个福星,单凭他对五皇子这次的救命之恩,她也该对他再客气一些。

    丈夫和儿子都和太子亲近,可这世上之事又有什么是绝对的,有朝一日,万一继承大宝的不是太子,而是五皇子那么,作为将军府的人,顾惊霜少不了要为将军府斡旋一二。

    也是因此,结束秋猎回到将军府的第二天,赵玉婉就让翠文拿了不少药材补品,亲自带着大夫去了清风苑。

    等大夫看诊完毕,房间里只剩下她和顾惊霜两人的时候,顾惊霜对着欲言又止的赵玉婉淡淡开口。

    “多谢夫人。”

    赵玉婉松了口气,总算找到机会开口:“谢什么,论起来我也是你母亲,一家人,何必见外。”

    顾惊霜笑了笑:“一家人不假,只是,将军府中所有一切都是二公子的,我不会抢夺他任何东西,所以,还请夫人放宽心。”

    从他到将军府第一天,他就知道赵玉婉心里忌惮的是什么。

    他自己知道自己不会抢夺将军府任何东西,可赵玉婉并不知道,所以才会对他敌意颇深,现在,总算有机会开口,顾惊霜也想跟赵玉婉说清楚。

    他的目光和战场都不在这里,不想浪费多余的精力。

    赵玉婉明显没想到顾惊霜会忽然这么直白,然而,她也只是愣了一瞬,然后便是淡笑开口:“大公子果然见外了,将军府也是你的家,自然有你的一份子,大公子方才的话我很欣慰,却也想让你知晓,若是你应得的东西,将军府也半分也不会少你”

    至此,两人终于达成一致。

    而就在顾惊霜和赵玉婉互相试探着的时候,院子里,郁瑶正躺在躺椅上百无聊赖晒太阳。

    怪她耳朵太灵,哪怕只是躺在这里,隔着一道墙和半个花园的声音依旧能传到她耳中起初她听到那些下人丫鬟的议论还有些无语,可一天过去,她就已经习惯,或者说麻木了。

    其实那些人也没说什么,无非就是说她倾心大公子,在大公子遇险时殉情云云也不光是这些丫鬟下人,她知道,整个京城都传遍了。

    首先是说顾家那位庶出公子在生死之际救了五皇子,然后就引出了大公子跌落山崖,将军府那位样貌丑陋的表小姐为大公子殉情,自己跳崖的事情。

    放在别人身上就是至死不渝的衷情,即便不写成话本也是一段美谈,可到了她这里就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柄。

    顾惊霜得了五皇子看中,身份自然会有所不同,可哪怕他只是将军府庶出的公子,凭皇上对顾崇洲的信任以及顾惊霜出众的样貌,也有的是闺阁千金想嫁。

    怎么数,也轮不到她这个样貌可怖出身低微的所谓表小姐。

    可偏偏,她这个表小姐居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缠上了顾惊霜不说还当众殉情

    郁瑶有些无奈别说是别人了,让她自己来看这都是笑柄。

    谁会相信她真的只是为了报恩呢!

    郁瑶成了京城权贵口中不知天高地厚的癞蛤蟆,那些人的嘲笑自然很快就传到了将军府,所以那些下人才会议论纷纷。

    顾惊羽也听到了那些议论和嘲讽许是实在闲的没事干,他打扮的花枝招展,负手拿着折扇就去了后花园。

    下人说郁瑶在后花园晒太阳。

    郁瑶正闭眼晒太阳晒得惬意,就听到苹果提醒她顾惊羽来了几乎是下一瞬,顾惊羽欠削的声音响起。

    “哎呀,这是哪只蛤蟆啊不是,这是哪位小姐啊”

    郁瑶坐起来直接从旁边摸起点心就砸了过去。

    顾惊羽哗得打开折扇挡住,然后又是收了折扇洋洋得意:“小爷我早有准备。”

    郁瑶冷笑一声又躺了回去,懒得理会,可顾惊羽却贱嗖嗖继续凑过来,像是十分好奇。

    “诶,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啊,你真殉情了”

    郁瑶闭眼不理。

    顾惊羽啧了声:“你该不会真的觉得你要死要活就能嫁进将军府吧我跟你说实话,我爹那人看着好说话,其实眼光高着呢,他绝对不会同意顾惊霜那个伪君子娶你的。”

    郁瑶不耐:“滚!谁跟你说我要嫁给表哥的”

    “不想嫁”

    顾惊羽更惊奇了:“你都为了他要死要活了,还不想嫁哦我知道了,你是知道自己嫁不了将军府,故意想感动他,然后做妾”

    郁瑶好悬一口气没呛住,顾惊羽还在那里分析:“做妾就更不能够了,娶妾娶色你这样子,实在不适合做小妾啊!”

