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4715-62849556/

第三十二章 陕州噬脑虫(求订阅,求月票)
    大千世界,从病毒,细菌,单细胞生物,虫子,植物,动物一直到人类,每一种生命体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很多匪夷所思的套路,远远超乎人们的想象

    就拿螳螂肚子里的铁线虫来说,这种生物虽然不是病毒,但却有着和病毒类似的行径,那就是找中间寄主,以完成繁殖生育的进程。

    它们虽然看起来挺原始,但却是雌雄异体的,雌虫在水里产下了卵,被牛马人畜喝下后,便在这些动物的肠道里寄生,然后随着粪便排出,一些苍蝇等生物,再吃粪便,也就进入了它们的肚子里,然后螳螂再吃苍蝇,也就最终进入了螳螂的体内!

    等到了螳螂的身体里以后,它们就已经发育的很成熟了,然后控制着螳螂努力的去找水源,待找到水源之后,控制着寄主,自己把自己给淹死,铁线虫们就从螳螂的肚子里钻出来,然后在水里产卵,再诱导着下一个轮回

    有时候被污染的水源,让其他虫子饮用了,卵体进入它们的肚子里,一样会寄生,然后螳螂再吃它们,同样完成着类似的进程,总之但凡是食肉类的虫子,位于生物富集的终端的存在,往往会得铁线虫病。除了螳螂以外,倒霉的还有蜘蛛!

    铁线虫病固然很恶心,但最可怕的不是它本身,而是它们控制寄主行为的这种能力,让寄主变成行尸走肉,犹如僵尸!类似的还有金小蜂,在寄主甲虫身上产卵,卵吃寄主,那甲虫都已经只剩下一副空壳了,还在努力的爬着完全就是一个“僵尸虫”!

    但这一类寄生虫虽然恶心,但还看得见,摸得着,还有一种更缺德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真真正正的影响着人类,那就是弓形虫,又叫三尸虫(和道家的不一样,这是科学的称呼)。

    弓形虫非常小,肉眼是看不见的,只能通过显微镜才可以观察,广泛的存在于猫咪的粪便中,猫是它的终端寄主

    如果人喝了被弓形虫污染的水以后,这弓形虫就会进入人体,寄生在细胞内!然后伴随着血液系统流遍全身,破坏人的大脑,心脏,眼睛,造成内压增大,免疫力低下。能寄生在细胞里的东西,可想而知它得有多小!故而很难发现,但造成的后果却是极其严重的。

    曾经东北大连就有个女孩,因为爱心泛滥,喜欢亲吻猫咪感染了弓形虫病,直接造成了内压远远超过了76cm汞柱,压迫的脑神经成了瞎子和聋子,到各地求医都没发现病灶最后等发现的时候,虽然保住了性命,恢复了一定的听觉,但眼睛却彻底瞎了。

    如果单纯的认为,弓形虫的危害只是这些,那就太小看它了!外国科学家研究发现,被这种虫子感染过后的老鼠,胆子特别的大,各种作死,白天也敢出来,四处骚扰人,有些还专门往汽车底下钻,像是有意识的作死一样!

    而且,英国科学家通过对15000名感染了弓形虫病的患者统计研究后发现,这些患者,都有比较强烈的自杀倾向和抑郁情绪。这就非常可怕了,它可以潜移默化的改变你的性格,左右控制你的思想和行为!

    其实站在“第三方”的角度,理性的来看待这个问题,也不难理解,老鼠也好,人也罢,弓形虫也是非常希望你挂掉的,挂掉以后,肉被其他的动物吃了,然后人家好继续开始下一个繁殖的轮回进程!

    所以毛发体肤的伤痛病痒,其实并不可怕,哪疼了哪不舒服了,去医院看病吃药,甚至动手术,这是一个因果逻辑,但是意识被操控了,变着花样的去作死,这就太坑人了!

    所以小雨才说这东西怕是比传染病更加可怕!你不发病,还则罢了,一旦发病,那真是坑爹无极限,有你更精彩了!

    朱小雨在上大学的时候,可不是一个浑浑噩噩混日子的人,他是一个好学生,每天在图书馆里博览群书,所以了解的知识非常全面!

    王将军一提军营里的情况,小雨马上就联想到弓形虫了,因为可以操控行为,变着花样的去作死。这种情况你抛开了什么怪力乱神之说,和弓形虫的症状有些类似。

    但也并不是说,这些大梁的军兵们得的就是弓形虫病。方才通过解剖,大家也都看到了,那士兵脑子里装着的,全都是那种墨绿色的黏糊糊的软体虫子,很像是铁线虫,但又要粗一些,而且质地也不是那么坚韧,可拉伸延长,和蜗牛的触角确实挺像!

