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2916-62849475/

第三百九十三章、艰难的选择
    突如其来的动作,将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赵慕苹惊恐地看着大家,紧张的说道:“应该是那个人,她在对我搜魂!”

    众人大吃一惊,纷纷起身询问情况。

    赵慕苹急切道:“她并没有毁去暗子,采用的不是传统的搜魂术,她在旁读那名暗子的记忆。

    这个人的疑心很重,看来,想让她主动放手,确实是一件很难办到的事情。”

    大家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不安。

    又过了一会,赵慕苹说道:“她开始旁读公子的记忆了,五夫人不肯让公子出去,真是太对了,好悬!”

    牧津云吓出了白毛汗,心情激动下,将黛筠灵紧紧的搂在怀里,低头就是一通狂啃。

    激情过后,他对黛筠灵说道:“被你猜着了,那个死八婆并没有死心,我看看她在干什么?”

    说罢,抬手一挥,将外界影像投射至众人面前。

    当大家看见那个美丽的女子时,没有一个人觉得她值得欣赏,相反,都用畏惧的目光盯着她。

    虽然知道她看不见自己,但众人还是感到忐忑不安。

    宫少雪甚至呕了几下,觉得这个妖艳的怪物,确实有点惊爆眼球了。

    唯独牧津云没有什么不良反应,而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莫子山。

    “这娘们长得真漂亮,身段也不错,她怎么穿的跟新郎官似的,还系着一条绿腰带,红配绿,赛狗屁,八婆的审美观绝对有问题。

    我草,丫还想打死我,我日你先人祖宗,搜完魂后还想杀人,你真不拿我当人看哪!

    唉,人没了,走了吗?

    草,倩女幽魂!”

    大家听他絮絮叨叨,都觉得有些好笑。

    宫少雪走过来,坐在他的身边,双手抱住他的大腿,苦笑道:“夫君还有心思开玩笑,现在怎么办哪?”

    牧津云呵呵一笑,将她从地上拽起来,搂住她的小蛮腰。

    “怕啥,他搜过魂了,应该知道我与黛儿之间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估计再等几天,就不会盯着我们了。”

    宫少雪低声道:“唉!但愿吧!”

    众人皆是愁眉蹙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牧津云觉得气氛有些沉闷,对她们安慰道:“老婆们,不用犯愁,事情早晚能过去,多点耐心就好了。”

    黛筠灵突然哭泣起来,哽咽道:“都怪我太任性了,是我给大家带来了麻烦,我就不该留在你们身边。”

    牧津云点头说道:“你能这么想,说明你真的有所改变,不像以前那样执拗和自私了。

    你如果现在想离开也不算晚,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我夫妻一场,不如就此做个告别吧!”

    黛筠灵愣了一下,继而嚎啕大哭。

    “好,你马上送我离开,我要去找我的师兄,还要去找我的爹爹,我要请他们帮我报仇!”

    “报仇,报什么仇?”牧津云好奇的问道。

    黛筠灵大哭道:“我要告诉他们,有一个男人抱我摸我亲我,还强行非礼了我,最后,始乱终弃抛弃了我,我要让整个魔族帮我报仇雪恨。

    夫君,你赶紧把我送出去吧,我以后肯定不再纠缠你了,我知道你并不想娶我,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酿成的苦果,我愿意一力承当。”

    啪,黛筠灵的屁股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巴掌!

    牧津云瞪着眼睛骂道:“胡说什么呢,你是我老婆,不留在丈夫身边,你想去哪,再敢说这类没边没际的话,我打烂你的屁股。”

    宫少雪伸手在她的胸脯上摸了一把。

    “小骚蹄子,也没有人怪罪你,你装什么装,真让你走,你舍得走吗?”

    黛筠灵扑哧一声笑出来,娇子嫣等人都是大摇其头。

    后者瞪了一眼牧津云,埋怨道:“想靠嘴贱打败莫子山吗,我承认你们肯定能赢她。”

    牧津云哈哈一笑。

    “跟你们说了,没事,大不了不出去了,老子就做井底之蛙,咱们一家人,就在这里做逍遥蛤蟆,我就不信,她能守我一辈子。”

    唐若馨咯咯娇笑道:“我们才不是蛤蟆,太难看了,愿意当蛤蟆,你自己当。”。

    “行,我是难看的大蛤蟆,你们是美丽的白天鹅,我这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走,都跟大蛤蟆进屋,咱们共同研究一下新吃法。”

    一连数日,莫子山没有再出现。

    假牧津云一家人的生活也没有受到任何打扰,一切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在牧津云的授意下,两名假冒者故意在坊市中随意的游玩,而且还出了一趟远门。

    令人出乎意料。

    他们想象中的拦截情节并没有发生,他们的出行完全自由,莫子山对此竟然毫无反应。

    牧津云判断,对方应该是放弃自己了,没准已经离开了周天盟。

    黛筠灵并不同意他的意见,她总觉得,师兄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肯定在策划什么阴谋。

    这一次,其余四位夫人连同赵慕苹,都一致同意黛筠灵的看法,都认为这件事情不会这么容易就结束了。

    以莫子山那类偏执的性格,能大度的放手吗,答案显然易见,不得不防!

