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7426-41352798/

第十三章 能给老祖长点脸么?
    眼看着苏铁还要默默叨叨。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苏一一巴掌呼在他脑门上,“老祖让你带你就带,难不成你还让我们女人带个半大小子睡觉呀!”

    “姑奶奶,您都一把年纪了,还在乎这个呀。”苏铁的后半截话音儿直接咔在喉咙里,对面不光苏一就连苏染都向他瞪了过来,那眼神几乎是要将他生吃了。

    苏染身子行动不方便

    苏一却是正值壮年,手脚灵活地很,一只手揪住苏铁的耳朵,“你小子找死是不是呀?嗯?”

    “啊哟,啊哟,姑奶奶,这娃跟着我没事。可明天一早怎么办?让他也跟着咱们去?”苏铁两只眼睛滴溜溜的乱转。

    心中苦笑,本以为是个巴结老祖的机会。

    这个样子还不如跟着娇娇姐去历练呢,好歹能养眼呀。

    “老祖?”听他这么说,苏一也是有些犹豫,不由得看向苏染。

    苏染弯下腰细致地揉了揉阿福的大脑袋瓜,“别怕!”这才对苏铁道,“你今晚给他洗个澡,洗得白白净净了,在弄个好衣服。明天呢暂时将他留在房间里,等咱们回去的时候,我就带这个孩子走。”

    “老祖!你真的要带个傻子去咱们家呀?”苏铁一脸不可置信。

    而且苏家向来出美人,这胖阿福可一点都不好看呀。

    苏染哼了一声,“本老祖做事还要和你交代吗?谁说我阿福是傻子了!我阿福可是个大宝贝,能辟邪!你要是不敢伺候好他,等我回去就让苏海清收拾了你!”

    “啊?”苏铁瞪大了眼睛,感情老祖知道他的身份,顿时欲哭无泪,“老祖我——”

    “好了,睡觉吧!”苏染一抬手一股气就将门打开了,气冲冲地走了进去。

    苏一也被吓了一跳,有些不敢进屋子。

    这一路上,她和苏铁一直在演戏,想不到老祖竟然都知道。

    不由得有些尴尬。

    她伺候老祖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老祖生气呢。

    也是,家主都不敢骗她老人家。

    苏一抹了抹脖子,半晌才开始开始往门内移动。

    苏铁也不装憨了,一把扯着阿福就进了对门,临关门还说了一句,“师叔不关我的事呀,您自求多福吧!”

    “臭小子!”苏一轻手轻脚地推开门,又去洗手间打了洗漱的水才慢慢地走到苏染面前,“老祖!我给您洗漱吧!”

    这么多年老祖身体不方便都是她和妹妹苏二伺候着,本是一对姐妹花,自打发誓要照顾老祖一辈子那天。

    两个人就自梳了,在老祖身边这一伺候就伺候了这么多年。

    因着这,苏家上上下下都愿意给她们体面。

    先前老祖病着连病床都不能下,眼下能够下地走路,苏一心里还是有些感慨的。

    苏染嗯了一声,看得出刚才她老人家把这个孩子吓得不轻。

    苏一献殷勤,她便受着,也好安安这孩子的心。

    她一边半躺着,一边翻看着朋友圈。

    王茹:今天到达目的地第二天,一点线索都没有,好担心哦。[附图担忧表情]

    评论:陈昭:担心什么不是还有我吗?

    苏小娇:看看我们的海天盛筵,青芒县的特产呀,红烧野生狍子肉!真香![附图!]

    苏家小弟1号:娇娇姐喜欢就行。

    苏家小弟2号:那可不,这种东西可不是谁都有福气吃得上的,那得看身份配不配得上。

    白xx:娇娇,你这不是违法吗?国家都禁止了

    苏家小弟3号:关你屁事呀!

    ……吵架是不是?

    “这些小崽子们倒是会享受!”苏染打了个哈欠,还是养精蓄锐看看明天的事情吧?

    苏一也给她擦洗的差不多了。

    眼巴巴地看着她家老祖在一旁刷朋友圈,顿时有一种三观崩裂的冲动。

    “老祖,要休息吗?”

    她声音讪讪的,以前的话,老祖没有什么要求。

    几乎她们姐妹说到了睡觉的点儿,老祖就休息。

    现在这几天,她总觉得老祖变得不是一点半点。

    苏染闭着眼皮,实在是躺下以后眼睛就睁不开了,“嗯,你也就寝吧!”

    “哦好!”见她应了,苏一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却睡不着,这是第一次陪着老祖出任务。

    她要再检查一下那些装备,背包里放了十几条黄阶符篆,这还是她以前出任务的时候淘换的。

    不过这么多年伺候老祖身边,十几年没用,应该还可以吧。

    罗盘、朱砂、黄纸、毛笔……林林总总十几种。

    见还算齐全,苏一这才放了心。

    轻手轻脚地将老祖的手机从手里抽出来放到一旁,苏一又想起自己要监督的那一帮小崽子。

    扫描了一圈朋友圈,又看看床上的老祖。

    有些无语的在“苏氏家族”群组内发了一给消息:都别撇了,快去睡觉!明天不出任务了呀?

    这重磅炸弹一丢下,群内就是一静!

    “啊啊啊——我刚才不是看花眼了吧,竟然是老祖身边的苏一姑姑!”

    “苏一姑姑竟然也会玩微信!”

    “苏姑姑好牛呀,苏姑姑在上!”

    “求问苏姑姑老祖现在干什么呀?”

    “老祖现在不应该是在家里吗?苏一姑姑要来监督咱们怎么可能和老祖在一起。”又有一个插嘴道。

    “……”苏一心头一跳,差点就暴露了,绷着脸又发了一句,“好了,快去睡觉!”

    咔哒一下子手机锁屏,下线了!

    那边苏染均匀的呼吸声传来,苏一才深吸了一口气在临近的一张标准床上睡了下来。

    ……

    第二日天不亮,苏染就起来了。

    她身子虽然弱,可是充分发挥了老人家的优势,早起!

    苏一倒是还好,隔壁的苏铁被苏染提出来的时候几乎眼睛都没有睁开。

    “这就是那个老先生给的地图呀?这手画的谁知道是哪个方向?”苏铁一脸的懵逼,脚踩着油门也不知道往哪儿去。

    苏一也是上看下看,不知道方向。

    “拿来!”苏染扫了一眼这些不争气的孩子,竟然连地图都不会看,“苏一把罗盘拿出来!”

    “啊?现在就拿呀?”苏一也有些搞不清楚,这东西不是捉鬼用的么。

    “先往正南开着!”苏染扫了一眼地图上的位置,又对了对罗盘。

    眼下天不过初更,迷蒙蒙的苏铁一脚踩在油门上就往山里扎了去。

    山路黑漆漆的,只有他们这零星一点光,显得格外的阴郁萧瑟,旁边间或还有是刺耳的鸣叫声。

    “老——老祖,不会真得有鬼吧?”苏铁半晌喃喃地道,他可是血脉不纯正,灵根也不好。

    虽然家里经常有天师出去,可他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跑跑腿的司机。

    更别提出案子了,想想他就觉得害怕。

    “别自己吓唬自己!这没到地方呢!”苏一不满地吼了她一句,能不能在老祖面前长点脸呀!

    正说着车子忽然呲溜一声,苏染一下子扶住了老腰,话还没出口,就听苏铁颤颤巍巍地道,“前……前面有东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