    顾惊羽扇着扇子认真分析:“要不你求求我,我给你说一门好亲事管家的三儿子忠厚老实,若是你”

    话没说完,砰的一声一盘点心直接从后边砸了他一脑袋。

    顾惊羽一惊,顿时急了:“诶好好说话你背后偷袭”

    郁瑶哼笑:“你自找的。”

    顾惊羽气笑了,他弯腰捡起地上的点心七手八脚就朝郁瑶砸了回来,冷笑:“你以为就你会扔东西呵小爷让你看看我的准头。”

    郁瑶偏头避开似笑非笑:“打猎两天就打到一只兔子,兴许还是捡别人的猎物,你好意思说准头”

    顾惊羽一愣,顿时恼羞成怒:“我射箭不准,砸人可准”

    说完又是一股脑儿把地上摔碎的点心抓起来朝郁瑶砸过去,毫无形象可言。

    郁瑶不费吹灰之力轻易躲过,慢条斯理:“二公子果然很准呢”

    她满脸嘲讽:“要不我不动了,就坐在这里让你砸”

    顾惊羽咬牙切齿,顿了顿,冷哼一声:“懒得跟丑八怪计较”

    说完,他气呼呼扇着扇子大步离开。

    郁瑶瞅准了他走到月季旁,抬手弹指噗的一声响,顾惊羽惊呼一声,脚下一崴,直接就砸进了旁边的月季花丛里。

    月季花满身都是刺,他顿时被扎得惨叫起来,手忙脚乱挣扎着爬起来,头上还顶了满头的草叶。

    郁瑶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顾惊羽气的满脸涨红:“笑!你笑什么笑,我每次见你准没好事,第一次掉下树,第二次落水,现在又扎了满身刺!”

    郁瑶有些心虚,耸肩冲天翻白眼:“关别人什么事,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霉!”

    顾惊羽怒极:“我倒霉是你扫把星吧以后我就叫你扫把星!”

    郁瑶挑眉:“那我就叫你绿毛怪。”

    顾惊羽一愣,回过神来,一把扯下头上的杂草,气呼呼指着郁瑶:“你给我等着”

    郁瑶悠悠然:“二公子慢走啊,可别再摔倒了。”

    顾惊羽骂骂咧咧离开,等看不到人影了,郁瑶才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个浪荡纨绔x

    原剧情中,后来,太子五皇子夺权,赫连澈身后的西梁蠢蠢欲动,京中一片混乱,顾崇洲还有一段时间陷入战事无法抽身,甚至已经被传战死沙场可即便如此,将军府都一片安稳,从没有人动过顾家。

    兴许是所有人都知道,顾惊羽这个废物纨绔根本构不成威胁,连对付都懒得对付他难道是傻人有傻福

    郁瑶对顾惊羽除了最开始客气了两天后,之后也一直对他没有忌惮过。

    一来,他没什么需要忌惮的,二来,也是因此顾惊羽实在是嘴欠。

    她跟顾惊羽针锋相对,每次都以顾惊羽倒霉而结束可就在顾惊羽又被她给打的落水后,隔天,他就满脸幸灾乐祸又出现在她眼前,并且,给郁瑶带来一个噩耗。

    几天后,皇宫要举办赏菊宴,而因为她这个“为爱殉情”的将军府表小姐名声太响,五皇子生母兰贵妃亲自点名要她也参加这次宴会

    这就差直说是想把她当成猴看了。

    顾惊羽在旁边笑的特别欠扁:“扫把星,你可要好好准备准备,宫里那些人可是对你十分好奇哦”

    郁瑶面无表情抬手:“你滚!”div

    宿主她又在崩剧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