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5846-43678851/

第205章 生来就在船上的人
    他话音落下的三秒钟内,休息室的大门被敲响了。

    焦关城与老梁对视一眼,前者拍了拍衣摆上的褶皱起身开门,在看到门外那张熟悉面庞时笑了两声。“呦,我还当是谁呢,快进来坐啊,只有你一个人吗?”

    秋玹孤身一人站在门外打了个招呼,闻言也不多推辞就这样跟着焦关城一脚踏进了他人的休息室中。一进门她被空气中挥散不去的血腥气熏得皱了皱脸,抬眼看见赵以归敞着血肉模糊的胸腹坐在沙发上朝她笑得开心。

    “呦,这是真受伤了?”她好像是刚刚才知道那样惊讶道,一边抬脚挨着瑞依坐到了对面的那张沙发上,冷面的少女朝她翻了个白眼,起身自己重新搬了把椅子。

    “小伤,咳咳咳,不碍事。”说着赵以归又是一阵咳嗽,让拈着针线的黄生下手也不是不下手也不是。最终匆匆完成了最后的缝线,又将焦关城甩过来的纱布一层层绕在伤口上缠好。

    他们不说话,秋玹便也貌似饶有兴致地看着黄生替他缝合伤口,一直看到手稳的黄生都有些不自在。胖胖的手指异常灵活地在上面打了个结,好像若有所思又顾及着什么才强忍着不说出口地看着秋玹。

    “怎么现在有空过来?”赵以归眼里满是笑意,注视着她开口。秋玹假笑着将左腿叠于右腿之上,才开口道:“我听说,你们刚刚做了个分数任务,好像也是因为这个而受伤的?”

    “你误会了!”黄生手里收拾着医疗器械,闻言连忙解释道,“他们是不小心触发到任务了,但是当时我跟小赵两个人在医务室,就是为了你才……咳咳,总之,虽然共享到分数了,但是我们并没有参与到任务中去。”

    “哦,那既然这样的话,没你们的事了,带他回去休息吧。”秋玹朝黄生跟赵以归挥了挥手。

    “啊不是,可是……”

    “给他喂点恢复药剂,然后你们就回去休息吧。”一直沉默不语的老梁突然开口,闻声赵以归视线落在不远处的地上意味不明地挑了挑眉,最终却利落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阿芙,以后小心点别再受伤了。”

    他这样说着,与黄生一起抬脚走进了内层房间。

    老梁没有再往那边看一眼,鹰隼般的双目直直盯视在秋玹身上。“你想问什么?”

    “那我们干脆开门见山吧,”秋玹神情淡淡,“关于船上感染坏血病的事情,你们知道什么?”

    “大家现在既不在同一个队伍里,也没有了利益共享的前提,我又凭什么告诉你?”

    “就算你们个个都是老手,这病传染到你们头上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某种方面来说大家都没有什么区别。”

    “但是我们却都可以活到最后再死。”

    “不都还是死吗,有意义?”

    “阿芙,”再次开口的却是赫菲斯托斯,扎着小辫子的男人从另一侧的台阶上跳下来,径直落到她面前蹲下与之平视。“你忘了我之前说的话了?在绝对的利益面前,人人都可以是赵以归。”

    秋玹瞳孔紧缩了一阵,在骤然响起的危险感应中感受到了脖侧的透骨凉意。瑞依不知何时手握弯刀悄声来到了她身后,锋利刀刃弯曲着环住她整个脖子。赫菲斯托斯捧着脸笑了两声,身体前倾绕后从她背在身后的手中夺过了一枚按钮状的物体。

    “我就说你怎么可能会一个人来,”他指尖把玩着那枚黑色按键,话语间似是有些不屑讽刺。“你们的人藏在哪里?我估计着就在门外的转角吧,那你猜猜是我现在按下按钮等他们赶到快,还是瑞依的刀快呢?”

