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52776-44729156/

正文 第三千四百六十九章 人心纷乱
    “河东卫氏来了,已经到了赫拉特了。”崔氏派过来的主事人崔颢对着杨氏派过的主事人杨亮一拱手。

    说实话崔颢在看到来的人是杨亮的时候还是相当惊奇的,和杨修走文臣路线不同,面前的杨亮虽说有一部分家族的原因,但现在已经是阳成亭侯了,能力在一众世家子之中也是靠前的。

    在目前这个杨赐一脉扑街,杨亮基本注定为下一代杨家家主的前提下,杨家居然将杨亮派了过来,要说没有点想法,崔颢根本不信。

    “来了就来了呗。”杨亮颇为平静的说道,打阿尔达希尔主意的家族有有一个算一个,杨家绝对排在最前列。

    “人可是完好无损的来了,看来桌面上有人的算计怕是失败了。”袁霸给两人添了杯茶,笑着说道。

    陈郡袁氏也出来了,虽说这家族在之前十几代,往后十几代一直表现出崇尚清虚,克己奉公,不敛私财,没有什么大雄心,一副不参合各家斗争的拽样,每代也就占个高官到副国级的位置,保证自家在朝堂上需要发声时有个喇叭。

    不需要什么五世三公来彰显地位,只需要二十几代人,代代有人在朝堂干御史大夫、光禄大夫这种看起来相当于挂机的职位就行了。

    然而那是之前,陈曦开出系统bug之后,这些顶级家族除了留一些在朝堂当口舌的官职,其他的直接卖掉,然后人跑出来占地盘了。

    像陈郡袁氏这种顶级豪门,以前玩的都是孤高的灵魂不屑于羁绊之地,老夫就是隐士,只是蹲在朝堂上充充门面,也不需要像你们其他家族玩的那么过火,可分蛋糕的时候,肯定有我一块。

    可那是以前,这次就不行了,以前能一副清高的神色,那是因为汉室内部规则如此,改朝换代了我的位置也依旧是我的位置,那是真正给留着地儿的,谁也不能拿走。

    最多是少给分点,排排坐,分果果,这种事情对于下面的人来说很不可思议,但对于陈郡袁氏来说,他们家就是这么低调奢华,老子从西汉还没有世家的时候就开始挂机,你能奈我何?

    两汉乱战,我陈郡袁氏分出个汝南袁氏,就问你怕不怕,汉末三国,我陈郡袁氏依旧握着三公九卿的位置,魏晋南北朝,改朝换代,岂不闻王谢袁萧,扑街?不存在的,除非世家死绝,我陈郡袁氏绝对不会扑街,于是最后跟着世家一起倒台了……

    可以说这家族基本没啥起伏,前面的老大再换,他们家差不多就维持在前五的位置,故而能指着汝南袁氏喷暴发户的,陈郡袁氏这个嫡脉算是其中一支了。

    然而这是以前,自从陈曦提出分封这个概念之后,这家族立马接地气了,什么孤高的灵魂不屑于羁绊之地,说人话,哦,原来是孤魂野鬼不配有坟头,你不早说!

    拆穿了这一面目之后,陈郡袁氏果断落地表示我们最近不想当孤魂野鬼了,让我们入土为安,我家也想要个坟头,最好大一些,于是陈郡袁氏就出来了,而且效率极高的跑了出来。

    不过得多说一句,这家族的风评非常好,案底非常少,就算是李优也挑不出多少刺,袁术当年甚至都没去找陈郡袁氏的茬,这家族就算有些问题,也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就门风而言,在一众家族之中也是排在前列的。

    当然那是在国内,而且指的是剥削百姓这种行为,实际上当年清算的时候,不管陈曦,还是李优都对于所谓的世家之间的下狠手视而不见,反正你们打你们的,我就当我眼睛瞎了。

    然而出国之后,陈郡袁氏直接从小白花变成了大魔王,该下狠手的时候下狠手,清名还能当饭吃了?打,给我往死了打,咱们家又不是没有积累军功到将军的人物,上,削他,不要怕事。

    总之心态转变最快的其实就是陈郡袁氏,以前十几代积累下来的清名,这个时候挥霍起来那是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不得不说,能干到三公九卿,还能持续干下去的家伙,基本都是明白人。

    故而陈郡袁氏的目标很清楚,我对阿尔达希尔那片地方也很有兴趣,虽说我现在没本钱,但是你卫氏想要一锅端,绝对不行,要么你亮底牌,让我们看看你家有什么本事,要么就动手走一遭!

