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9433-62849489/

第九十一章 达玛斯忒斯·灼牙
    并没有什么转折、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描述。

    但安南却从艾萨克那平淡的叙述中,体会到了当时还幼小的艾萨克的绝望。

    在最渴望知识的时候,却被硬生生关上了求知之门。

    “在那之后呢?”

    安南忍不住询问道。

    “怎么说呢……”

    艾萨克停下了脚步。

    他抬起头来望向天空。

    丹尼索亚的天空碧蓝如昔。

    就如同昔日他被锁在小黑屋中,从窗户中向外看到的天空一样。

    “我当时的心……甚至是充满憎恨的。”

    艾萨克低声说道“我当时一度想要死——想要撞死在桌角上,让他们一家没法在用我拿到钱。我的叔叔或许还会为我报仇……但我怕疼,所以没有这样做。

    “后来我转念一想……我就算是死,也绝不应该放过他们。因为说到底,我并不欠他们的,反倒是他们欠我的。

    “——哄我拿出钱来的母亲;将钱全部夺走的继父;嘲笑我‘书呆子’的弟弟妹妹们;不希望我出事而‘要不到钱’,就将我关起来的外祖母……我甚至想要一把火点燃我的房间,把自己和他们所有人都全部烧死。

    “或许在某条未来中,我的确已经这样做了吧。毕竟那份憎恨实在是太过浓烈而逼真,就像是切开的腹部中满溢的内脏气息般令人作呕。

    “我当时甚至一度怀疑……怀疑我是不是已经杀了他们、被关进了监狱。并因此而发疯,产生了幻觉,认为我还没有做这件事……

    “但最终,我还是镇定了下来。因为我看到了我房间中的那些书。

    “——我想,如果我将这房间烧尽的话,它们也会被烧掉吧。多少我还有机会能看书,而说不定还有哪个地方,有孩子和我一样渴望知识、却连书都买不起。

    “于是我想,如果我实在没法上学的话……就自学。”

    艾萨克的声音铿锵而坚定“我那些买到的书,其中有不少知识都是我们还没有学到、没有接触到的。我买那些书,一部分是‘迫不及待’、另一部分则是为了向同学们炫耀我的才能——看呐,我甚至能看如此高深的书。

    “当然,我其实看不懂那些书。即使能看懂一些,但也只是一知半解。

    “但反正我无法出门。于是我专心钻研数学,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月……我的叔叔还是没有打钱来。”

    说到这里,艾萨克的声音逐渐变得缥缈“于是,我的书被他们拿去卖掉了,一本不剩。

    “卖掉的钱,一部分用于偿还果园的债务。而另一部分,则被用于给我的妹妹庆生——我被分到了一根鸡腿、一碗火腿汤,用于鼓励我的‘贡献’。但我根本吃不下去,我甚至觉得恶心。

    “于是我将它们扣在了我妹妹的头上。而那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挨打——但我看着她哭出声来,却只是想笑。于是我一边挨揍,一边大笑出声。

    “或者是那小声太过难听吧。我的继父对我产生了恐惧、不敢再揍我。我只是被关在了小黑屋里——这次连食物都只有一半的分量,连鲸油灯都没有、更不用说有灯才能用的草稿纸了。

    “但我早有预料。”

    艾萨克说着,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我早就猜到,他们早晚会将我的书卖掉。我在那一个月中,其实早就将它们差不多背过了。

    “即使没有书、没有笔、没有光,他们也无法阻止我继续学习下去——至少在我将那些知识消化完毕之前,是这样的。”

    “于是,我就在漆黑无光的小房间中,我闭着眼睛、用想象力构建出公式。我想象有光组成文字,在我面前浮现而出……我的想象力很好,这些数字飞快的变化、也不会崩溃。

    “直到有一天,在我本能的伸出手来、如往常一般、像是笔一样在虚空写下‘数字’的时候。

    “——那‘数字’所映出的绿光,在黑夜中照亮了我的手指。”

    这是属于“巫师”的才能。

    安南立刻听了出来。

    因为极其强烈的渴求、异常清晰的渴望,还是个少年的艾萨克无师自通的成为了一名“巫师学徒”。

    根据艾萨克的叙述,他的继父显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那种类型。如果无法压制他的话,他根本不会在乎连姓氏都与自己不同的、“妻子的上一任丈夫生下的孩子”。

