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3329-37993987/

第八十章自食其果
    他们在这边尽情狂欢,常宁却在宏明酒店富丽堂皇的中餐厅里静静等待,眼神中全是狂妄之气,“我就不信,他刘星晨能够忍受叶紫给他戴的那顶绿帽子?”

    话音刚落,一身黑色西装的刘星晨就出现在中餐厅门口,缓步朝他走来的时候,他看见他幽深黑瞳中藏不住的憔悴,在他对面坐下,直接开口:“常宁,拉我入伙,不怕你姑姑姑父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

    “我已经在地狱了,再不为自己打算的话,最后恐怕尸骨无存。”双手交叉在胸前的常宁边说,浓眉边轻轻上翘。

    表面上和叶紫各不相干,暗地里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视之下,她再有错,也不该被陈寅然耍得团团转。

    “说吧,想怎么干?”刘星晨修长的手臂轻放在桌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打败陈寅然会让你有成就感,重新巩固在明信的地位对我有利,上次你让黑客进攻明信的收银系统,这次不如直接黑了明信官网。”

    “他可是你表哥?”刘星晨看着一脸阴狠的常宁反问。

    “表哥?他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我从来都是卑躬屈膝的臣子,君逼臣反,臣不得不反。”常宁放下交叉在胸前的双手,摁在桌面时青筋直冒。

    “成交,一会回去,我就让人黑了明信的官网。”刘星晨低头瞅瞅他摁在桌面的双手,抬头朝他淡然一笑,接着起身朝餐厅门口走去。

    “慢走,不送。”常宁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嘴角浮起得意的笑容。

    金蝉脱壳只是让我由明转暗,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动手了,陈寅然扭头瞅着睡意朦胧的齐悦,温婉一笑,“悦悦,做个美梦。”

    回过头来,他脸上笑意尽敛,眼神如鹰般阴狠,“常宁,较量真正开始了。”

    攻击明信官网的人依然是上次那伙人,越城接到陈震电话的时候,第一时间通知了红客帝国论坛坛主郑铭凡,郑铭凡来的时候,看见越城身后的陈寅然,不觉微微皱了皱眉。

    “不用管我。”他的轻声回答换来的是郑铭凡不耐烦的目光。

    “他是明信的陈总。”越城朝他使个眼色。

    “官网被黑,老板身先士卒,真少见。”郑铭凡轻哼一声,在一旁的电脑前坐下。

    互联网时代的较量,除了那些急速显现的一排排数字,就是键盘上飞速跳跃的纤细指尖,外行看着轻松,内行才知个中甘苦。

    两小时后,明信官网终于恢复了,陈寅然的声音沉重的在越城头顶飘荡,“越城,我们的合约终止,违约金明天到你账上。”

    我是老板也可能换公司,越城心里虽然难过,还是起身,礼貌的朝陈寅然伸出了手,“陈总,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合作。”

    陈寅然刚走,郑铭凡就开了口:“越老板,又是一笔损失。”

    “上次黑收银系统,这次黑官网,谁会这么傻,还和我们继续合作。”越城无奈叹了口气。

    这边炒了越城,那边黄羽已经联系了自己的黑客学长陈宁,人家心高气傲,根本不愿合作。

    “反正你负责搞定。”陈寅然一句话,把破烂摊子撂给了黄羽,黄羽气得在心里骂爹骂娘。

    从办公室出来,已经半夜三点多了,为了不影响齐悦休息,陈寅然没回鸿福轩,去了公司附近的出租屋,打开电脑边看,边等黄羽的电话。

    天亮的时候,黄羽打来电话,只有短短几个字:“搞定,陈总。”

    “嗯。”他轻应一声,挂了电话,然后合上电脑,朝床边走去。

    第二天一早,常宁就去了公司的信息服务部,想以办事不利炒人,陈东华及时的出现,才避免了他的胡作非为。

    “常宁,到我办公室来。”陈东华神色严肃的瞥他一眼,转身就走。

    五分钟后,他站在了陈东华对面,悻悻然的说道:“我知道,你想撵我走,在明信这么多年,我竟然这么不受欢迎。”

    “没谁撵你,是你自己贪得无厌。”陈东华眼神犀利的抬头看他。

    “我是绿叶,当不得红花,是不是?”常宁不服气的哼了句。

    “你姑姑让你进公司,不是让你取而代之,只是让你安分守己的拿自己该拿那份,如果不服,你随时可以离开,没人拦你。”

    陈东华面无表情的说完,常宁的双手“啪”的一声狠狠摁在了办公桌上,“陈东华,撵我走,你们也别想过得舒服。”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朝办公室门口走去,他没拦他,伸手拿起桌边的电话,“派人跟着常宁。”

    给别人卖命这么多年,到头来什么都没得到,行走在公司过道上的常宁越想越觉得自己是个笑话,一进办公室,他就把办公室掀了个底朝天。

    两天后,常宁被陈东华调出了总公司,张文伟和他置换,成为了总公司的一员,一切看似风平浪静,陈东华和陈寅然都知道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黑了明信的官网,自然要得到些好处,刘星晨在办公室看着秘书送来的各种明信的分析资料,唇角轻轻上扬,“陈寅然,你也有这么倒霉的时候。”

    他们的这些争斗和叶紫无关,她现在关心的是什么时候能找到齐悦,消息透露给施奇也有几天了,也不知道他找到她没有。

    那天在陈寅然那里吃了闭门羹,施奇就雇了私家侦探找齐悦,无奈现在都没消息,今天刚到网站,就接到了叶紫的电话。

    “谁知道她安什么心。”果断挂断的同时,他皱了皱眉。

    “好啊,挂我电话,有你好看的。”叶紫咬牙切齿的哼了句,又拨了个电话,一接通,她沉声一句:“好好听着,我要爆料……”

    一小时后,各种乱七八糟的消息在网络上迅速流传开来,所有脏水都往齐悦身上泼,说她一个送快递的,不知廉耻的给陈寅然下套,顺理成章的当上了明信的少奶奶。

    陈寅然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叶紫,“你喜欢说三道四,我奉陪啊。”

    没多久,陈寅然和叶紫交往过的事,还有她喜新厌旧和刘星晨结婚这些破事,就在明信紧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被陈东华公开,“本来这些事是小事,但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就对明信相当不利,我之所以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就是为了正视听……”

    陈东华慷慨激昂的说了半个多小时,齐悦身上的关注点迅速转移到了叶紫身上,网上各种对她不利的传言,被人放进了三利的官网。

    叶少兵和蒋玲迅速给女儿打电话,刘星晨的父母刘晨光和王春雨也到儿子办公室大声质问:“星晨,这到底怎么回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