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3329-37994082/

第一百六十五章诚心道歉
    上一秒说吵架没有,下一秒就教人撩汉,现在的心理医生都这么开明吗齐悦不可置信的抬眼看他,看见的只是一双纯净眼眸中的笑意。

    “你别误会,我有很多病人,找我的时候扭扭捏捏,回去之后豁然开朗,不怕你笑话,我还真让几对情侣和好如初,其实人和人之间能正常交流,凡事都好办。”钟宏城没觉得丝毫尴尬,反而直截了当的回她。

    齐悦来了兴趣,“你的方法真的管用,陈总可是很害羞的男人”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齐小姐,不妨亲自实践一下。”钟宏城笑意依旧。

    “好,我试试看。”

    “那我走了。”

    “慢走不送,钟医生。”

    陈寅然原本在街上乱晃,晃着晃着,突然想到齐悦的暴脾气,如果她对着钟宏城无理取闹,人家不是要被她折腾死,所以他临时改变了主意,让司机送他回酒店。

    奇怪的是,酒店门口的保镖规规矩矩的站着,脸上很平静。

    “钟医生来过了。”

    “来过了。”

    “没出什么事。”

    “没有。”

    不可置信的推开酒店的房门,一步步朝她走去,“然然,回来了。”她的声音冷不丁在房间中飘荡,他的身体莫名的轻颤。

    “回来了,你还好吗”他在床头坐下。

    “我很好,你呢”她瞬间翻身起来,看他的眼神无比暧昧。

    “我也很好。”他平静的轻按着她柔弱的肩膀。

    “真的很好,有没有想我”她伸手拽住他脖子上的领带。

    “我很忙,没那么多闲功夫。”很不习惯她的热情,他的回答有些敷衍。

    “现在不忙了,是不是”她用力扯了扯他的领带,对着他近在咫尺的淡红薄唇亲吻下去。

    轻叩唇瓣的时候,她的手顺势搂住了他结实的腰际,他微微一怔,“悦悦,别闹了,你现在不方便。”

    “我说不呢”她任性的抱着他倒在床上。

    不对啊,她今天怎么这么主动陈寅然正皱眉看她,就听见她道“陈总,今晚去哪退火了”

    “退火,什么意思”陈寅然蒙了。

    不管用,一点都不管用,心理医生的话果然不能信,齐悦气鼓鼓的推开他,“忍了五年,那么几次够吗”

    “我倒是天天想,就怕你不太方便。”找到问题根源的陈寅然一把把她搂进怀。

    算了,算了,这才是他们的正确相处方式,其他都是浮云。

    她脸上的绷带真的碍事,再忍忍吧,伤一好,我一定夜夜笙歌,最好让她再给我生个女儿,凑成一个好字。

    “不方便,我看是我没那些女人有料吧。”怀里的齐悦醋意横生的甩他个白眼,身子也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我随时处于空窗期,齐小姐,要吗”他边说,边脱掉西装扔一边,重新平躺在床上。

    她翻身把他压在身下,索吻期间,真的觉得脸上的绷带碍事,泄气的从床上起来,“空窗期,谁知道你的空窗期有多久”

    “一辈子,够不够”

    他外表高冷,骨子里闷骚得要命,被他骗了这么多年,以后一定要找机会骗回来。

    她心里的小九九,他浑然不知,他只知道,很多年以前,他就许诺过她,他要给她天长地久的相守。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都相安无事,拆线的那天早上,齐悦心里一直很忐忑,但愿脸上没留疤。

    “齐小姐,别胡思乱想了,再丑我也要。”他轻按着她的肩膀安慰。

    “说的好听,男人都是视觉动物,现在的整容行业才会这么发达。”她不满的冲他撅噘嘴。

    “那好,以后我找人给你做张脸皮,出门带着,回家扔掉,这样就有安全感了。”他突发奇想的看着她打趣。

    “脸皮太薄,遇见叶紫那种疯女人,还是会被她划烂。”她狠瞪他一眼。

    “那给你做个坚硬的鬼脸面具,人见人怕,谁敢围攻你”他的幻想无边无际。

    他俩正在斗嘴,门外响起了敲门声,“一定是张教授来了,你在床边坐好,我去开门。”陈寅然朝齐悦努努嘴。

    轻轻在床头坐好,张教授就带着住手进来了,在床头站定,他用眼神示意助手拆绷带,住手随即动了手。

    随着绷带的慢慢揭开,齐悦的心跳频率也开始飙升,但愿我的脸光洁如初,心里的祈祷还没说完,她的脸就出现在张教授手里的镜子中。

    这次的整容手术很成功,不仅脸上疤痕没了,皮肤还比以前更光滑细腻了,减龄作用相当明显。

    “陈总,效果不错。”张教授的眼中凝满笑意。

    “谢谢张教授,手术费已经到你账上了。”陈寅然边说边朝他伸手。

    “陈总,后会无期,我的住手一会给你交代一下注意事项。”张教授伸手和他紧握。

    “好。”陈寅然边回应,边把他送出了门,接着扭头望着张教授的住手,静静聆听完她的嘱咐,也把她送出了门。

    一旁的齐悦越看越喜欢自己现在这张脸,折回房间的陈寅然看着她轻轻调侃,“齐小姐,现在还要不要戴面具”

    “你巴不得我戴面具,你好和那些老女人眉来眼去。”放下镜子的齐悦醋意明显。

    “说不过你,也懒得跟你说。”陈寅然从床边折回到门边的办公桌前,轻轻拉开右手的抽屉,从中拿出一个银灰色的首饰盒放进裤兜,然后朝她慢慢走去。

    “理亏还不让人说,小气。”齐悦随口呛他一句,他却突然在她面前蹲下。

    “悦悦,认识这么多年,每次犯错之后,从没跟你说对不起,现在我要郑重其事的跟你道歉,对不起,悦悦,以前我让你伤透了心,以后,我不会让你再伤心了。”他面色真诚的说完,从裤兜里掏出了首饰盒打开,一对白金戒指静静躺在暗红色的衬布上。

    再笨也能猜到他此刻的用意,心尖轻颤的同时,齐悦伸手拿起了对戒,戒指的款式很普通,只是戒指的内侧隐约有字,仔细查看,终于知道上面写的是iove这几个字。

    两个戒指都有这几个字,唯一的不同是,男女戒这几个字下面写的是对方名字的英文缩写字母。

    有人天生不会浪漫,好歹人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齐悦故意清了清嗓子,“陈总,终于想到要给我说对不起了,如果我不接受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