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66998-32921266/

正文 第八百三十二章 追杀
    乌云盖雪在沙突人的营地之中化为一道黑色的闪电,直接冲向逃走的那几个沙突人,沿途不断有沙突人冲出来,想要把严礼强给拦下来,严礼强避过两波攻击,抽刀砍翻了四个冲过来的沙突人,直接追着那几个逃跑的沙突人冲出了营地。

    这个时候,东方的天空已经越来越亮,天上的星月已经慢慢消失,那黑色的天幕,正从天空之中一丝丝的褪去。

    沙突人营地之中的战斗已经逐渐变成了屠杀,刚刚把手上的机弩的一匣弩箭射完的毛太顺一抬眼,就发现严礼强已经不在身边,再看,严礼强骑着乌云盖雪已经冲出了营地,他心中一惊,连忙喊了一声不远处的赵兵,“赵兵,王兄弟冲出营地去了,似乎在追什么人……”

    “唰……”赵兵探马弯腰,把手上的长剑从一个沙突老头的脖子上抽出,那个沙突老头双眼怒睁,脖子上的鲜血直接喷到了赵兵的脸上,赵兵抹了一把脸,看了远处一眼,二话不说,一夹马腹,就追着严礼强的背影冲了出去,“咱们不能让王兄弟一个人去追人,太危险了……”

    刚刚的战斗有些混乱,左玉泉和贾郎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跟着赵天义冲到哪里去了,看到赵兵追着严礼强冲了过去,毛太顺迅速的给自己的机弩换上了一匣子早就准备好的弩箭,然后一咬牙,也跟着赵兵追了过去。

    ……

    前面那几个沙突人骑着的都是不错的犀龙马,不过他们的犀龙马跟乌云盖雪比起来,却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差距,在追出营地两三里之后,前面那几个沙突人就逐渐被严礼强追上了。

    开始的时候那几个沙突人只顾着逃命,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的身后还有人追了上来,不过随着双方的距离接近到五十米之内,听到身后传来的马蹄声,前面的那几个沙突人一回头,就发现单枪匹马追过来的严礼强。

    我是弓道修为三重天的武师……我是弓道修为三重天的武师……我是弓道修为三重天的武师……

    严礼强一边追着,一边在心中给自己不断的催眠着,因为要是不这么催眠,严礼强怕他会忍不住一抬手,就把前面还在逃命的那几个沙突人给全部射下来,这么短的距离,只要他开两次弓,一弓四箭,前面跑着的那八个沙突人,就能被他轻易干掉,在他真正的弓道修为面前,前面的那八个沙突人,和八只关在笼子里当靶子的兔子完全没有任何分别,都是反手就能覆灭的小角色。

    只不过从昨晚到现在,严礼强射出的箭已经太多了,差不多足足有六十支,两壶箭矢都射得只剩几支了,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普通三重天的弓道高手在一晚内能射出的箭矢的数量,一般的弓道高手要在短时间内用这么强的弓射上这么多箭,早就抬不起胳膊了,哪里还能再随意开弓。想到这次来古浪草原的目的,严礼强就只有压抑住自己本能的冲动,告诉自己不能用最简单痛快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必须要按照自己现在这个身份的实力来解决问题。

    发现严礼强一个人追了过来,前面的八个沙突人中,立刻就有一个背着弓箭,一脸胡子的沙突人转过身,眼睛一眯,拿起弓,一箭朝着严礼强射了过来。

    “当……”的一声,射过来的箭矢直奔严礼强的咽喉,但就在近身的刹那,就被严礼强用手上的长刀磕飞,没有伤到严礼强一根汗毛。

    那个射箭的沙突人愣了一下,隔了几秒钟,又抓起一根箭,一箭射来。

    这次射的是严礼强的心脏,依然被严礼强用兵器磕飞。

    第三箭继续射来,这一箭,射的却是乌云盖雪的头。

    严礼强手一伸,再次把那支箭矢磕飞……

    那个毛胡子的沙突人大怒,还想再射……

    “我操,真当老子不用弓箭就奈何不了你么……”严礼强骂了一声,看到双方的距离差不多已经接近到五十米之内,还不等那个大胡子的沙突人第四箭射过来,严礼强拔出腰间的匕首,狠狠的就甩了过去。

    匕首在空中光影一闪,划过一道一闪即逝的寒光,直接命中那个大胡子沙突弓箭手的心口,在喷出一口鲜血后,那个大胡子沙突人拿着弓,一头就从马上栽了下来,一命呜呼。

    剩下的七个人被吓了一跳,其中一个穿着华丽服装的沙突老头回头看了紧追不舍的严礼强一眼,叽里咕噜的叫了两声,那剩下七个人中的三个人,就直接调转了马头,挥舞着手上的弯刀,朝着严礼强冲了过来,剩下的四个沙突人,则继续向前方冲去。