    杨亮瞟了一眼袁霸,实际上和陈郡袁氏的勾搭,杨家的心理也是有些复杂的,陈郡袁氏虽说和汝南袁氏闹得很僵,毕竟不是谁家都有陈家嫡脉那种胸怀,当然也有可能是陈家早就习惯了,可陈郡袁氏要是有一天扛不住了,服个软的话,汝南袁氏能不拉一把吗?

    绝对会拉,哪怕是为了以后嘲笑陈郡袁氏,汝南袁氏都会拉一把。

    更何况汝南袁氏还没卑劣到那种程度,实际上真到这俩任何一个倒台的时候,另一个在有余力的情况下都会帮一把,如果没有余力,至少会给对方保住一缕血脉。

    终归这俩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兄弟,真正生分也就才五十年多年而已,虽说各大家族都笑陈郡袁氏被自家分出来的家伙给压住了,但这种嘲笑之下难道真没有点算计?

    没有一个家族希望陈郡袁氏从现在已经愈发庞大的汝南袁氏那边借力,别看各大家族坐在一起能谈下去,可真要说的话,彼此都是竞争对手,陈郡袁氏强了,那么必然会侵占一些原本属于别人的利益。

    “卫氏的情况还真不好说。”杨亮压下内心关于袁氏的思考平淡的说道,“到了赫拉特之后,卫氏还能继续跟着袁氏的车架不成?”

    “有何不可?”袁霸举杯看了看,带着些许的平淡说道,“这个时候谁还在乎这个,颜面是在国内讲的,在这里,里子比颜面重要。”

    “卫氏倒是可以不介意面子,但卫氏得在乎其他人的感官啊。”崔颢摇了摇头说道,“毕竟他不是恶了几家,而是恶了很多家族,吃相太难看的话,就得做好别人动手的准备。”

    “可什么时候这个所谓的很多,能拧成一根绳子了?”杨亮带着嘲笑看着崔颢说道,各大家族要是一条心,还能有这种事情?可问题是这么多年除了陈子川,各家就没见过第二个。

    “那你还出手不?”袁霸没看杨亮,直接看向崔颢,杨家不用问。

    “当然出手了。”崔颢无所谓的说道,“虽说未必有效果,但立场得挑明了,我不认为用这种手段阻击卫氏是正确的,但卫氏想要端走这地盘,得问问我等的意愿。”

    崔颢在这件事并没有掩饰的意思,其实中亚的世家都很明确,阿尔达希尔那地方肯定得收回来,至于谁收,那各凭本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到了那个时候谁家能拿,那就是谁家的。

    “杨氏接下来投入多少?”袁霸扭头看向杨亮询问道。

    “接下来的我家就不参与了。”杨亮摇了摇头说道,“有时间的话,你们看看曹氏的花名册,看看有哪些家族给这边下了拜帖,说不定能看出来一些东西,卫氏未必是一家啊。”

    “就算有陈留卫氏又能如何?”袁霸撇了撇嘴说道,卫兹他也已经见过了,对方在这件事上非常明确,很明显卫兹对这件事一无所知。

    “陈留卫氏?”杨亮瞟了一眼袁霸,“并不是的,所以接下来我们还是等卫氏来坎大哈和我们谈吧,有些时候武力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还会将问题复杂化,谈判的方式可能更适合我们。”

    崔颢眯着眼睛看着杨亮,杨家是所有家族之中,不加任何掩饰,明确的整了一波贼匪去恶心卫氏的家族,甚至卫觊想明白了前后因果之后都不会和杨家就这事打嘴炮。

    因为杨家距离阿尔达希尔最近,也是从最一开始就盯上阿尔达希尔的家族,甚至在去年年初的时候,杨家还曾准备下手过。

    当然崔家当时也被杨氏说动了,只是最后碍于局势不了了之,可杨氏要说是熄灭了这个想法,那绝对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卫氏搞出这种摘桃子的计划,杨家不下手才是怪事。

    这相当于踩着杨氏的脸上位,杨家不动手的话,其他家族怎么看杨家不知道,崔家肯定少不了给各大家族送点内部消息,让其他家族乐呵乐呵,拱火这种事情,崔氏可是很擅长的。

    所以杨家直接挑明了,我没别的意思,也不玩阴的,就是不满,你死了我气消了,咱们以后公平竞争;你没死,杀过来了,说明你有资格,你继续执行你的计划,我执行我的计划,就这么简单粗暴。

    故而在崔颢的眼中,中亚这片迁出来的家族,谁家都可以第一个放弃,但杨家绝对不可能第一个放弃。

    袁霸也清楚这一点,故而看向杨亮颇为古怪。

    赫拉特,卫觊主动和袁氏分开,之前的路可以混过去,接下来只能靠自己,好在人马已经来了。

    神话版三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