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79843-62849509/

第五十二章 花家的抉择
    剑尖消失了。

    是背后握着剑的那个人抽回了手中的剑。

    花二老爷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扑倒在了地上。

    在倒下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转动,扫过了屋里的家具,扫过了花三老爷那难以置信的恐惧眼神,最后落到了屋门口。

    在那里,站着一个手持一把滴着鲜血的长剑的人,正用一种阴冷的目光望着他。

    花老爷子!

    花老爷子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可是声音之中却饱含着一种愤怒和怨恨,听在耳中几乎让他的血液都为之凝固了:“你以为天下的人全都是傻子?你以为天下的名医全都是欺世盗名之辈?你真的觉得当年没有人能看出无错孩儿其实并不是什么身患恶疾,而是中了毒?”

    “你,你……”花二老爷张开口,口中却鲜血狂喷,说不出话来。

    花老爷子继续面无表情的说道:“其实当年我早就知道无错孩儿是被人暗中下了毒,而且无药可治。能够对他长期投放这种慢性毒药的人,一定是花家内部的人,而且一定是我身边最亲近的几个人之一,可惜,我没有丝毫线索能够查明究竟凶手是谁。”

    “我曾怀疑过老三,他一直反对我,处处跟我作对,怀疑过那些服侍过无错孩儿的下人们,他们或许会被人收买,甚至我还怀疑过对我最为忠心的老高,虽然我对他有恩,不过斗米恩升米仇,这世上以怨报德,恩将仇报的人也不是少数。”

    “唯独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从小到大,一直到了我们现在这种白发苍苍的年纪,你从来都是站在我背后最为支持我的那个人。你不但是我的兄弟,更是我的手足,是整个花家上下唯一我最为信赖的人,就算我疑心天下所有的人,也绝不会疑心你。”

    “当时是我让那些名医们不揭破这个秘密,就是为了不惊动那个暗中投毒的凶手。后来我之所以让阿土伯带着无错孩儿离开花家,一方面的确是有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无奈,更重要的是,如果无错孩儿继续留在花家,难保那个凶手不会再度对他下毒手。他剩下的时日本就已经不多了,我不愿意他再遭到什么不测,再经受什么折磨。”

    躺在地上的花二老爷全身一哆嗦,猛地咳出了一大口鲜血,想不到这些年来他自以为得计,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原来花老爷子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真相。

    花老爷子满怀怨愤的盯着他,接着说道:“送走了无错孩儿之后,我料定了对他投毒的凶手的目的,多半是为了花家的财产而来,所以他下一个下手的目标一定会是我。于是我加强了防备,又在外建了府邸,让你和老三搬出了花府,一方面还是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你们是我的兄弟,很难说凶手会不会对你们也下手。”

    “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洗清你们俩身上的嫌疑,我始终也难以相信凶手会是我自己的亲兄弟,我花家居然会发生这样祸起萧墙的事情。我不信你们会为了这花家的财产,居然对自己的亲侄孙下毒手,干出这人神共愤的事情来。”

    “然而凶手却十分的狡猾,从那次之后,整整过去了十年,他竟然一直都没有再次动手。十年之后,没有等到这个凶手,我却等到了阿土伯带着我的无错孩儿回来了。”

    “看着这个已经长成了小伙子的无忌孩儿,我真的是又惊又喜。喜的是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还有亲眼看到我的亲孙子的一天,而且他已经健健康康的长这么大了。惊的却是当年明明所有的名医全都已经对他判定了死刑,言明他身上所中之毒无药可解,命不久矣,如今却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再加

    上阿土伯之后的神秘失踪,岂能让我不起疑心?”

    “只不过这之后的十几年来,这个无错孩儿一直小心谨慎,没有半点行差踏错,也从未有过对我或者对花家的不良企图,加上原本我对于那可怜的无错孩儿就心怀愧疚,小小年纪却要承受原本不该他来承受的那些苦难,我心里倒是真的希望是我太过多疑了,眼前的这个人的确就是我那苦命的无错孩儿。”

    花老爷子的目光投向了呆坐在屋里的花三老爷身上:“一直到了这几年,从我决定花家全力支持郑和郑大人的远航计划以来,我终于发现,这原本一直风平浪静的花家,忽然又开始暗流汹涌,扑朔迷离了起来。”

    “首先就是你,老三,一如既往的坚决反对我的决定。关于这个我其实并不意外,多年以来我已经习惯了你永远站在我的对立面,无论对错全都坚决的反对。其实,在一个家里面,有反对的声音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它能够让你更加全面和理性的去看待每一个决定,做出更好的判断。”

    他望着花三老爷的眼中有了一种温暖的感觉:“更何况,这一次老三的反对也完全是出自于对花家将来的发展的考虑,并非是出于你个人的喜好,任性而为。”

    花三老爷垂下头,眼中有了一丝感激之色。

    花老爷子这时话锋一转,道:“可是很快,我发觉你反对无效之后,竟然铤而走险,与江湖上的其他势力相互勾连,而这股势力竟然是当年被各大门派合力围攻而销声匿迹的,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江南明家!”

    “若是花家内部的矛盾,无论如何也都可以大家商议着解决,可是像这样勾结外人,出卖花家利益的行为,就绝对不能容忍!”

