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2074-4482121/

第4卷 天华学院 天华学院(下)
    看着博洛尼缓缓离去的背影,龙天突然想起一件事,急忙向老人离去的方向大喊道:

    “副院长大人,托我前来的是一位独臂老人”

    龙天的话音刚落,只觉眼前光华一闪,博洛尼苍老的身形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龙天也被他的动作速度吓了一大跳,到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和圣阶强者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如果刚才博洛尼要对付他的话,他恐怕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小娃娃,你刚才说托你前来的是一位独臂老人是吗?”

    看到博洛尼有点急切的眼神,龙天转了转眼珠,好像明白了什么。

    “是的,托我前来找塞维利院长的就是一位独臂老人,他让我将一件动西交给院长,对了,我的妻子就是那位独臂老人的孙女,她也可以证明”

    龙天说完拉过幽幽的小手,缓缓向前走了一步。

    博洛尼看着龙天身边一脸好奇的幽幽,脸上的激动更甚,好像看到了绝世珍宝一样。

    “你是?你真的是……念老的孙女?”

    “嗯!您认识我爷爷?”幽幽瞪着美丽纯净大大眼好奇的盯着他。

    “当然,我当然认识你爷爷!”

    博洛尼说到这里欲言又止的看了看旁边几人,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看到博洛尼的样子,龙天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隐情,而且这隐情可能跟幽幽有很大的关系。

    “副院长大人,既然你知道了我们的目的,那您能不能帮助我们呢?”

    “当然,既然你是公……念老的孙女婿,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你们跟我来吧”

    博洛尼说完又深深看了幽幽一眼,转手朝着藏经阁方向走去。

    龙天几人跟着博洛尼的身形不多时便来到天华学院藏经阁的大门口。

    ‘藏经阁’是一座高达七层类似法塔班的塔形建筑,在藏经阁内珍藏着许多的魔法斗气以及各类的珍贵书籍,但是等级都不是很高。

    但凡是来到这里借阅的学员,都有相当严格的要求,只有实力越强大才能进入更高层。

    龙天几人跟随博洛尼的脚步缓步踏入藏书阁的大门内。

    顿时,一股浓浓的书卷气吸迎面扑来。

    对于里面的藏书,龙天并没有多大的兴趣。

    因为他认为自己有最好的。

    虽然他平时也经常研究体内的那个青色斗气团,但并不代表他对斗气有什么过高的期待,或者说,在他眼中,他根本看不起这个世界的斗气,他最信赖的还是他的真气。

    就在这时,藏书阁第一层内唯一的一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是一个正在扫地的老头,而他吸引老天目光的就是他的样子。

    老头脸上干巴巴的皮肤就如同干枯的树皮一样皱纹丛生,雪白的头发几乎都快掉光了,只留下几根孤零零的在那里飘了飘去,一身粗布衣裳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洗了,黑漆漆的油光滑亮,要不是能感觉到他那微弱的心跳和生命力,龙天几乎以为那是一具会动的干尸。

    让龙天没有想到的是,在他面前的博洛尼在看到扫地老头后便径直走了过去。

    “喂!老怪物,有几个小娃娃要找你”

    听到博洛尼的话,老头停下手中的动作,轻抬起他那苍老的脸庞,看向屋内几人。

    当他的目光看到迎面走来的龙天事,双眼中精光暴闪,脸上现出一丝惊讶之色。

    “哦!找我?呵呵……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找过我了”

    “老怪物,我想这次你一定猜不到是谁要找你。”

    “哦?是吗?不过你这话等于是废话,如果是我认识的,就会直接来这里找我了,还要用得着你带领吗?”

    “老怪物,十年没见,你的嘴还是那么刻薄,一点都没变。”

    听着面前两个老人的对话,龙剔按和身边几人不由面面相觑。

    住在同一所学院内竟然十年都没有见过面,这要是说出去都不会有人相信。

    “好了,老怪物,我也不跟不打哑迷了,这次来找你的人是受念老所托而来的……”

    听到博洛尼的话,塞维利也是精神一震,有点惊异的打量起龙天几人。

    这时,博洛尼的话声再起。

    “老怪物,再告诉你一个消息,这次是念老的孙女和孙女婿一起来找你的。”

    “什么?博洛尼你说什么?是公……她也来了?是哪一个,快告诉我”此时的塞维利显得异常激动,好像念佐论孙女这个身份对他非常重要似的。

    听到塞维利饱含激动的声音,博洛尼微微一笑,指了指龙天身边的幽幽。

    得到指示,塞维利缓缓挪动身形,慢慢走到幽幽的面前,用他那浑浊的双眼仔细的打量起她。

    “孩子,能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吗?”

    看到塞维利期待的模样,幽幽没有说话,而是向身边的龙天看去。

    看到龙天缓缓点了点头,幽幽才小心的将脸上的面巾摘下。

    看到幽幽的容貌,最先叫出声来的是一直在旁观看的朱利安。

    只见他此时瞪着大眼张着大嘴,一幅色魔般的模样盯着幽幽的俏脸,差点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龙,龙天,我不是再作梦吧?她真的是你的妻子而不是哪个女神降临?”

