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3329-37994053/

第一百三十六章危险重重
    叶紫进去就往陈寅然身上扑,他立刻用力推开她,“又来了,又来了,你能不能坐好?”

    “假正经,以前和我在一起,你不也经常这样假正经,哪知道遇见齐悦你就像头饿狼,她跟你没几天就怀孕了,别跟我说,是她强迫你。”叶紫稳了稳晃荡的身子,抬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这件事她会在心里记一辈子,我得绕开话题,“找我什么事?”陈寅然边说,边拉上车里的窗帘。

    “睡你啊。”叶紫完全不吃他这套,伸手就往他脖子上揽,陈寅然左躲右闪中,胸口被什么东西抵住了,低头一看,竟然是把明晃晃的匕首。

    “老娘一辈子都被你毁了,也该跟你要点补偿了。”话语间,叶紫伸手去解他衬衣的纽扣,每解一颗,手中的匕首就往下移一寸,解到第三颗的时候,匕首直接抵在了那个最隐秘的部位。

    这哪是想睡我,摆明了是想阉了我,陈寅然伸手去夺匕首,叶紫怎会让他得逞,手腕一用力,匕首轻而易举的划破西裤。

    “齐悦已经给你生了儿子,要不要这东西无所谓。”叶紫平和的柳眉突然上翘,眼底平添深深的怒意。

    她说完,手开始加力,说时迟那时快,陈寅然伸出双手紧紧摁住匕首,一点一点的往上挪,“这东西要不要不是你说了算。”

    他的反抗,彻底激怒了叶紫,她一边和他对抗,一边伸手往裤兜摸去,“你想要,我偏不让你要!”

    话音落定,一股烟雾瞬间弥漫在陈寅然眼前,辣得他根本睁不开眼,手也在空中胡乱抓扯,“辣椒水,你竟然给我用防狼喷雾。”

    “哈哈哈……没点厉害的招,怎么对付你这个大男人?”叶紫得意洋洋的笑完,重新把匕首准确定位在他的隐秘部位上,轻拨轻撩中,陈寅然觉得身体完全不受控制。

    “你也没啥定力,这样就浑身战抖了,不知道齐悦看见这样的你,会不会心疼?”

    趁着叶紫掏出手机拍照的刹那,陈寅然把头使劲往窗户边伸,脸在窗帘上使劲擦了擦,终于睁开了眼,抬手就朝叶紫狠狠揍去,她手中的手机惯性般的弹到窗户上,随后跌落到座位的夹缝里。

    叶紫虽然挨了打,另一只手的匕首却没松开,反而朝他胡乱挥来,他奋起反抗,匕首在彼此的脸上都留下了划痕,几番搏斗,他夺过她手中的匕首扔出了窗外。

    叶紫见匕首被甩,又要去捡手机,陈寅然见状,不客气的给了她几拳,“叶紫,玩的过火,我只能再次把你送进监狱。”

    叶紫左躲右闪根本没用,他每拳都冲着她的脸而来,没多久,她的脸肿起来了,这才泄了气,头也无力的靠在椅背上,大声幽怨:“只准齐悦把你耍的团团转,别人就不行。”

    “知道我的底线就好,自己下车,还是我报警?”陈寅然面无表情的扭头看她。

    “这次算你狠!”叶紫赖在车里一两分钟,最后无奈的推门下车,陈寅然爬到前排坐好,立刻开车离开。

    离开酒店之后,他直接去了医院,全面检查完,医生轻笑着调侃他:“长得帅有什么用,命根都被人时时觊觎,不定什么时候就成太监。”

    他阴沉的脸瞬间泛起红晕,小声嘟哝一句:“别人抢着要,她却不稀罕,不知怎么想的?”

    “问你自己了,是不是没法满足她?”医生冷不丁冒出一句,他没答,转身出去了。

    不得不去见兰姐心情就不爽了,出来又遇见叶紫那个疯婆子,刚才还被医生那句话呛到,陈寅然现在的心情糟透了,从医院出来,回家就灌闷酒。

    一瓶、两瓶、三瓶之后,脚有些飘飘然,迈着碎步上了楼,一头倒在卧室床上,伸手扯掉脖子上的领带,一颗一颗的解开衬衣的纽扣,嘴里小声嘟哝着:“没满足你,真的不能满足你吗?”

    刚嘟哝完,门外就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谁呀?”他浑浑噩噩的从床上起身。

    “陈总,你回来了。”舒怡的声音随即轻飘入耳。

    “舒怡姐,我都忘了你回来了,不用管我,去睡吧。”提高嗓音答完,他又一头倒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齐悦也真是的,把男人逼疯了,对你有什么好处。”舒怡在门外逗留一会,无奈下了楼。

    叶紫被陈寅然赶下车,心里自是不爽,去了酒吧买醉,恍恍惚惚中,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抱着她去了包房。

    “什么,干什么,老娘已婚。”

    “未婚已婚不都一样,反正没人是处女。”

    “处女?这世界哪有处女?”

    “就是嘛,今宵须尽欢。”

    简短几句对话之后,男人两三下褪去她的衣衫,饿狼般把她扑倒在包房松软的沙发上。

    好久没做,疼痛自然难免,比疼痛更痛的是眼前男人龌龊的面容,我好歹也算大家闺秀,怎就贱到这个地步,谁都能上,谁都敢上。

    叶紫想着想着,突然用力推开压在胸口的男人,男人不明就里,就收获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臭女人,大爷看上你,是你的福气,怎的,不想享福,愿意受罪?”男人抬手摸了摸脸,反手回了她几个耳光,叶紫被打得晕头转向,男人还不饶她,拽住她的头发,从后面狠狠深入。

    一阵高过一阵的疼痛随即在身体的各处迅速蔓延,男人也越来越兴奋,各种花样层出不穷,不知折腾了多久,他终于心满意足了。

    穿戴整齐之后,他摸出裤兜里的钱夹,从中扯出几张百元大钞砸在叶紫脸上,“臭女人,够劲,后会有期。”

    他说完,转身朝包房门口而去,叶紫疲惫的抬手拂去脸上的钞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那男人跑去,“想走,没那么容易!”

    男人完全没料到她这招,脖子就被死死卡住,“臭女人……大爷就走了……你能怎么遭……”

    “拿、命、来。”叶紫咬牙切齿的在他耳边低语一句,随即加大了手里的力度。

    “救命……救命……”男人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点声音来。

    “现在怕了,已经晚了。”叶紫没丝毫怜悯之心,手里的力越来越大,男人的脸也越来越红。

    就在此时,包房的门突然被人推开,来人几步上前到了叶紫跟前,“住手,你还想坐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