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6420-40744615/

第六十六章 只有挂壁才是无敌的
    之后织女给他一块边角料做的小毛巾,据说可以甩出去困人,效果如何就难说了。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林相希倒是给他个好东西,叫“定魂丹”,可以在身体受到致命打击的情况下,强行不让灵魂离体,还可以继续控制残破的身体。

    厉害了,强制丧尸化啊!

    神农爷想了想,掏出一个小瓷瓶。

    “这是一颗‘生机丹’只要魂魄未离体,所有伤害都能完全修复,堪称‘活死人肉白骨’,正好配合‘定魂丹’有奇效,你且拿着。”

    张贵顿时感激涕零,这就是直接续命啊,这下只要不被打成渣,估计想死都死不了啊。

    “嘀,‘天庭技术部系统研发局最新次世代荣誉出品——千千小世界超级无敌穿越核心功能辅助系统v0967051291-beta版’描宿主信息扫描完成,系统已正式启动,请宿主下达指令。”

    哦豁,你丫的终于load完了。

    张贵默念了一下系统,没吉尔用。

    再默念了一下“启动系统”,“系统指令”,“调出系统”……

    “那个,人皇爷,这破吉尔系统没得个反应啊,有没有使用说明?”

    “没有啊,技术部没给我使用说明啊。”

    温西西也是一脸懵逼。

    张贵:“……”

    温西西掏出手机拨了个视频通话。

    过了一会,一个一脸邋邋遢遢戴个眼镜科学家模样的家伙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老钱啊,你这刚弄的那啥测试版系统是咋整滴啊?有使用说明不?”

    “啥使用说明啊?没必要整那玩意儿呀,啥情况我看看?”

    老钱摸不着头脑,叫温西西把摄像头转向使用者。

    “哦,您也没说使用者修为这么弱啊,连神念都没得,这样,等一下。”

    老钱看了一眼张贵,马上就明白出了啥状况,折腾了一会,然后再让温西西把摄像头对准张贵。

    一道光束从摄像头射出,打在张贵脑袋上。

    张贵一瞬间感觉好像有啥东西跟他打通了联系。

    那个系统怎么操作,瞬间就了然于心。

    “成了,阔以了。”

    张贵比划了个“ok”的手势。

    “行吧,人皇爷,回聊啊。”

    老钱显然是个技术宅,解决问题就挂了视频,连圣人爷都不想套近乎。

    张贵新鲜地玩着系统。

    “姓名:张贵

    种族:人类

    修为:练气四层”

    简单到极致的人物卡,凭啥扫描那么久?

    张贵懒得吐槽了,看看穿越选项,提示没有到达世界海,暂时不能用。

    破系统没啥功能,几下翻完了,张贵顿时没了期待。

    得了,还没跟大家道别完呢。

    然后申公豹也给了张贵个好东西,本来张贵也不知道这个像小型对讲机的玩意儿有啥用,但是系统的扫描功能给他一个惊喜。

    “嘀,发现留声法宝,存有‘申公豹的挽留’,释放可对目标产生不可预期效果,上天有好生之德,请谨慎使用。”

    哦豁,这个就牛批了。

    个子小的女娃被挤到了最后。

    张贵蹲下身子,摸摸女娃的小脑袋,让她要听神农爷话。

    女娃童鞋点点头,然后给张贵一个大大的拥抱。

    “大哥哥你快点回来哦,女娃会想你的。”

    说完女娃给张贵脸上么么哒了一个。

    神农爷脸色漆黑的把张贵拉开了。

    “小九儿在这玩会儿,父皇先把张贵送去世界海,一会回来陪你玩‘跳一跳’好不好?”

    “好呀好呀,父皇快回来哦!”

    和颜悦色地和女娃说完话,神农爷转头脸色瞬间黑如墨染,提溜起张贵就走。

    张贵这会儿却没啥反应,他被女娃么么哒一下之后,系统的提示惊呆了。

    “嘀,恭喜宿主获得‘女娃的祝福’。”

    “嘀,‘女娃的祝福’:所有天道对拥有此祝福的生物初始亲和度自动增加200。”

    要知道,在和神仙们聊天打屁的时候,张贵也打听过所谓“主角”、“天命之子”是什么存在。

    一般普通人受天道青睐大概是10为基数,对天道作出有益的事情,会增加天道对某人的青睐,这也就是功德的重要作用。

    而所谓的“天命之子”,是特指一些受到天道的关注,初始亲和度在普通人五至十倍的存在,换算起来就是初始亲和度50-100。

    那初始亲和度+200的是什么概念?“天命之子”在这种存在面前简直跟领养的一样啊!

    这特么,什么是挂壁?这才是挂壁啊!

    刘大魔导召唤禁咒都不算事儿,绝逼能比某xx门弃徒都牛批,召唤落雷指哪打哪都是基本操作。

    张贵满心震撼的看着系统面板里那个高亮闪光的神奇祝福,心里嘚瑟个不停。

    “咳,掌柜的,张贵!”

    神农爷在神游物外的张贵耳边大吼一声。

    “啊!啥?神农爷,有啥吩咐?”

    张贵猛地吓了一个哆嗦,赶紧甩开脑海里奇怪的想法,觍着脸看着神农爷。

    “……你等等。”

    神农爷看看张贵身上大包小包的,跟个难民似的,有点看不过眼,掏出来一块小石头,掌心中一转,就成了一个黑色的石头指环。

    “这个你戴上,嗯,弄点血吧,你现在这破修为只能滴血认主了。”

    神农爷递到一半,有点嫌弃地看了一眼张贵,然后搓了搓指环,重新递过去。

    张贵赶忙接过,然后想去咬个手指放点血,可是咬了半天没咬破皮。

    “你在这吮手指吗?”

    神农爷看着这个智障真的想一巴掌拍死算逑,特么的劳资到底造了什么孽?

    一把抽过张贵一只手,手上毫光一闪,一道大口子呼啦啦冒出血来。

    “哇哇哇!疼疼疼!”

    张贵吓得哇哇大叫。

    神农爷也不理他,把黑指环一抹,然后手在伤口上一扫,那道大口子就跟没出现过一样。

    把黑指环丢给张贵,张贵连忙接过。

    戴在手上一感觉,哦了,是个传说中的纳戒啊。

    就是有点小。

    张贵感受了一下这个纳戒里三尺见方的空间。

    “嫌小?嫌小也没用,你丫那么低的修为,给你个大的打都打不开。”

    感受到张贵的嫌弃,神农爷回以更嫌弃的眼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