    花三老爷低着头,羞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花老爷子沉声说道:“不仅如此,我还发现,为你和江南明家从中牵线搭桥的人,竟然会是那个我一直像亲孙子般疼爱的无错孩儿!”

    “原本对于他,这几年以来我就越发的觉得他身上的疑点越来越蹊跷了。首先便是他的剑法,他在剑术上的天赋极高,手中一把剑威力巨大,甚至年纪轻轻已经快要超越我了,最近几年更是被江湖上的人公推为天下七把剑之一,可谓名声赫赫。”

    “看起来似乎他给花家带来了荣光,可是仔细看来,他的剑法其实与我花家祖传的剑法没什么关系,甚至根本走的是大相径庭的路子,格格不入。说起来,他自幼在外漂泊了十年之久,在这十年之内他兴许是有什么奇遇,得到高人指点,习得了这上乘的剑法,倒也讲得通。”

    “可是偏偏他对于此事只字不提,平时用剑之时,更是有意强行使用花家的剑法,若非到了迫不得已的关键时刻,绝不轻易使出本来的剑法,倒像是刻意在隐藏着什么。加上这一次他在你和江南明家勾结一事上所起的作用,我几乎可以确定了,这个无错孩儿不但是个假的,而且极有可能是江南明家派来的!”

    花三老爷禁不住全身一颤,他一直自以为这些事情做得天衣无缝,滴水不漏,想不到大哥却从一开始就全都知道了。

    花老爷子接着说道:“这时候我甚至开始疑心,当年对我那无错孩儿投毒的凶手,有可能就是你!可是你毕竟是我的手足兄弟,而这个无错孩儿即便是个假冒的,毕竟在我身边十几年了,那一份祖孙之情一时之间如何能割舍的掉?对于如何处置你们,我急切间还没有想好,却不料你们会抢先下手了。”

    “你们竟然会派人杀了老高,再冒用了他的身份在我的饮食之中投毒,这一点倒是和当年对付我那无错孩

    儿的手法有些相似,这也让我更加确信当年的事情是你们所为。”

    “只不过,你们总算是良心未泯,又或者是觉得我还有些利用价值,不想那么早要我的命,下毒之时手下留情,没让我立时毒发身亡。更加上事有凑巧,神以程三思的女儿又恰好正在泉州城中,她及时为我压制住了毒性,恢复了神志。”

    “这真是天不绝我,天不绝花家。恢复神志之后我立刻就想明白了这一定是你们已经动手了,虽然还不清楚你们的目的为何,但是我决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老二,这个时候整个花家我也只能够相信他了。”

    “按照我的吩咐,老二制造了我密室失踪的事件,成功的把我藏在了东院书房书架后面的密室之中。从那时起,我开始有时间仔细的思考,在叶枫叶公子的帮助下,我终于搞明白了你们真正的目标其实并不是我,而是想利用我引出郑和郑大人。于是我便开始暗中筹划反击,筹划今晚的一切。”

    “不过我心中对于老三你还抱着一丝希望,毕竟他是花家的人,毕竟他的出发点还是为了花家好,毕竟他还是我的手足兄弟。所以,我交给了老二这一颗药丸,假意说是剧毒的穿肠毒药,让他来交给你。”

    “我的本意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我希望在你知道必死的情形下,能够听到你内心中真实的想法,能够再挽救你一把。”

    花三老爷的眼中似乎已有泪光:“大哥,我……”

    花老爷子转头看向躺在一旁的花二老爷,眼中射出仇恨的光芒:“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真正听到的居然是这样的真相,我亲眼看到的,是一颗阴险冷酷的心,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狼!”

    “他不但对我那年幼无辜的无错孩儿下了毒,甚至于,连那孩子的父亲,我的独子,当年之死竟然也是他一手在幕后策划的。那可是你的亲侄儿,那孩子一直无比的敬重你,你如何下得去手!难道就为了这花家的财产,就为了这执掌花家的地位,你就变成了一头灭绝人性的恶狼?”

    花二老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对于花老爷子这一番愤怒的话,他已经一个字也听不到了,他的瞳孔已经扩散,双目涣散,已经没气了。

    或许在他死的那一刻才想明白,原来花老爷子交给他的,其实并不是穿肠的毒药,那不过只是一个试验,想要试出老三的真心,却不料最后原形毕露的却是他!

    随着他身体体温的渐渐流逝,逐渐冰冷,他犯下的所有的罪恶,他所有的野心,全都随风而逝,不复存在了,剩下了只有留给生者的无尽的痛苦而已。

    花老爷子望着他的尸体,手中带血的那一道剑光一闪,没入了长袖之中。

    他长叹了一声,转身面对着呆呆坐在一边的花三老爷,缓缓的说道:“老二已经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现在我该如何处置你呢?”

    花三老爷一动不动的坐着,似乎在静静等待着对他的宣判。

    花老爷子闭上了眼:“你虽然做错了,却至少还抱有最后的底线,没有背叛花家。人一生之中有谁不曾行差踏错过?如今,就看你是否还愿意回头,是否还愿意留下来帮我?”

    他沉重的叹息道:“如今的花家,就只剩下你我兄弟二人了!”

    花三老爷强忍住泪水,忽的站起身来,走到了花老爷子面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叫了一声:“大哥!”

    花老爷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这是他这个三弟最后的抉择,也是整个花家最后的抉择。

    寻龙迷踪卷一华山惊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