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5846-43686317/

第206章 一天一苹果
    “你们回来了,出事了?还有一个人呢?”亚薇特皱眉从另一边的床上爬起来,顺手就从旁边摸到了自己的大剑抱在怀里。

    “也倒了,现在在一个朋友那里照顾着。”秋玹将匕首还给叶情,看了眼蹲在床上忍不住抖抖索索的陈皮,道:“那传染病是按照行刑官通过的试炼场个数来传染的,现在正好到第四个世界,所以……按理说你们四个现在都应该一起躺在地上才对,为什么你们两个会没事?”

    “这……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啊,我到现在还一头雾水呢!再说了,没事不是好事吗怎么感觉你那么盼望着我们出事似的……”

    陈皮率先从床上跳起来嚷嚷着,随后在对面男人核善的目光中又默默压低了声线。

    秋玹瞥他一眼,随后目光转向叶情。“你呢?”

    “我也不清楚,整个下午我跟他们除了出去吃过一次饭,其他时间就再也没从休息室出去过。”叶情仔细将那把匕首重新收回到枕头底下,神色如常地看着秋玹说道,看起来也并不像是在撒谎。

    “吃了什么?”

    这下子,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令人不快的经历,叶情一直以来表现得十分镇定的脸变得有些难看。“吃了……像咳,一样的鱼,其实也没吃多少,因为实在是……”

    秋玹完全懂她的感受,想了想又抬手从空间里摸了瓶营养液出来,告诉她以后在船上可以喝这个饱腹。一边陈皮转过头来似是目光垂涎地盯了那瓶营养液一瞬,随后不知道在想什么又重新将头低垂了下去。

    “对了,我还吃了一个苹果。”叶情突然想起来这么说道。

    “苹果?餐厅的水果都已经被人抢光了,你从哪里来的苹果?”

    亚薇特咂咂嘴接过了这话头,“那妹妹在被拉进试炼场之前自己带的,给我们也分了一个,还挺甜。不过也就带了三个,多的没有了。”

    也就是说,极有可能是这些水果带来的暂时免疫作用,使得叶情与陈皮这两个本该最先染病的新人现在依然安然无事。就是不知道这作用可以维持多久了。

    这样想着,她又随口问了几句,见再没有其他有用线索,抬手拍了拍亚薇特的肩。“打扰你们了,早点睡吧。早晨六点我们要去餐厅拿水果,你也跟着去吧,因为极有可能要与其他行刑官发生争抢与打斗。”

    “行,知道了。那就让他们两个自己待在休息室里吧,去了也没什么用。”亚薇特点头应下,随即朝侥幸逃过一劫的两个新人努了努嘴。叶情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拖后腿,只是那个陈皮面上一直不快,看起来像是心怀不甘。

    他们各自挑了一张床就想要合眼休息一会,秦九渊突然目光沉沉地看了一眼陈皮的床位,黑暗掩饰住他神色,竟一时看不真切起来。

    凌晨六点,餐厅正门外。

    秋玹一行三人还刻意提早了十分钟赶来与白禾溪约好的地点,才刚一进入甲板的范畴之内,就被餐厅门前密密麻麻围着的宛如丧尸围城一般的场面给震惊了。

    白禾溪一行人见怪不怪地走过来与他们会合,道:“你应该也都已经知道了吧。”

    “知道什么?”

    “新鲜水果是目前已知的唯一能够延缓疾病扩散,或者说阻止疾病上身的东西。只有保证一人一天一水果的摄入,才可以预防被感染传染病。”

    神tm一天一苹果。

    秋玹这才知道这句话原来还可以这么解释,那照这样来说的话,她至今没被染上疾病还要多亏了她有事没事就往餐厅里拿水果吃喝果汁?

