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3329-37993990/

第八十三章善待他人
    “拿钱雇我的那个女人不知安的什么心,暗害人家一大肚子,我还不得不为之。”镇宁边说边脱下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走进厕所。

    刚沐浴出来,撂在床上的电话就响了,不用猜也知道是谁,他拿起电话懒洋洋的摁下接听键,一个女人气恼的声音就在耳畔响彻,“你这个蠢货,事情没办妥,还给我惹了一身的麻烦。”

    “嫌我碍手碍脚,你自己上啊,反正你也只付了定金。”镇宁不耐烦的冷哼一句。

    “我自己上可以,你如果敢把这件事泄露出去,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那女人大声诅咒一句,挂断了电话,镇宁把手机扔回床上,轻轻耸耸肩。

    原以为她不会再闹事了,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干,这么下去,迟早有天会蹲大狱,刘星晨思前想后,决定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叶紫,这样一来,齐悦这边安全了一阵。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黄丽园真没怎么关心齐悦了,如果不是施奇来家里玩,她还真不知道怀孕的她到处东躲西藏,难道陈寅然真的如第一次见面时悦悦所说是黑社会的人?

    施奇见她沉思着,心想她不会真的这么冷漠吧,耳畔就传来她的轻叹:“施奇,悦悦带着怨气结婚,过得那么不好,都不想让我们知道,摆明了想和我们一刀两断。”

    “黄阿姨,你怎么能这么说,没告诉你们,是怕你们担心她。”施奇焦急的回应,换来的是黄丽园脸上尴尬的笑意,“施奇,别劝我了,我的女儿我了解,她早变了,不是原来的那个她了。”

    从齐悦家里出来,施奇一路上都忧心忡忡,陈寅然把她看得这么紧,我怎么才能接近她?回到网站的时候,突然听见同事间的玩笑话。

    “我听说现在的黑客技术越来越强了,不用你打开电脑,也能盗取你电脑里的信息。”

    “真的假的,现在的黑客这么牛了?”

    “没凭没据,谁告得了你。”

    “也是啊,捕风捉影谁不会,就怕你拿不出真凭实据。”

    这种技术不知道对手机有没有用?如果有用的话,我就可以实时监控齐悦的手机了,他如是想着,立刻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刚把帖子挂在黑客吧里,就有人和他搭茬了。

    “你说的这种技术我略知一二,不知道你想用它做什么?”

    “这种技术是不是限定了范围,比如三百米五百米之内?”

    “应该有一定的范围吧。”

    “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好联系你。”

    不一会,对方发来一个叫无影随行的微信公众号,他立刻进行了关注,关注后,才发现这个公众号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个困难帮助链接,点进去之后,里面全是介绍各种黑客技术的,匆匆浏览一下,他退了出来。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齐悦的居住地点。”他边说边拿起了手机。

    自从那天出现了鬼手,齐悦的心情大受影响,她神经质的以为自己时刻处在危险中,陈寅然怎样劝解都无济于事,只得在家里守着她。

    六月转眼就过了,七月来临的时候,她有些出怀了,因为是下怀,上下楼梯总有些不方便,刚开始陈寅然是扶她下楼,后来嫌麻烦,干脆把她背下楼。

    夫妻间这样相互照顾也没什么,哪知这景被前来探望的常师师和陈东华撞见,陈东华没说啥,常师师却心疼儿子,面色阴沉的哼了句:“真以为自己变成凤凰了,这么作践我儿子。”

    “我怀的可是你们陈家的种,不想断子绝孙,就别对我指手画脚。”

    “我没权利对你指手画脚吗?你别以为我儿子爱你,你就爬到他头上拉屎拉尿,告诉你,老娘没死,看不得他受这窝囊气。”

    她们你一言我一语的骂开了,陈东华和陈寅然见状不得不一人拉一个,“好了,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吧,这哪像一家人。”

    常师师没想到自己对儿子的维护,他竟然不领情,一把摔开陈东华的手,头也不回的朝客厅门口走去,“我这个亲娘多余了,你和那个狐狸精过一辈子吧。”

    “妈,悦悦这段时间情绪很不稳定,她刚才那些话你别往心里去。”陈寅然放开齐悦,朝母亲追去。

    “妈小心眼是因为心疼你,我做错什么了?”常师师扭转过来的精致面容上满腹委屈。

    “妈,我知道你心疼我,悦悦也不是故意要气你,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陈寅然边说,目光边在齐悦和母亲身上来回停留。

    天下的母亲怎会和自己的儿子真计较,常师师虽然马着脸,心里的气却在慢慢消散,“好了,然然,她怀上一次多艰难,孩子生了,我再来看我孙子。”

    她说完,扭头看了眼陈东华,“还不走,真想看着这个家鸡犬不宁。”

    “是该走了,一会法海该水淹白蛇了。”陈东华朝儿子眨了眨眼,身后突然传来齐悦低沉的声音:“妈,对不起。”

    “这就对了。”陈东华轻轻点点头,常师师却没作答,抬脚出了客厅大门。

    陈寅然看着父母彻底消失在眼前,转身之后却没见齐悦,立刻拔腿上楼,看见齐悦站在卧室床前自言自语:“你这到底是自尊还是自卑?婆婆再不待见你,也看在自己儿子的面上来看你了,你该知足了,想想你妈和你弟弟,他们早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了。”

    “这样想就对了,这才像我以前认识的你,就算命运对你多不公,也能善待他人。”陈寅然缓步到她身边,把她轻轻搂进怀。

    施奇站在别墅外的某处,看着二楼窗户边相依相偎的两人,心里的怨气甭提多重,“齐悦,我早就说过,你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你。”

    心绪平静之后,齐悦刚想收回眺望窗外的目光,瞬间看见了施奇,他满脸幽怨的站在那,我是不是眼花了,她抬手揉了揉眼,再放眼看去,什么都没有。

    齐悦真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也没告诉陈寅然她在家附近看见了施奇,哪知道几天之后,她刚走进厕所,窗外突然传来熟悉的音乐声,这是她和施奇都喜欢的一首粤语歌,谭咏麟的《水中花》。

    成长岁月中的某些记忆,有时连最亲近的人都不能分享,她立刻跑到窗户边,没看见施奇,只看见放在花园通道上的一个微型录音机不停播放着那首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