    听了朱利安的话,龙天得意的仰了仰脖子。

    “那当然,这难道还有假?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龙天的话音刚落,朱利安那杀猪班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天啊!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啊!一朵鲜花插在猪粪上啊……”

    “去死……”

    朱利安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愤怒的龙天一脚踹飞了出去。

    塞维利看到幽幽的面容后,苍老的身体都不由开始轻微的颤抖起来,口中不听的喃喃道:

    “像,太像了,跟画中的一模一样……”

    听到塞维利的话,龙天心中一动,不由得张口问道:

    “画中的是谁?”

    “是……嗯?你小子是谁?没事问那么清楚干嘛?东西拿来吧!”

    龙天没有想到塞维利的态度会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好像自己跟他有什么仇似的,暗中不由轻撇了撇嘴,但还是将念老交给他的书信拿了出来。

    老人接过龙天递过来的书信,当既拆开,旁若无人的观看起来。

    一边看还一边用他那深陷入眼眶内的浑浊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起龙天。

    一封信看完,塞维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但双眼却在不经意间瞟了瞟他身边的博洛尼。

    接到塞维利的目光,博洛尼也微不可觉的点了点头。

    看到面前两个老头奇怪的动作,龙天心急中疑惑不已,不明白这两个老头在打什么哑迷。

    就在龙天愣神的时候,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

    只见站在塞维利身边的博洛尼周身突然火光大放,使整个藏书阁内都充满一股灼热的气息。

    还没等龙天明白是整么回事,博洛尼的身体便快速的窜向他站立的位置。

    看到博洛尼单劈过来的手掌,龙天心中大骇,根本来不及去想他为什么要对付自己,便快速运转体内真气,纵身一跃,才堪堪躲过对方的闪烁着红色光芒的手掌。

    可这仅仅只是开始,一击不中,博洛尼单劈的手掌改为平托,横向朝着龙天的身体切去。

    博洛尼快速的变招方式让龙天的大脑根本反应不过来,只能本能的将身体后仰,做了一个铁板桥的动作,躲避着老人的攻击。

    房内的另几人也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特别是幽幽,看到自己的爱人身处危境,那可爱的小脸顿时吓得煞白,一双美丽的大眼倾刻间蓄满了泪水,好像随时都要滴落下来似的。

    反观卡利娜,在看到龙天的处境,想也没想便将双手结成一个奇异的结印,眉宇间突然显现出一朵乳白色的火焰在不停闪动,卡是,还没等她默念咒语,突然发觉,自己的身体不但完全动不了了,而且精神力也被完全封锁在脑域让她顿时间失去反抗的能力。

    卡利娜一侧头,看到旁变塞维利那变成土黄色的双眼,顿时明白自己为什么动不了了。

    看着面前变成混乱一片的场面,让一直站在旁边的朱利安深皱起眉头,一双大眼闪烁着犹豫不决的光芒。

    此时的龙天已经完全失去反击的能力,只能艰难被动的躲避着博洛尼的攻击,这不由让他心中憋了一肚子的火。

    好像是觉得这么久都没能击中龙天让自己很没面子,博洛娜的动作不由又加快了几分。

    这下龙天就更加的难以承受了。

    终于,在博洛尼的一次斜斩之下,龙天没能完全避开招式而被击中肩部倒飞出去,更糟糕的是,还没等他站起身来博洛尼那闪耀着火红光芒的手掌再次袭来。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龙天,你带着你的器子们快走,我替你挡他一阵”

    看到龙天身陷险境,朱利安终于忍不住出手了,虽然他和龙天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不知为何,他就是愿意相信他帮助他,这可能就是投缘吧!

    只见朱利安双手一展,手中多出一把宽脊厚剑。没有任何犹豫,便纵身一跃,高高举起大剑,猛然朝博洛尼的身体劈去。

    对于朱利安的举动,龙天心中也十分感动。

    不管他有没有目的,但能在这种时刻挺身相助,这份情谊让龙天还是很受用的。

    可是,情况并没有因此而都多大的改变。

    好像是早就知道朱利安会出手,博洛尼只是身体一侧,然后左脚顺势踢出。

    顿时,朱利安那魁梧的身体就像是一个皮球一样被踢飞出去。

    看到这种情况,龙天也彻底的火了。

    到现在他也顾不得再隐藏什么了。

    心意一动,诛天神剑出现在他的手中,没有任何犹豫,龙天将手中断剑一横,使用出得自无名领域的麟龙九变第二式:神魔俱焚。

    顿时,一股绝强的气息从剑身透体而发,无形的剑气带着毁灭的气息横扫向再次袭来的博洛尼。

    看到龙天的动作,特别是感受到那把黝黑断剑上传出的一丝隐晦深奥的能量波动,强如博洛尼也不敢轻试其锋,身形一闪,躲过了龙天横向的剑势。

    人躲过了不代表物品也能躲过。

    只听现场传出几声巨大的轰鸣,藏书阁内那几个巨大的书架便齐齐被一刀两段,轰然倒在地上。

    各种书籍洒落一地,破孙损的书页如同天女散花般四处飞扬。

    就在这时,塞维利那如丧考妣的声音传了过来。

    “啊!你们两个该死的不要打了,我的书啊!”