    也是,行刑官们上了船之后每天生死一线,再加上都知道餐厅里面提供的都是些什么恶心食物,就更加没有人会想到每天去拿每日特供水果吃了。

    “所以别的暂且不论,我们今天起码得给你和青青先抢两个水果来。”白禾溪凑近了些压低声线说道,“你们两个是目前来说的高危分子,先让你们活下来再说。”

    “其实按这么说的话我也不需要,”秋玹同样小小声说,“粗算下来从我上船到现在少说也吃了将近一个月的水果,应该可以撑到这场感染病结束。”

    眼镜女人离得近听到了这话,顿时惊异道:“你怎么会每天跑来餐厅吃水果?那么讲究营养均衡的吗?”

    眼见着这一卷马上就要变成食物营养健康绿色生活的宣传栏目,秋玹及时悬崖勒马,道:“餐厅什么时候开门啊,那我们是不是要挤到最前面去抢占先机?”

    “六点半开门,不过挤到前面去事实上也没多大用。”眼镜女人轻轻叹了口气,“你看看现在围在这里的人,基本上船上有点战斗能力的行刑官都来了,也没办法,谁都想要活下去。这时候冲得最快的反而就是活靶子,你以为到时候他们会轻易将生存的机会让给你吗?”

    “说得也是。”

    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怎么样都得是等着。秋玹打了个哈欠从空间里摸出一瓶能量液姑且算作是早餐,她一个人走到外围挑了个相对空旷点的地坐下来闭目养神,算是补一补上船以来严重缺失的睡眠。

    “我回去以后想了很久,终于还是确定了你的条件确实是天方夜谭。”

    在一片黑暗中,她听见身后传来的熟悉男声,也没睁开眼,就这样闭着眼睛面朝着不知道哪个方向。秋玹开口:“所以呢?”

    “所以,还是忍不住过来问问你,到底是为什么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焦关城一个人避开人群走到她面前,盯了一会眼前人好像全然不设防的放松姿态,笑了几声后也同样屈腿坐了下来。

    “我跟梁老头和小妹妹不一样,同样是完全的利己主义者,我更加好奇一些。所以还是想来问问,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和我们谈合作?”

    “那你也应该知道,好奇会害死你。”

    “所以啊,我就是问问而已,又不要求你一定要回答我。”

    秋玹睁开了眼睛。

    ——“我可以跟你们合作交换线索一起找出‘混上船来的东西’,甚至到最后分数我也可以不要全都让给你们,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是什么?”

    “我要利维坦的心脏。”

    “你疯了?!”“你说什么!”

    那一日在老梁他们的休息室中,秋玹脖靠瑞依的弯刀提出了这样的合作。她深知以这群人的惜命与利益至上当然不会同意她的这种要求,于是说道:“只需要你们在能力范围内帮我的忙就行了,如果到时候情况威胁到你们的性命了,随时可以走,我们的合作却不作废。”

    在一行人的沉思考量下,最终还是答应了这看上去荒唐的要求。他们也没有理由拒绝,不是吗?

    这样的协议合作于他们而言是占便宜的,虽然不知道她有什么理由提出这样一个荒诞要求,但是到时候见时机不对以他们的能力来说难道还跑不掉吗?

    就算在这里杀了她,也同样会失去几个关键线索,对他们完成船长的任务并没有任何帮助。况且,等真到了利维坦降世那一天,若是想要临时反悔,到时候大局已定再死一个像秋玹这样的行刑官没有人会在意的。

    那天,几名各怀鬼胎各有打算的人达成了明面上的利益合作。秋玹走之前最后看了一眼休息室内层紧闭着的房门,然后迎面撞上了追出来告诉他所有人都是在船上出生的赫菲斯托斯。

    时间回到此刻。

    “既然你这么问了,那我就也只是好奇罢了。”秋玹瞥他一眼,淡淡道。“我就是单纯好奇利维坦有没有心,不行吗?”

    “行,太行了。”焦关城开始夸张地调动面部肌肉朝她比了个大拇指,“我自诩也就好奇这么一个短处弱点了,但是跟您这种因为好奇就要挖海上神明心脏的人比起来,还是自愧不如啊。”

    秋玹就当听见他的阴阳人口气。

    又这样坐了一会,直到白禾溪忍无可忍地出来找人,秋玹憋了口气从地上爬起来,毫不在意地喝完了最后一口能量液。

    “几点了?”