    “你们没理由杀我。”

    “怎么没有?”老梁冷声接过了话柄。“天资卓越之人若是不能结为队友,倒不如杀了彻底以绝后患。”

    焦关城揣着袖子没有说话。

    “行吧,那么在杀我之前,还有最后一件事。”秋玹垂睫看着刀刃上洗刷不去的血迹,沉声道:“你们知道‘混上船来的东西’是谁了吗?”

    “你说什么!”“你怎么会知道的?”

    “既然疾病不是你们传播的,那想必也是同样接到了船长的委托吧,不然不会费尽心思对一个刚上船来的行刑官动手。”秋玹说,“我也同样接受了船长的个人任务,并且找到了些目前已经绝迹的线索。如果你们要想完成这次任务,必须得需要我的线索。”

    闻言,焦关城与老梁对视了一眼。

    “要想让人开口说实话办法还是很多的,”老梁道,“况且你现在只身犯险落到我们手里,只要我们这些人一齐死咬着不松手,现在这船上还真没什么人可以奈何得了。”

    他们确实是有这资本,但是很可惜,很快就不是了。

    “我快要死了。”秋玹淡漠抬眼看着冲在最前面的老梁。“现在传染病开始蔓延,船上正在过第四试炼场的人总共就那么几个,马上就要轮到我了。到时候别说是问出线索,我想要清楚开口说话都难。”

    老梁握紧拳头眯了眯眼睛。

    “直接说你的条件和打算吧,”焦关城突然摇摇头意味不明地轻笑一声,“你敢一个人来我们休息室不就是早有自己的想法吗。”

    “我可以跟你们合作交换线索一起找出‘混上船来的东西’,甚至到最后分数我也可以不要全都让给你们,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

    “喂。”秋玹活动了一下被寒芒贴得有些发僵的侧颈,两脚刚一踏出房门,就听见身后有人在喊他。

    赫菲斯托斯一个人抱着手臂靠在门扉上,突然笑了笑。“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们这组的人除了赵以归他们外,全都接到了船长的个人任务吧?”

    秋玹皱了皱眉。

    “这个问题他们自己也在奇怪,但是今天看到你以后我突然就明白了。”

    “为什么?”她顿了顿,将手指暂时从空间中真正的按键上移开。

    “阿芙洛狄忒,意为‘由海水的泡沫中诞生’,航海的庇护神,爱与美之神。”赫菲斯托斯挑唇看着她,又开始莫名其妙地说起了神话中的典故,就如同秋玹刚到临甲板第一次见到他时的那样。“所以说,你是在船上‘出生’的,你注定生来就该在船上。”

    “而我们这些人亦是如此,你应该也发现了吧,不是所有的行刑官都是通过港口与那些疯人一起上船的。有些人,像你,像我,像他们,我们一来到这个试炼场就是在船上的。”

    “这样的人,恰好就是被船长选择颁布个人任务的人。”

    是啊,老梁他们那些人不知道,但是赫菲斯托斯却是再清楚不过了。只因秋玹来到这个试炼场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他,当时还只以为那是个著名行为艺术表演大师,所以是怎么也瞒不过去的。

    只不过,赫菲斯托斯为什么不跟老梁他们说,偏要偷偷跑出来跟她说这个呢?

    似乎是看出了她的疑惑,赫菲斯托斯兀自笑了两声,手指一捏将指尖那个从秋玹手里夺过的赝品按钮碎为齑粉。“既然你手里已经有真品了,那这个东西我就帮你处理掉了。对了,”

    在脚掌踏回休息室的最后一步,男人回过头来,高束的小辫子摇晃了两下。“你那个炮筒很不错,可惜是个半成品,哪天需要用了来绝境找我修,我给你象征性地打个折。”

    秋玹沉默着看他关上门,一瞬间在绝境小摊上披着黑袍的身影仿佛与之重合。

    她突然沉沉地叹了口气,抬脚往门边的转角走了过去。

    一支系着红穗的飞镖猛然擦着她门面而过,秋玹眨眨眼接着就被一股力拉离攻击范围之内,白禾溪见是她也有些惊讶地收回武器,一旁的眼镜女人道:“你怎么自己出来了?给你的按钮怎么也没碰?”