    塞维利嚎叫着扑向那倒下的书架,看着那一本本破损的书籍,心疼的差点面结合掉下眼泪来。

    “你们两个该死的,你说你们打就打好了,干嘛弄坏我的书?这下好了,坏了这么多,你们赔我……”

    听到塞维利如同孩童般的话,龙天几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会出现这种场面。

    这时,博洛尼那奸诈的声音传来。

    “嘿嘿,小子你这下死定了,你弄坏了这老怪物的书,他非跟你拼命不可,嘿嘿……”

    听了博洛尼幸灾乐祸的话,龙天狠狠瞪了他一眼。

    “还不都是你?要不是你无缘无故攻击我,我又怎么会……”

    “攻击你?小子,你别太抬举你自己了,要不是老怪物让我试试你的实力,我才懒的跟你动手动脚呢!”

    “试探?”

    “怎么?不相信?你真的以为就凭你的实力能在我全力出手的情况下支撑这么久?”

    听到博洛尼的话,龙天顿时想起一开始见到他时,他那令人胆颤的诡异速度,当下对他的话就相信了。

    “那你为什么要试探我?”

    “我们是要看看你有没有能力保护你身边的人,结果还不错,你没有让我失望”

    龙天了然的点了点头,但当他看到地上“伤心欲绝”的塞维利时,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

    “那他怎么办?”

    “你自己做的事当然要你自己去承担,这件事我帮不了你!”

    听到博洛尼的话,龙天郁闷的低下头,但身体却慢慢朝塞维利走去。

    “院长大人,这……这,我不是故意的……”

    听到龙天结结巴巴的话,塞维利转过头,一脸愤怒的看向他。

    “这这什么?这就是你干的好事,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解释了,你必须要为你所做的事付出应有的代价”

    “代价?”

    一听到这两个字,龙天眼前不由一亮。

    “那您说这些书值多少钱吧,我赔给你……”

    “什么?你竟然将我的书和金钱划上等号?你这简直就是在侮辱我的人格”

    看着塞维利一脸愤怒的样子,龙天无奈的说道:

    “那您想怎么样?”

    听到龙天的话,塞维利双眼闪烁出一丝奸诈的光芒。

    “我要你,卖……身……”

    “什么?卖身?”

    “卖身?”

    “卖身?”

    一听到这两个字,房内的另几人都惊讶的叫出声来。

    半个时辰后,一脸郁闷的龙天拉着二女和垂头丧气的朱利安走出了藏书阁。

    看他们现在的样子,就像集体经历了一场大战一样。

    其实,说是大战也差不多。

    在塞维利提出要龙天卖身后,龙天、卡利娜、幽幽和朱利安就和那两个老头展开了一场坚难的谈判。

    什么撒娇,威胁,利诱等能使用的手段都使用了,但最后,龙天还是被逼着在卖身契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其实,卖身契上要求的很简单,就是要龙天在天华学院需要帮助的时候能无条件的给予帮助。

    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他们走后不久,藏书阁内便传出两道猥锁至极奸计得逞般的笑声。

    “朱利安兄弟,刚才谢谢你啊!”

    听到龙天的话,朱利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龙天,你还是别谢我了,你再谢我我就真的无地自容了,连一招都没出就被人踹飞,真是太丢人了,丢人都丢到小姨子家了……”

    “你别这样妄自菲薄,毕竟,人家是一名闻名大陆的剑圣,你能在剑圣的一击之下都没受到太大的伤,已经足以让人侧目了”

    “龙天,你就别再安慰我了,我自己有多少斤两我清楚的很,和你比起来,我是差的太远了,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灰心放弃的,我会加倍努力,争取缩短你我之间的差距……”

    “好,有志气,这才是我龙天的好兄弟,哈哈……”

    在朱利安的带领下,龙天几人走向学院内学员居住的区域。

    塞维利该龙天和卡利娜幽幽二女安排的是一侗类似别墅的两层小楼。

    对于这样的安排,龙天感觉还是颇具人性化的,至少他不用和二女分开。

    来到他们居住的小楼外,朱利安便借口告辞了,他的利由是回去疗养他那受伤的脆弱心灵。

    龙天和二女直接进入属于他们的小楼,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都将在这里生活。

    一进入小楼内,龙天身边的二女就如同两只欢快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的跑来跑去。

    各自表达对这栋小楼看法的同时,也在用心的布置以后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独特地方。

    看着二女忙忙碌碌的样子,龙天顿时感觉这才是自己要追寻的幸福生活。

    不自觉得,龙天笑了,笑得很开心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