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4262-62849527/

第四百四十六章 出城请罪
    “这些钱粮咋一听好像很多,其实不然,”孙传庭的话让两人心里这个腹诽,其实不然,你果然是大国宰辅,口气好大,数百万钱粮不当钱。“天子言称,允朝鲜分二十年期支付,每年负担大大降低,每年不过十万两银子,不到十万石米粮,想来朝鲜绝对可以支付赔款。”孙传庭这话让两人有些晕。好嘛,支付赔款也可以延付,而且可以长达二十年。这么一说,好像每年真的不是很大哈,听着像是借贷。“我等拜谢天子锤炼,只是还请再行减免一些。”金尚贤还想挣扎一下。“减免不得,或是应下来,或是刀与火。”孙传庭一板脸。崔鸣吉和金尚贤对视一眼,麻烦大了去了。好像每年不多,但是名声不佳,又是一个士人咒骂的卖国和约。“言尽于此,你等可以回汉阳复命,加上今日,你家大王还有三日期限,你家大王休要自误。”孙传庭一掸袍袖走人了。两人面面相觑,这事真是难办了。此时一个人笑眯眯的走过来,正是赞画司陈明遇。“两位大人何必如此,每年钱粮非是太多,朝鲜不是负担不起,因为这点银钱,让我家次辅大人暴怒,兵进汉阳,玉石俱焚,不值得啊,”崔鸣吉差点鼻子气歪,这点银钱,几百万两银子了。“非是我等割舍不得,只怕朝鲜上下唾骂我等为奸贼。”“那要怎么说了,朝鲜王完全可以说,每年奉上的是觐见的供奉,如此,天子就派出水步军助守朝鲜抵御建奴,但有蛮狄再来,天兵必到,蛮狄灰飞烟灭。”陈明遇的说辞有些无耻,立即改变了赔款的明目,变成了进献天朝的礼金,但是两人一想别说,这个说辞大王都会很欢喜。最起码可以光明正大的说出去,还能让百姓满意,大王也全了颜面,咱不是赔款是礼金嘛。“这位大人贵姓。”金尚贤忙道。“大明京营赞画司赞画陈明遇。”陈明遇拱拱手。“陈大人能否向孙相再次进言,多少减免一些,也让我家大王颜面好看些。”金尚贤也不想兜圈子了,直接言明,给点脸呗。‘两位,此番赔款是天子定下,绝无更改的可能,不过嘛,这里面还有计较。’陈明遇低声道。崔鸣吉急忙道,“还请陈大人言明,日后朝鲜必有后报。”“两位,朝鲜每番进贡钱粮,天子不是翻倍赏赐,中原上国不在意这点银钱,而是在意体面,和议达成,最初几年进献也就罢了,日后天子念及朝鲜王恭顺,必会减免,甚至可能赐还,不过今天,如果朝鲜不答应这个和议,那就是不给天子颜面,休怪京营手下无情,必然攻入汉阳,直捣王宫。”陈明遇声音很低,但是,这话却是让两人心里亮堂。是啊,每番朝鲜派去使臣叩拜天子,献上的贡品,都是被天子翻倍赐还。想来日后减免也可能是真的。现在何必在金额上斤斤计较呢。“如此多谢大人提点,我等这就返回复命。”两人大礼拜谢后离开大帐。孙传庭则是返回。‘孙相,下官以为他们必能应允。’陈明遇道。“很好,你办的不错,”孙传庭捻须笑道。他知道自己就是一个冷脸的,有些言辞就交由陈明遇,这两人果然被说服。“孙相,到时候真是给他们减免吗。”陈明遇问道。“怎么可能,大明不同以往了,如今我朝更重利益,那些虚名不要也罢。”孙传庭冷笑。孙传庭本人就不是重虚名的人,他就是因为过于执拗,不善迂回,而被下狱,而太子殿下也不是看重虚名的人。至于以往大明对属国赏赐丰厚,结果换来什么。朝鲜反叛就是最大的教训。陈明遇为朝鲜人悲哀,实在是把大明伤的狠了,举国上下对朝鲜人痛恨无比,绝不可能像以往般优容。“这般多银钱,我朝鲜怎么可能支付得起,你等二人是怎么去交涉的,”金自点暴跳如雷。而李倧则是一脸的阴郁。其他群臣也是一脸怒容。‘陛下,孙传庭言称这是天子定下的章程,决不更改,而且他言称这已经是大明天子格外开恩了。’金尚贤的话让金自点越发的恼怒,他一指金尚贤,“胡言乱语,是否你被明人收买了。”金尚贤脸上涨红,“血口喷人,领议政,如果不信我等,你尽可自己去明军大营和议,”金自点哑口无言,他特麽敢去吗,他去了分分钟被枭首,属于罪无可赦那种。“陛下,孙传庭是如此说,”崔鸣吉毕竟是做过领议政的人,更为沉稳,他将孙传庭的言辞一一列出,“孙传庭言称,数十年来,我朝积欠大明七百万两银子,而现下不过是收取一半,此尽皆天子恩典,如果是他做主,绝不减免分毫。”众人沉默。尼玛,饶是众人都是脸皮最后的政治人物,也不能反驳大明对朝鲜的恩重。七百万多吗,只说援朝之战就不多。你可以对大明欺凌有怨言,但是,对大明恩典你无法反驳。“虽然如此,但是金额过大,我朝鲜无力支付,如之奈何,”李圣求哀叹。李倧铁青着脸,“孙传庭果然跋扈,他这是要本王退位,追责吗,”他想偏了,以为崇祯这要让他退位,然后传给他的子嗣。大明可以这么做吗。礼仪上没毛病,程序上很正确。大明作为朝鲜的上国,朝鲜王每次登基都要大明天子正式的册封。李倧领导的所谓仁祖反正,实际上是作为侄子的李倧发动宫廷政变,囚禁了当时的朝鲜王,他的叔父光海君,夺取了朝鲜王位。由于是政变,在大明看来李倧得位不正,因此李倧派使臣来大明请封,在登州就遭到了当时登莱巡抚袁可立的斥责。这让朝鲜方面压力山大。后来,李倧几次派使臣入京,大明才默许了他为朝鲜王。可见大明对朝鲜王位更迭的影响。而李倧心里也埋下了阴影,他以为他从来不被大明天子待见。因此今天才有让他退位的推测。“大王息怒,孙传庭没有干涉我朝王位之意,只有赔款之说,”崔鸣吉这话让李倧舒缓一口气,嗯,看来他王位存续有希望,“孙传庭还言称,虽然金额不小,但是,支付年限可以延长,他说可以分为二十年,”崔鸣吉说到这里也有些发窘,朝鲜特麽到了这个地步了,成了拖欠银钱的泼皮无赖,真没脸了。众人惊愕,没听过还有这种。上番建奴迫使朝鲜赔款,几十万两银和几十万石粮食必须一次拿出来,他们敢拖欠吗。相比之下,大明天子确实对朝鲜优容太多。但是朝鲜叛离大明那时候也实属无奈。“每年不过十万两银子,几万石米粮,我朝倒也支应得起。”

    明血164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