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7426-41352884/

第九十八章 在他身上躲多久?
    第98章

    村里没有路灯,隔着月光,苏染依稀能够看见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血色,仿佛是刚出动的蛇闪着危险的气息。

    苏染下意识地将苏一拽到了身后,“阁下到底想要干什么?”

    “离开这里!”那人往前走了一步,身后的飘带不断飞舞。

    苏染这才看得更清楚了一些,这人头上梳着道髻,额白的丝带随风飘舞。

    方才他气息内敛,苏染等人没有发觉。

    这一放开,气势顿时非比寻常。

    腕间的契约印隐隐发热,苏染眯了眯眼睛,冷声道,“恕难从命!”

    “你一个小小的立宗期也要来分一杯羹吗?”说话间,他已是猛然出鞘,谁知剑锋滑过之处竟是一团白雾飘了过来。

    “老祖!快走!”钟言在身后拽住苏染和苏一二人。

    三个人一行往镇子外跑了好一段路程,苏染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不行,不行。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不中用了。我说钟小子,你从刚才就不对劲,竟还做了逃兵。这可不像你呀!”

    钟言还是一言不发,低着头往前走!

    苏一忍不住跺了跺脚道,“钟医生,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苏染有些生气地道,“你到底要在他身上躲多久?”

    “老祖,你在说什么呀?怪渗人的!”经常跟着老祖出任务,可是乍一听说他身上还跟了脏东西。

    苏一顿时觉得汗毛竖起。

    一只手就摸向了腰间,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钟言忽然顿住了步伐,缓缓地伸出了一只手,那只手里赫然握着一只奄奄一息的小鬼。

    “阿宝?”苏一下意识地看一眼自家老祖,这只小鬼不是一直跟在老祖身旁吗?

    苏染则是蹙眉看向眼前的“钟言”。

    就见他身体内缓缓地飘出一个透明的影子来,紧接着钟言的身体就是一倒。

    苏染几步上前,在钟言的脉搏上探了一会儿,有些怒意地道,“你把他的魂魄藏哪里去了?”

    那只透明的鬼摇了摇头,指了指村外头的竹屋。

    又指了指赵家的方向。

    苏一也急忙上前,“老祖,这可怎么办。钟医生不会有事吧。当初咱们可都是扑了药粉的,怎么还会着了道呢?”

    “这就要问他了。”苏染抬手在哪透明鬼身上贴了一张聚魂符,就听他断断续续地道,“累,走,他们,不让。走。督军。”

    “贴上聚魂符还这么虚弱?还能坚持到现在。”苏一蹙了蹙眉,对这只和委托人家关系密切的鬼,十分的抵触。

    若非是想要弄清楚真相,她都想不顾老祖的拦着抬手灭了他了。

    说不定赵家的儿子走失,就和他有关系。

    “你叫什么名字?”苏染继续问道。

    “海,发,道士,不过。”那透明鬼似乎也在竭尽全力要说更多。

    苏染拧着眉,她现在很确定当初在赵家发现的那只弱小的鬼就是眼前这一只,身上黄绿色的军装早已经破烂不堪。

    隐隐约约的还有许许多多的小黑洞,看得出这个人生前死得必是十分凄惨。

    可当时也没有虚弱到这个地步呀。

    眼下这只鬼眼看着就要消散了。

    他身上的好多谜团还没有解开,还有他为什么要趴在赵家墙垣上。

    当真就是赵婆子所说的当年那桩错事里的人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苏一有些着急地道,“老祖,我们现在怎么办?”

    这一出师就已经倒下了一个。

    而且还是钟言这样防御力强悍的医修,真难想象他睁开眼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他不都是已经指明了方向了吗?”苏染一边将那魂魄用灵符包裹住,一边往镇子东头的竹屋望了望。

    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她们也找个落脚的地方,苏一深呼吸了一口气,“好,我来背钟医生。”

    就在这时天空中忽然落下几点流光。

    那光闪着翠绿的苗子,不过一闪就不见了。

    “那是什么?”苏一的手刚要碰到钟言,就因为这光不由得顿了顿。

    苏染望了那边好久,才有些诧异地道回道,“没想到今夜此处如此热闹,竟还有其他得道天师进入。”

    再联想到方才遇到的那位突然出手想要赶走他们的红眸老道。

    苏染心底就是一凉,她就说丘熠怎么会这么好心。

    那等几乎可以媲美仙师巅峰道者又怎会关系这样一个小小的寻人案。

    定是这案中有案。

    苏染合了合眼睛,眼下的局势对他们非常的不利。

    钟言和阿宝,放在外面的世界都是不容小觑的。

    在这里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牵引了一般。

    她甚至有些后悔将苏铁和阿福留在外面了。

    但愿那两个孩子平安无事吧。

    就在这时,识海内的青龙珏忽然闪了闪,一道声音传了出来,“苏天师,你若是放我出去。我便给你解决了那些隐患如何?”

    是那只蛾妖的声音。

    苏染没有理,就听她又道,“我虽然受了重创,但是对付那些地仙还是不成问题的。”

    竟是一点都不避讳。

    连一旁的苏一也都听了个清楚,一双眼睛圆瞪。

    当日他们家老祖将蛾妖封印在青龙珏内她是知晓的,不由反问道,“当真如此?可你自己不也是被我们家老祖给收了吗?我们老祖还没有修到地仙呢,再说你自己也不过是个半仙。”

    这话说得毫不客气。

    那蛾妖被堵得一梗,“怎么?你不相信我的本事。”

    “信!如果你能够将地上这个男孩运送到镇外的那间竹屋,我就信你。”苏一也和她杠上了。

    “赌就赌!”

    说话间那青龙珏就从苏染的识海里飞了出来。

    苏染顿时面色大变,一只手用力的抓住了它。

    好在那蛾妖也没想太过分,只道,“你看着!”

    说完,就见钟言的身体竟自己缓缓地往竹屋的方向飘了去。

    苏一吓得不轻,“老祖!”

    苏染对着她摇了摇头,眼下那蛾妖肯主动卖力气,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苏染看了看青龙珏。

    隐隐有些可惜。

    若非她修为不济,这般神物也不会连压制一只小小的蛾妖都如此费劲。

    一个大活人在身前飘着就显得十分不同寻常了。

    所幸这处还算荒僻,并无他人过来。

    一直到了竹屋前,钟言才缓缓地被放在了地上。

    不过经过这一遭,那蛾妖也没了声音。

    青龙珏就安安静静地躺在了苏染的手心里,倒是让她放宽了不少心。

    “苏一,去敲敲门!”苏染将青龙珏收了起来,对身侧还一脸震惊的苏一吩咐道。

    不过她声音太过打眼,苏一还没说话,屋里就传来了一阵响动。

    紧接着就是开门的声音。

    “咳咳……谁呀?这么晚了,是有什么事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