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3072-62849486/

226 我没错吧,老师
    他这石破天惊的话说出口,不但艾觉被吓得脸上肌肉一抽,连艾婷都被震得脸色有些发白。

    这里的人位高权重,非富即贵,你直接说嫌犯就在你们中间,这不好吧?

    但转念一想,这逻辑是合理的。

    银虎堂是国家最高军事指挥所,机密程度最高的会议室。

    到这里来开会的人,应该清楚不管讨论的是什么,半个字都不能泄漏的。

    如果没有这里的人将消息漏出去,又怎么会有一头怪物潜伏在总统特使的车里?

    难道怪物还真是打算出去兜兜风,只是刚好坐上了特使的车?这种极小概率巧合可以无视。

    “你这个指控很严重,我希望你推理到最后,能拿切实可靠的证据。”

    安图以法官的身份警告他。

    他是这屋里子唯一通过了正宗的司法考试,拥有高级法官资格、同时还身居庭长之位的人。

    “呵,证据我会给你的。”

    孟飞毫不掩饰对这家伙的敷衍。

    “我觉得我还能再缩小一下范围。大家看一下这封邮件。”

    孟飞把邮件移动到了邮件头,点了一下“高级”,立刻出来了一大堆非常诡异的信息。

    “这封邮件是我在机密局写的,邮件程序会和机密局的邮件交换服务器交互。

    “我没有当即发送这封邮件,而是设置了明早9点自动发送。这样这封邮件会保存到邮件交换服务器上。

    “明早9点即便我不在机密局,服务器也会自动给专案组每个人发送这封邮件。

    “当我在机密局的时候,邮件交换服务器会时不时和我的笔记本上的邮件客户端交换信息。

    “现在虽然我无法连接到机密局的网络,但我还可以看到它在我离开机密局的时候,最终的状态。

    “大家看这里。”

    他用鼠标移动到一串数字上,然后把数字复制了下来,放到一个时间转换计数器里。

    “这其实是一个用毫秒记录的最后访问时间。转换一下,时间是2月13日下午5点58分。

    “大家要注意一下,我保存这封邮件的时间是下午5点半不到,那时并没有发送。

    “在那之后它在服务器上根本就不应该有人访问的。为什么有人会访问了它?

    “这就等于一封邮件还没有发出就变成已读?这难道还不够蹊跷吗?

    “如果不是我特意去查了一下这封邮件的状态,这一点是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我想是有人担心我会发现更多的线索,所以在邮件服务器上做了某种监控的手段吧?

    “只要我给任何人发任何邮件,邮件服务器上的监控手段都会有反应,这样他就知道我发了邮件。

    “然后他就会去偷偷地阅读邮件的内容了。

    “而且我没猜错的话,机密局的邮件服务器上这封邮件应该已经被删除了。

    “所以即便到了明天9点,专案组的各位也不会收到这封关系重大的邮件的。”

    孟飞的叙述就像一张网,把这里所有的人都网了进去,半晌没有人发出声音。

    不但银虎堂这里有内奸和怪物出没,就是机密局的邮件服务器也一样诡异?

    但对孟飞来说,这个发现是一个关键。

    这解释了为什么在他立刻发出邮件的支线中,机密局很快遭遇了大屠杀。

    而他推迟发送邮件,追杀虽然也随之推迟了,但并没有完全停止。

    邮件如果立刻发出,那就是专案组所有人同时收到的。对方必须要杀死专案组所有人才能解决问题。

    如果他的邮件并没有发出去,但在邮件交换服务器上设置了监控的某人依然看到了邮件呢?

    某人看到邮件知道这封邮件并没有发出,也就没有人收到,所以只要删除邮件,并杀掉发出邮件的人就可以了。在机密局大开杀戒已经没有意义了。

    “这个我叫人去证实一下吧。”

    黎牧终于回过神来,拿起了电话交代手下立刻赶赴机密局去查看孟飞提交的邮件是不是已经被删除了。

    “但是嫌犯清楚得很,光删除机密服务器上的邮件是没用的。

    “我还活在外面呢?就算明天没有发这封邮件,后天我回到机密局发现邮件没发出去还是会再发的。

    “我想,在他删除邮件的时候,我已经坐上了离开机密局的班车。

    “这时候他要杀我可能有点手忙脚乱。

    “因为他必须首先追上疾驰的大巴车,然后还得在一车人的众目睽睽之下之下杀人,或者把整车人都杀了。

    “但我相信他一直在积极地准备并且追踪我,只是各种巧合,他并没有在路上干掉我。

    “接下来就是晚上了。我猜测他会在土拨鼠酒店等着并将我杀掉。

    “但我因为要和艾婷约会,所以根本就没有去土拨鼠酒店,而是提前在远鸿桥下了车,然后就转公交车去了青山湖。

    “又是一个他没有想到的意外吧?等他发觉土拨鼠酒店的埋伏落空的时候,他已经被叫到了中枢省。

    “这时候他听到总统打算派特使来找我这件事。他就顺势产生了一个很好的想法。

    “如果特使找到了我,被我杀了,然后我也死在车祸里了呢?

    “不但邮件随之永远失踪,负熵案也被我全盘背下,岂不是比简单地杀了我更好?”

    “你的故事很有意思。”

    安图掩饰着自己听得入神的表情。

    “但你打算什么才肯说出来,你想要指控的到底是谁呢?”

    “你没发现吗?”

    孟飞反问他。

    “如果这个人能首先在机密局查看邮件,然后再在这里开会听到总统派出特使的消息。

    “那么这个人岂不只能是今天下午五点多在机密局,现在又在这里开会的人?”

    所有人的目光唰唰地集中在了坐在最外围的楚游和罗安这两个人身上。

    是啊,只有这两人是下午待在机密局,然后晚上又被叫来开会的。

    其他人都没有待在机密局,不可能访问到机密局那隔离网络的邮件服务器。

    大胡子楚游变得极为窘迫。这么多国家大佬一起盯着他,给了他巨大的压力。

    只有孟飞是直接看着罗安的。这一刻孟飞感觉额头上出了汗,但他竭力用不带感情色彩的声音,说:

    “老师,我说得没错吧?”

    我能修复一切BUG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