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2689-45366825/

第七百二十一章 各回娘家
    在落霞镇罗宅休整了两天,也差不多了,田翠竹心里记着事,不想耽搁,趁着这日封云墨在,问起了去田沟岙的事。

    “云墨啊,我们什么时候去?”田翠竹不明说,封云墨也知道田翠竹的意思。

    “干姥娘那,干娘怎么打算的,是就立碑,还是把干姥娘和干姥爷安葬在一块儿?”封云墨问道。

    “当然想安葬在一块儿了。”田翠竹忙接口道,“我爹一直等着我娘,临终前都是对她的念叨,我娘,死了也守候着,他们在世的时候,呆在一块儿的时间太少,入了土,我希望他们能在一起。”

    “我也知道动土得挑日子,还得找人,毕竟这样的事一般人不愿意接的,我想在动土前先去见见我娘。”田翠竹说道。

    罗甜根和罗美根不知道这事,听得是云里雾里的。

    “二嫂你找到你娘了?”罗美根憋不住话,直白问道。

    “嗯。”田翠竹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带了喜悦又有些许的苦涩。

    罗甜根杵了杵亲妹,接过话头道,“二嫂,我们也从没给婶子问过好,到时你去了祭拜了,把我们俩也带上。”

    罗美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错话了,“对,对,二嫂,我们也去。”

    “等翠竹都忙好了,我们全家再去看。”王桂花拍了板,怎么也得让翠竹时间,她自己都还没去正经祭拜过呢。

    “老大媳妇,阿香啊,你们这些日子回娘家去住,在娘家过年也成,难得回来一趟,多说说话,我们自个儿回京城的时候有得是时间,不着急回来。”王桂花说道,“我们回罗家村过年,你们回来就直接去罗家村找我们,也顺便看看你们二叔他们。”

    “是,娘(奶)。”刘兰和刘香香笑着应声。

    十二月初十,罗大根、田翠竹和花清荷三人跟着封云墨几个去了田沟岙;罗长根、刘兰和罗佳地、刘香香去了下刘村;罗老田和王桂花回了罗家村。

    花清湛和李思佩带着俩孩子去了锦绣布庄,罗宅经过几日的热闹,一下子回归了从前的平静,罗甜根和罗美根甚是不习惯,可生意不能不做,更何况近了年关,也做不了几日了。

    罗老田一大家子回了落霞镇,其实不是什么大事,但跟福清包子铺打交道的客人,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然后传开去,落霞镇下面的几个村子知道的人还真不少。

    跟罗老田家里人有亲的,说实话真有些坐不住想亲眼去见见,毕竟近两年没有见到人了,哪里能不惦记,可又怕急匆匆的去扰了人家,想着是回来过年的,总是会来娘家看看的,耐着性子就等着了。

    还真没等多久。

    “哎哟,阿贵叔,阿园婶,你们家的金凤凰回来了。”下刘村的村民,在见到马车进村,就特别关注,等看到罗佳地和刘香香带着闺女和儿子下了马车,罗长根和刘兰帮着搬了东西下来,见到人的,就兴冲冲的去刘兰娘家报信了。

    这两年,刘贵荣家把当初给孙子看病借的银钱都还上了,还起了新屋子,闺女刘菊出嫁也陪嫁了让人眼红的嫁妆,有一对个头不小的银镯子,嫁的还好,相公不仅是个童生,家底也丰厚,良田有几十亩,镇上还有一个小铺子,单单租金就够一家子一年的嚼用,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可这些都是怎么来的,归根结底是人大闺女刘兰嫁得好的,亲家给力,不仅镇上有铺子、宅子,还举家搬去了京城,京城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皇上住的地方,能在京城置办宅子和铺子的,那是祖上冒青烟的光荣事。

    嘴里酸的人不少,当然也有纯羡慕的,刘兰这金凤凰的称呼一开始是说酸话的人取的,可人听了都觉得对啊,现在下刘村的人都叫刘兰金凤凰,叫刘香香金锦鲤。

    刘香香的娘家,人口相对简单,本来是在下刘村出了名的穷苦,现在人也都起新房子了,隔几日走过刘阿栓家门口,总能闻到肉香味儿,这里正家吃肉都没有这么频繁的。

    刘贵荣和钱阿园以往听到金凤凰三个字,总不会承认应声,凤凰是什么,那可是真正的贵人才能被这样称呼的,加之现在刘兰跟着罗家人在京城,天子脚下,更是不能乱说话的,可现在夫妻俩人只听到来了的好消息,笑吟吟的带着全家人出去喜迎。

    罗长根驾的马车,等停稳当后,刘兰就下来了,一身的锦衣华服,头上戴了金钗,手上戴着金镯子,近两年没见,瞧着气色更好,更显年轻了。

    “兰儿,长根,你们回来了,快进屋,快进屋,这天这么冷,去炕上暖暖。”钱阿园拉过自家闺女的手就往屋里领。

    罗长根从马车上搬东西,刘贵荣直接让俩儿子去搬,自己也把罗长根领进屋里。

    “兰儿啊,在京城怎么样?是不是比这儿冷多了,日子该是过得如意的,娘一看就知道。”钱阿园仔细看着刘兰的面色,比以往福气了些,如果不是知道是自己生的,钱阿园定然会以为是哪家的贵夫人。

    “大妹这穿着打扮,还有脸上的精神气,我刚刚都没认出来呢,县里的大户人家夫人也就这样穿戴了吧。”刘兰的打扫傅柳蔓笑呵呵道。

    “章儿,快叫大姑,这就是你一直想着念着的大姑啊,当年你受伤,可都是因为大姑,然后去了县城才看好的,你这命可是全靠你大姑才就回来的。”傅柳蔓让刘章给刘兰磕头。

    “章儿长高了不少,可开始念书了?”刘兰一把扶起要跪下的刘章,把人拉坐到炕上,笑着问道。

    “嗯,去年上的学,已经会背《三字经》了,还能写几个字了。”刘章乖巧回道。

    “都是托了大妹的福,家里几个孩子都能识字,以后也不用跟我们一样当睁眼瞎。”刘兰的二嫂蒋湖心笑着接话道。

    刘兰笑着夸赞了几句几个孩子,都是孩子喜欢念才能学得进去不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