    “现在已经没必要了。”秋玹扶着秦九渊的手臂站稳了身形,道:“我跟他们谈妥了,传染病的事情不是他们弄出来的,现在还没找到解决办法,但是要想抑制病情的话多吃点水果就好了。所以我们现在想办法弄点维C给柳青他们先吃着撑一会,传染病的事情再想办法。”

    “那就好,只能再等解决办法出来了。”那女人与另一名行刑官齐齐松了一口气,只白禾溪若有所思地沉着脸。而后在众人抬脚往回走去的时候一把拉住了秋玹。

    他刻意落下了离人群几个身位的距离,转向秋玹道:“你们之前到底谈了什么,那些老油条绝不可能那么简单就放你走还告诉你解决办法的。”

    “也没什么,就是在另一件事上暂时达成了共识,所以维持着短暂的合作关系罢了。”

    听到这样说,白禾溪神情还是有些不太好看。“我提醒过你,不要和那些人走得太近,特别是那个……”

    “我突然发现,”秋玹蓦然开口打断了他,上下扫了一圈那张还是漂亮得惊世骇俗的脸,挑了挑眉。“你最近人设好像有点不太对。”

    白禾溪一副你真是吃饱了撑的的表情:“我人设不对?我有什么人设?”

    “就是偏执病态又阴阳怪气的美艳大姐姐那种?”秋玹顶着白禾溪快要杀人的视线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好像越来越往江北鹤的方向靠近了,你懂吧,就是那种话痨老妈子的感觉。”

    “你是现在就想人头分离?”白禾溪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也不知道是哪位如此令人不省心,现在倒反而倒打一耙了?”

    “我说真的,一个江北鹤一个渊……咳,已经够受了,麻烦你们不要一个个上赶着来当我妈妈。”

    “呸,真有够不要脸的。”

    “嘻嘻嘻。”

    “对了组长,餐厅的水果早就被人都拿完了,我们那里也没有库存,要不要先去医疗室拿点药片?”眼镜女人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临近一层的位置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对白禾溪说道。

    秋玹看她一眼开口道:“医疗室我们之前去过了,也同样什么都没有。”

    “那现在怎么办?”

    “船上总有冰窟或是仓库来存放这种食物和水果的吧,我们去找找就是了。实在不行等第二天的水果送上来我们早一点去餐厅候着,到时候抢占个先机。”另一名行刑官提议道。

    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互相商量着第二天早晨六点钟在餐厅门口碰头,几人暂时分道扬镳各自回了休息室。

    果然,秋玹与秦九渊一踏进门,那股熟悉诡异的味道瞬间蔓延鼻腔。客厅里除了最先倒下的新人女孩,还有……就只有两个人?

    她上前一步查看着面色惨白倒在地上的人,正好一男一女,都是四个新人中的。那还有陈皮跟叶情呢?他们怎么没事?

    由于距离他们出门到现在天色已经暗了下去,想必是小组中的人等得不耐烦了先行回房间睡觉去了。他们推开内层房门来到房间里面,才发现一共三个人躺在床上睡得正香。

    分别是本来就不属于新人范畴的亚薇特,叶情,与陈皮。

    “他们没事。”秋玹目光在沉睡着的二人身上转了一圈,确定了他们健康无恙的状况,轻声对秦九渊说道。后者同样偏了偏头,道:“要问问吗?”

    “人家好不容易睡着了,这样叫起来不太好吧,总感觉不像是人干的事。”秋玹这样说着,与秦九渊对视了一眼,一人手里提溜着一床被子把人给拎了起来。

    “什么什么怎么了谁死了出什么事了!”陈皮哇哇乱叫着跳出被窝,叶情后脚也被惊醒,右手下意识地从枕头底下掏出一把匕首就挥击而来。

    秋玹几乎是轻轻松松地制服了她的攻击,握住那把匕首道:“警惕心不错,但是握刀不是那么握的,你把食指往下移会感觉好很多。”

    叶情目光沉沉地看着她。

    异世漫游指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