    作为艾萨克母亲的青梅竹马,艾萨克的母亲原本是应当与他结婚的。但最后她却嫁给了拥有更好的才能、更为俊美的容貌与血脉更为高贵的“弗拉梅尔”。

    安南甚至能够想象,艾萨克的继父多半会骂他“精灵杂种”之类的话。

    毕竟艾萨克仅仅只是存在,就证明了他的失败——他并非是赢得了艾萨克母亲的获胜者、而是一个备胎。

    即使艾萨克的亲生父亲已经死去多年,他依然没有得到艾萨克母亲全部的爱。

    而如今,他甚至需要艾萨克叔叔给的钱、才能予以谋生。

    他的自尊心已经完全失衡,即使再做出更过分的事也有可能……

    “从那之后,又过了一个月。我那继父终于得知了我的叔叔已经去世的消息……我相信他那时应该也是绝望的。”

    因为他借来的钱,已经注定还不上了。

    一旦被人得知,那么就算他重新转卖果园、也只会被人故意压价。最终无论如何,他都会负债累累。

    “于是,他就将我送到了赌档。以‘弗拉梅尔’血脉为噱头,他希望能用我抵债。理由是‘有个人为了他而每个月打一笔钱来’。但我相信,他其实只是因为我没用了,而想要趁机处理掉我而已。”

    艾萨克的嘴角微微上扬,脸上挂着嗤笑“但赌档并没有这种好事可言。赌档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而真的当铺又不可能接受这么一个大活人。

    “于是赌档将我换成了一笔筹码,让他去赌。结果自不用说——他不仅赔了个精光,甚至把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黑耀之塔可就缺这种死掉也不用担心的‘教学工具’呢。

    “而他一直以来都是老赖,自然不会愿赌服输。于是他就找了个机会,溜了出来……就像是那个人一样。

    “赌档的档主显然不缺他这么一个大活人。于是追上来的打手们,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而是将他活生生打死在了街上,用卖鱼的钩子穿过肚皮、挂在了桩子上。用于告诫其他的奴隶们,不要想着逃跑。

    “但我比他值钱多了。那位档主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让我看着他被一拍子一拍子活活打死。档主对我说,孩子比成年人值钱。他不会把我卖给黑耀之塔。

    “然后他问我,‘你有什么想说的吗?你有什么擅长的吗?你有什么特别的价值吗?再不说的话,可能就来不及说了。’

    “于是我就冷静的告诉他,‘那个男人把我卖贱了’。于是我在他面前展示了我领悟的法术。

    “那时,他是很喜悦的。档主跟我说,他可以资助我去巫师塔学习,前提是要和他签订一份毕业之后回来服务他六十年的七月。还问我想要去哪里。”

    “……你当时说,你要去翠玉塔?”

    安南询问道。

    艾萨克轻笑一声“当然不。

    “我跟他说,我要把自己再卖一次。价钱就是‘弗拉梅尔’的价值,与‘会法术的弗拉梅尔’的价值的差价。

    “——而我拿着这份筹码,在他的赌档里把我自己重新赢了回来,还赢了一份学费。我当然不会想要再回到丹尼索亚神学院……我既然无法成为雅翁的主教,就无法获得权力。我还会被人伤害,就如同之前一样。而一名数学家,根本什么都改变不了。

    “我想要获得切实的力量——我想要成为一名巫师。

    “那位档主输了钱,却没有难为我。他反而认真的给我解释了刚刚结束的‘巫师战争’,告诉了我各个学派的分别、与我一同挑选了合适的学派。他还给我赠送了一份路费,派手下护送我出城……一直把我送到翠玉塔前。

    “他跟我说‘你一定要让这个操蛋的世界变得更好。这个承诺,就是你卖给我的东西。’”

    艾萨克那翠绿色的瞳孔中,仿佛燃着火焰“我一直记得这个承诺,也记得他的名字。

    “他叫达玛斯忒斯·灼牙。一位‘灼牙’家族中的失败者。曾经热血沸腾想要努力改变世界,但最终选择同流合污的……罪人。

    “他虽然犯下诸多法律,但丹尼索亚的法律并没能惩处他——因为在他把我送出来之后没几年,他就被自己的仇家找上门杀了。灭了个满门。”

    “……再后来呢?”

    “后来……”

    艾萨克深邃的湖绿色瞳孔望着外面“我或许成功了,也或许失败了。我的确让这个世界变好了……但或许它也没有变得太好,或许它曾经比我所见的更糟。

    “但我其实已经做了我所能做的一切——我努力过了。我失败了。我不是神明。我拼劲全力,也只能到底为止……”

    艾萨克说着,有些期盼、有有些迷茫的看向安南“但我想,你应该是不同的……陛下。大概是不同的。”

    安南沉默着,微微握紧手杖。

    随着他的思考,安南的瞳底微微燃起光芒。随后便在第一时间,被他的戒指吸去。

    他沉默了许久,突然开口。

    “你还记得那个赌档的位置吗?

    “记得的话……带我去看看。”

    玩家超正义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