    那是三个沙突人的护卫,修为虽然不错,但是比起身为“武师”的严礼强来,却还差了不止一点半点,更关键的是,骑在马上的四个人虽然冲了过来,但速度却有快有慢,身位有前有后。

    第一个人和严礼强交错而过,只是一交手,就被严礼强一刀斩在了脖子上,脑袋一下子飞起来,第二个人的弯刀紧随而至,整个人直接被严礼强用巧劲儿抓住手腕一带,惨叫一声从奔行的犀龙马上拖了下来掉在地上翻滚了几十圈,严礼强随后整个人从犀龙马的马背上跃起,避过第三个人砍来的一刀,一招神龙摆尾,直接踢在那个沙突人的脑袋上,把那个沙突人的脑袋都踢得变了形,口中喷着鲜血从犀龙马上掉了下去……

    第四个人落在了最后,但他的武器,却不是刀剑,而是一把上好弓弦的几弩,在冲到距离严礼强差不多只有十多米的时候,才“崩”的一声扣动扳机,对着严礼强射出了蓄势待发的一箭……

    就算再近,这一箭也没有射中严礼强,严礼强一篇头,那弩箭就擦着他的耳朵飞了过去,而几乎在同一时间,那个射出弩箭的沙突护卫的前胸,却已经被严礼强的投掷出的长刀贯穿,从犀龙马上掉了下来。

    在两匹马交错而过的时候,严礼强一探身,就把对方挂在马鞍上的弩箭给抓了过来,随后严礼强猛的从马鞍上弯身下腰,整个人几乎挂在了一只马镫上,然后一把把那个人掉在地上的机弩捡起。

    拿着机弩,双腿控马,然后迅速的把一支弩箭装到机弩的箭槽上,“崩”的一声,对着前面奔行之中的一个人射出。

    “啊……”剩下的那三个人中,一个穿着华服的年轻人背部中箭,一下子从马上掉下来。

    最后就只剩下两个沙突人了,那两个沙突人都穿着华服,两个人不约而同,几乎同时在严礼强面前表演了一个高潮的骑术——镫里藏身。

    严礼强再次用最快的速度在奔行的犀龙马的马背上又上好了一支弩箭,然后冷笑一声,“小样,我让你镫里藏身”……

    一箭再次射出,但射的却不是人,而是犀龙马。

    一匹奔行中的犀龙马腿一软,一下子摔倒,那藏身在马腹下面的那个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奔行中的犀龙马那沉重的马身重重的压在了地上,惨叫着,在骨折的声音之中,犹如肉盾一样,和犀龙马一起在草地上翻滚起来。

    最后一匹的犀龙马终于停了下来,转过了马头,骑在那匹犀龙马上的那个穿着华服,一副脑满肠肥模样的六十多岁的沙突人用一种又惊又怒的眼神看着追过来的严礼强,唏律律,他停下马,抽出腰间的弯刀指着严礼强,悲愤的大吼,“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们的部族赶尽杀绝!”

    “你是那个小部族的族长?”严礼强也停了下来,把上好第三支弩箭的机弩对着那个沙突老头。

    “不错,我就是撒骨默,你口中的那个小部族的族长……”那个沙突人咬牙切齿的盯着严礼强,“为什么,你们汉人为什么要怎么对我们?”

    “忘恩负义,狼子野心,大汉帝国当年庇护你们,让你们沙突七部活了下来,你们对大汉帝国的报答,就是出卖和背叛,就是无时无刻的想着怎么进入关内烧杀掳掠,不把你们灭了,天理何在?”

    “这世间,本来就弱肉强食,大汉帝国没有能力守护自己的疆土,就应该被我们占据,何来背叛?”撒骨默毫无愧色的大声说道,“大汉帝国当初庇护我们,那是大汉帝国自己傻,愿意庇护自己的敌人,我们沙突人对敌人,从来不讲什么信义,也从来不会有有什么承诺,敌人的愚蠢,正是我们的机会!”

    “哈哈,你放心,大汉帝国以后估计不会再这么傻了,好在当初大汉帝国犯下的错误,现在还有改正的机会,只要把你们沙突七部全部从古浪草原上抹去就好了!”严礼强笑了笑,然后就对着那个人扣动了机弩的扳机。

    弩箭射出,意外的,却没有射中撒骨默,弩箭被撒骨默的弯刀磕飞,紧接着,撒骨默身形一闪,拿着弯刀,脸色狰狞的就从马背上跃起,像一只飞起来的秃鹫一样,直接向严礼强扑了过来,用弯刀对着严礼强当头斩下,“去死……”

    没想倒,这个小部族的族长居然还是一个高手,看他的样子,也是武师修为……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