    “二十五了!就算是真的受伤了不能打,那至少也装装很努力的样子吧,你看看周围人再看看你,没有一点为自己的不上进惭愧吗?”白禾溪恨铁不成钢。秋玹看着他的样子还觉得挺好玩的,对比起之前那个同样漂亮精致得不像话,但虽然表面上嘻嘻哈哈实质依然难以接近的人来说,她觉得白禾溪现在这样更有了点……人味。

    换一种说法,烟火气。

    直到在柳青偷偷告诉她白禾溪的那个死在试炼场中的“挚爱”之后,她才真正意义上的,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点活在人间的烟火气。不再是空洞恍然的精致真人SD娃娃,而是一个真真正正挣扎在尘世里求生的活人。

    “不错。”她拍拍白禾溪的肩。

    “不错?不错什么,混子还觉得自己不错了?”

    他们一直走到人群的三分之二处,停留在一个相对不那么显眼但却几分靠前的位置。

    “等会门开了,我跟亚薇特和埃维负责在前面开路,组长你们几个人就在后方处理好暗箭。到时候谁拿到了水果都是一样的,我们的目标暂时是两枚,别贪,知道吗?”在临近六点半之前,白禾溪队伍里的另一名行刑官最后一次叮嘱他们。

    秋玹道:“我不需要,现在只用拿一个就够了。”

    “好,那就一个。做好准备——”

    在心中默念倒计时的时候,甲板上所有的行刑官们整装待发神情肃穆,只等着那大门开启的一瞬间。

    六点半!

    大门堪堪从内部开启一条缝隙,冲在最前方的行刑官们以身躯完全撞开门扉,下一秒后方的远程元素与暗器就直奔着最前面的几人而来。

    刹那间各式各样的元素与武器交织在一起,势头比那日在甲板上的混战还要猛烈。甚至五分钟过后,没有一人能够真正完全进入开启餐厅的大门,人们杀红了眼缠斗在一起,争取着几个能够生存下去的机会。

    而正在此时,餐厅的大门却从内部往外推开,一个人影走出站在了混乱之前。

    “2v2,对抗赛,每日,六点半,准时在,餐厅门口,开启。”

    本就在人群中浑水摸鱼的秋玹听到这熟悉声线浑身一僵,只见那从餐厅内部走出的水手穿着白袍,白袍之上是那熟悉滑稽的粉红围裙。

    是那个死鱼眼水手,之前说再也不会见的那个!

    “2v2,对抗赛,每日,六点半……”

    水手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混乱重复说着这句话,一直到最后几名缠斗在一起的行刑官也停下动作,才仿佛什么已经被设置好的程序般继续说了下去。

    “每两人,一组,每组,赢五次,即可获得,一种水果。可自行,组队,但每次,随机分组对抗,好运,好运……”

    不对劲。

    眼前的死鱼眼水手依然在结结巴巴地说着“好运”,死亡断句也如同秋玹所熟悉的那样,但是有什么地方却变了。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就好像人依旧是那个人,只不过只保留了一副人类躯壳,内里的东西却……已经不在了。

    ——“行吧,再会。”

    “最后一次见面了。”

    秋玹沉默着抿了抿唇。

    人群从最初的惊讶中反应过来,随即开始商量着组队的队友了。秋玹下意识地看向秦九渊,后者见她看来却是有些惊讶地怔了怔,然后走过来站在了她身边。

    “我事先提醒,”莫名感觉身边站着的男人现在看起来还挺高兴的,秋玹小小声比比给他打预防针。“我现在不能打,所以只能你一个人一打二。”

    “嗯,我知道。”

    “那我跟组长一组?我们一近一远程好配合。”白禾溪队伍里另一名行刑官这样说道,亚薇特也赞同点头,走过去与眼镜女人站在了一起。

    “那么,2v2,对抗赛,现在开始。”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