    这是啥虫子?小雨也不知道,但在这个光怪陆离,充满妖魔鬼怪,还不完全等同于真实历史的古代世界里,拥有再多怪异的生物和存在,应该也不算夸张吧?

    小雨给它们命名了一个新的名字,陕州噬脑虫!

    和寄生在肠道里的铁线虫不一样,这些虫子是寄生在脑回路里的,虽然大脑和肠道长得挺像,但装的东西可不同,一个是磷脂,一个是屎!

    它们不会影响你的五脏六腑,所以你用中医的方法,根本查不出来!待到这个人死了以后,会散发出强烈的腥味儿,目的就是吸引猫咪过来吃掉尸体。

    猫咪吃掉尸体以后,虫卵就会随着它们的粪便继续污染水源然后生生息息,周而复始。

    现在的王将军,还有陕州军营中的全体官兵们,可能都被感染了这种虫子,只是处于潜伏期,还没爆发而已,一旦爆发,那便是团灭的危险!

    而造成这种事情的起因,无外乎是水源,还有食物的污染!调查清楚这两件事,才能断绝更严重的后果发生。

    现在这疯病,还没蔓延到陕州城,如果城中的老百姓也吃喝了被污染的水或者食物,那就非常可怕了!这种病在古代,怕是没有特效药吧。

    所以小雨现在的心情非常复杂!你说,告诉王将军他们真相吧?自己也没办法救他们,只能让他们在恐惧中活活的等死,不告诉吧人家请你来了,而且,这事儿貌似已经“水落石出”了,你卖关子不吭气,似乎也不合适!

    有些东西细思极恐,因为尸体是散发着腥味儿的,似乎是特异性的吸引猫咪们前来光顾,猫咪之所以爱吃老鼠,鱼类这种比较腥的肉类,主要是为了能够夜视,吸收它们体内富集的牛磺酸!

    可是,如果终端宿主是猫咪的话,那么老鼠自然而然的,肯定就是中间宿主之一了!因为这俩货是紧密衔接的食物链关系!

    猫咪的粪便,能污染到啥程度?毕竟不是家家养猫的,野猫更是不在人类聚落中出现,但是老鼠就不一样了,它作为中间宿主,一旦到处乱窜,那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脑袋里都有这种虫子?那朱仙尊,我们该怎么办呀?请求仙尊,救救我等!”

    王将军也吓坏了,“苍啷”一声宝剑落地,跪在了小雨的面前

    当官的一跪下,所有士兵“呼呼啦啦”的全都跪下了,人们一个个祈求渴望的看着小雨,就像是在地狱里渴望菩萨超度的亡魂一样。

    “啧!”小雨郁闷的一嘬牙花子,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查找污染源固然重要,但是眼下最重要的,当属救人!看着这些可怜的梁国军兵,脸上都被刺了字,已经活的够屈辱了,还要在恐惧中等待着死亡,小雨真是不忍心!

    可是这个年月,也没有磺胺嘧啶类药物啊,不能打虫子。

    “朱兄,这到底是怎样的虫?为啥会钻进人脑里?”司马阳骇然的问道。

    小雨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简单跟大家解释了一番,众人听罢后,尽皆毛骨悚然!这实在太可怕了,看来之前所说的别瞎比吃,别瞎比喝,真是太对了!

    “王将军,现在你也该明白了,既非鬼神作祟,也不是瘟疫横行,问题还是出在水源或者食物上,你们军中用水不干净啊!使用的时候,也没有煮沸!”小雨叹息道。

    王将军一脸死灰,眼珠左右的转着,现在已经造成既定恶果了,说啥也晚了!

    “仙尊,我有一事不解!”王景仁道。

    “什么?”小雨一脸恻隐的看着他。

    王景仁说:“不瞒仙尊,我等在这陕州大营中驻扎已五年有余,在我等之前,也有部队在这里长期驻守,为何前人无事,偏偏是从上个月开始,我们就中了这些虫子呢?而且这个病,以前也没有过记载啊,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投毒呢?”

    他手下的一名士兵说道:“我们吃的东西,都是从城里运来的,和城中的百姓一样,肯定还是水源的问题,咱们吃水,都是从瀑布下取水的,若要投毒,肯定是在瀑布之上”

    这些官兵们,开始一个个怀疑是有人故意要害他们,七嘴八舌各种猜想。

    小雨则是微微叹了口气:“这种虫子来自于大自然,保不齐什么时候污染了你们的水源,然现在当务之急,是救你们!”

    小雨抱着一丝希望,试探性的问灵玉小尼姑:“灵玉,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除掉他们体内的虫子,救救这些士兵,亦或者说,你听说过有什么灵丹妙药没有?在哪儿能弄到?”

    封魔将军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