    风平浪静的又过去了几天,这一日,突然有人登门拜访,令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假赵慕苹接待了来人。

    不多时,拿着一封拜帖,急冲冲的来到后院。

    进了屋后,躬身说道:“禀公子,有位莫公子派人送来拜帖,邀请我们去参加邻里聚会。

    说是新到此地,打算宴请一下街坊邻居,希望我们能够赏光,公子,老身当如何回复下书人。”

    假牧津云接过来拜帖,展开仔细端详了一会,装模作样的沉思不语。

    混元珠内,众人已经开始议论此事。

    “阴谋,绝对是阴谋,立即回绝她,不能去!”宫少雪大声说道。

    牧津云摇了摇头,犹豫道:“不去的话,岂不是承认心中有鬼,反倒令其生疑。”

    萧湘怡附和道:“夫君说的对,不去会令她生疑,这个决定绝非良策!”

    娇子嫣对黛筠问道:“黛儿,你觉得,你师兄此举意欲何为?”

    黛筠灵坦诚道:“姐姐,我也搞不懂她要做什么?按理说,她搜过魂后,已经可以证实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联,为何还要纠缠不休,这有些说不通啊!”

    “我想,我大概猜出来原因了?”萧湘怡淡定的说道。

    “你师兄此举,是因为她在妒嫉夫君。”

    牧津云不解的问道:“她妒嫉我,搞错了吧,她为什么要妒嫉我,不是已经证实我和黛儿没有关系吗?”

    “但是,你和黛儿有接触啊。”萧湘怡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

    “你作伪的那段记忆里,曾经向黛儿购买了防护阵盘和驱动阵盘,并且协助黛儿逃出了仙海盟。

    可以说,你给她看的那段记忆里,处处都显示出来,在那段时间里,你和黛儿的关系很要好。”

    “即便是这样,又能说明什么?”

    “无他,她想通过你,了解一下黛儿的近况,因为,你是近期和黛儿接触较多的人。”

    娇子嫣附和道:“心怡说的有些道理,她此举就是为了接触你,而接触你的目的,是想了解一下黛儿的近况?”

    萧湘怡建议道:“夫君,回复下书人吧,就说你将准时赴宴,别让下书人等的太久了,以免引起对方的怀疑。”

    牧津云答应一声,对赵慕苹吩咐道:“去回复下书人,就说我准时赴宴。”

    打发走下书人后,牧津云迟疑道:“真要去吗,你们就不怕莫子山醋意大发,把那个假冒者拍成飞灰!”

    萧湘怡回答道:“应该不会,她这次宴请四邻,人多嘴杂,她不会在酒桌上提及黛儿的。”

    “那她会怎么做?”

    “我想,她只是想借机认识你,她会找机会与你单独相处,那个时候,才会和你细聊这件事情。”

    “通过我了解黛儿的情况,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她对替身搜过魂,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公子,老身认为,大夫人和二夫人说的都有道理,但并不完全。”赵慕苹插话道。

    “哦,苹姐有什么高见?”

    “搜魂只能看到固封的记忆,无法探知真实的心境,她如果想了解公子与五夫人相处时的内心想法,只能让公子自己说出来。”

    “说出来又能怎样,以她师兄那种偏激的性格,还不得当场把我给宰了。

    那天晚上她就想弄死我,要是知道我的真实想法,肯定会把我大卸八块!”

    黛筠灵一本正经的问道:“夫君,你先告诉我,你对我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牧津云笑嘻嘻的回答道:“我家黛儿长得好看,胸大屁股圆,是老子的禁脔,谁也休想染指分毫。”

    黛筠灵听得高兴,咯咯娇笑起来。

    萧湘怡白了他一眼,娇嗔道:“你要是这么说,他不但会拍死你,还会把你抽魂炼魄,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牧津云把双手摊开。

    “那我该怎么说,黛儿又老又丑,要啥没啥,还贼他娘的烦人,他要是想要,拿走白送!”

    话音刚落,立即响起了惨叫声,却是黛筠灵伸出了小手,在他的肋下嫩肉上使劲掐。

    萧湘怡乐呵呵的看他遭罪,忍不住骂道:“该,叫你嘴巴贱,你要是敢这么说,他师兄更不会放过你!”

    “这又是为何?”

    “黛儿是她心目中的仙子,你敢这么亵渎她,她岂会饶了你,还会把你抽魂炼魄的。”

    牧津云无奈道:“好坏都不能说,你们谁能告诉我,我倒底该怎么说,难道让我装哑巴,估计装哑巴也不行吧?”

    黛筠灵嫣然一笑。

    “很简单,夫君千万不要让她认为,你对我有好感,但也不要贬低我,反正,反正就是那样了。”

    牧津云疑惑道:“哪样啊,不能说你好,也不能说你坏,说你好,她会妒嫉,要拍死我,说你坏,她会痛恨,还要拍死我,我草,这也太难了!”

    皓天帝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