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90566-62849559/

第一百八十二章 伊洛琳的行动
    夜色下雨幕飘零的岛屿上,约翰这时才从震惊中消化过来,把兜帽戴上遮雨。

    “恐怕今夜过后,苏晓作为人类第一强者,将再无争议。”

    约翰颇为酸溜溜地说。

    他看向伊洛琳:“前提是,他能从您手里活下来。”

    约翰对此并不报希望。

    苏晓是什么人,觉照六阶时候,超过十个王侯级邪物阴谋击杀他,结果他反手把祂们反杀了。

    现如今怎么可能还有人能治他。

    伊洛琳没有回答,祂站在岛屿上,默默注视着计划的展开。

    作为海族现如今实质意义的领袖,很多事无须祂亲自去做,而即使亲自去做的事,祂也有分身可以去代劳。

    约翰站着也是无趣,问道:“伊洛琳女士,你可知道苏晓为何如此强大,纵观世界历史,前代文明的史册,也没有关于噬魂之刃的记载。”

    伊洛琳摇了摇头:

    “噬魂之刃是缪传,他能吸取心力,能获得击杀者异能,这一能力来源于他头顶三尺的木偶,那是一件圣器,位格相当于使徒。”

    约翰皱眉:“圣器可否告诉我详情”

    “告知你也无妨。”伊洛琳道:“圣器是通往使徒的钥匙,使徒陨落,会有圣器凝结,其是象征的具现化。”

    原来是这样,要杀死使徒,得到圣器,才能利用圣器成为使徒。约翰简单的理解了伊洛琳的话语,没有去细想。

    他能感觉出伊洛琳说的是真话,哪怕是不完整的真话,那也是真话,没有欺骗他。

    约翰询问道:“我记着苏晓在厄尔尼诺阁下陨落前,就已经拥有噬魂之刃了,下”

    这是一个简单的推论,因为本世代到目前为止,只有厄尔尼诺和拉尼娜陨落了,而苏晓觉醒噬魂之刃是在红崖事件发生时,那时厄尔尼诺还未陨落。

    伊洛琳轻轻摇头:“圣器还有两个可能的来历。”

    “什么来历”约翰询问。

    “遗留。”伊洛琳道:“历史的帷幕掩盖了无数已经逝去的使徒,不仅是这一个世代,还有之前的世代。可能是前代使徒遗留下的圣器,被苏晓偶然得到。”

    约翰接着问道:“那还有一种可能呢”

    伊洛琳微笑无言,片刻后,悲伤缭绕着的祂才给出答案:

    “神明奖赏。”x33小説手機端:tts:ヽ。

    艾塔的世界。

    平坦的草原,巨大的橡树,微风吹拂。

    陈紫微站在树下,手握艾塔的金杖。

    因为苏晓和袁铁作为人间道目前的顶尖战力,都有各自的任务,轻易分不开身,为了在这段时间利用艾塔的权柄,苏晓把艾塔的权柄交还给了袁铁,让袁铁另外寻找一位修行者来掌控金杖。

    但是金杖需要掌握超能感应才能使用,这就有些麻烦,毕竟掌握超能感应的修行者并不多。

    袁铁找到了陈紫微。

    陈紫微现在仍是觉照六阶的修行者,还在为超凡者打磨,她似乎专注于心智的研究以及开发虚拟现实系统,对于突破超凡者并没有那么迫切。

    所以,袁铁就把自己的学生拉上当苦力,让她临时扮演一下艾塔,负责关注这段时间里信徒的祷告。

    知道是陈紫微去扮演艾塔,苏晓当然是毫无意见的。

    她到了一个消息:

    “趁人间道行动之际,梦族希望在起源市进行一次大型献祭,让某位梦族大魔级邪物降临,希望艾塔先生能予以庇护,不让鸿钧网络察觉异常。”

    dsa虽和海族闹翻了,但和梦族的关系还算密切亲密。

    陈紫微握着金杖,迅速回应:

    “我知道了,告诉我需要那些庇护。”

    接着,她以超能感应,对总指挥部一位修行者发送消息:

    “绝密消息,梦族密谋在起源市进行一次献祭,让一位梦族强者降临。”

    雨幕飘零的岛屿上。

    约翰没有离开,专心和伊洛琳谈论各种隐秘。

    对约翰这样的秘党修行者来说,谈论隐秘的感觉,就像嗜酒的酒鬼碰到了绝世的美酒。

    约翰询问:“说起来,伊洛琳女士,您打算怎么对付苏晓呢这么有自信心。”

    “当然,您要是为了隐秘,不告诉我也无妨,我只是单纯好奇。”

    伊洛琳微笑:

    “很简单。”

    “只要确定一点,就可以引诱苏晓上钩,踏入陷阱。”

    “dsa的那位艾塔先生,不知何时已经被苏晓替换,一直是苏晓在扮演。”

    什么约翰懵了。

    “您能再说一遍吗我没听清。”

    约翰傻了。

    伊洛琳微笑不语,没有再说一遍,惜字如金。

    “也就是说,我们上次袭杀苏晓的计划,完全被苏晓了解,那艾塔先生献计献策,指正出我们计划的漏洞,都是假的我们被人当猴子在耍”

    约翰知晓后,难以抑制的咬牙切齿。

    原来消息是这样走漏的!

    参与制定计划的各个势力都死了王侯级邪物,艾塔还和苏晓有仇怨,没有泄密动机,之前一直不确定是如何走漏了消息,大家都认为是秘党内部的党争导致。

    很快,约翰的脸色振奋起来。

    “伊洛琳女士,如果艾塔先生真的被人间道修行者替换,那岂不是说,我们可以利用艾塔先生当双面间谍,我们传递一个假情报,引诱苏晓上钩”

    “呵呵,我听说你们海族和dsa闹翻了,但是我还掌握其他族群的渠道,我可以当一个中间人,帮您联络,为艾塔先生带去假信息。”

    伊洛琳微笑道:“那倒不用。虽然海族和dsa闹翻了,但梦族还没有。”

    约翰惊奇道:“您还掌握着梦族那边的渠道可是我听说在某些学派的看法里,深海咳,伟大母亲和月山兽正在争斗”

    言下之意就是:

    你一个深海怪物之母“谷神”的属下,怎么指挥得动敌对的梦族0

    淡淡的,无言的悲伤笼罩伊洛琳。

    她微笑着,无言回答:“无论是伟大母亲,还是阿丝赫达获胜,祂都将是梦族与海族的领袖。”

    “既然如此,反正未来都是一族,我们这些做眷属的,提前联合一下,又有何妨呢”

    你怕不是在逗我这是约翰的第一想法。

    这次,约翰无法分辨伊洛琳说得是真话还是谎言,祂只能读到伊洛琳话里话外无法掩盖的哀伤之意。

    约翰没去继续试探,伊洛琳如果不想说,祂试探也无用。

    祂心想:“所以,伊洛琳的计划就是,让梦族传递信息,引诱苏晓踏入海族提前布置的陷阱中苏晓虽然会传送,但只要有权柄级的大范围传送拒止区域,他也至多在其中短距传送,无法超远距传送逃脱”

    “可即使如此,苏晓的战力也是绝强,还在本土作战,随时可以得到支援,伊洛琳又要拿出什么样的绝杀呢”div

    心灵学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