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3027-38933379/

第零四二三章 不只是说客 更要想长远
    “其实,我倒有个想法,其实不用开矿,每年照样可以有不错的收入,而且还没有危险,一直做下去,甚至可以做到一百岁的一份工作”。

    姚镇长和十几位小矿长听着崔宁说出这样一番话,还是有些大大的意外。

    当下,崔宁把十几位矿长承包的地段地图一一展示了出来,也包括一些荒废了的煤矿,荒废之后也再也没有人管理,长满了荒草,不过这些地方也正是极好的种植之地,只不过不太适合种植一般的庄稼而已。

    “你们十几个老板,每家都有几百亩甚至上千亩的土地,而不仅仅是煤矿资源,如果有人出资,让你们把这些土地种上某些草药,而且前期就给土地的使用费,另外每年的土地收益还给予分成,包括未来的公司股份。

    未来几年,一亩地的收益可以轻松过万,几百亩地就是几百万,几千亩地就是几千万,而且还能培养我们的农业种植大师,包括孩子们也可以去药厂工作,只要你们仔细算算这笔账,就知道如何取舍了”。

    包矿长点点头,又摇摇头

    “领导,不是我们不相信你,而且这几年以种植草药、农作物为名义的骗子太多了,我们花了不少钱买种子,然后种出来之后说好的回收也不会承诺,实际上就是卖高价种子的,我们的土地加起来有上万亩,种子的费用、管理的费用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空口无凭,而且谁也不知道几年之后的收益究竟如何,这等于是你们的一个缓兵之计吧”。

    崔宁笑了

    “各位老板,我再说一句,我们的种子、管理、技术不仅不收钱,而且第一年开始,就给各位土地使用费,或者你真的想把土地按照一个合适的价格卖掉也可以,我们这里的大老板身价几百个亿,既不是卖种子的骗子,而且会和政府合作,前期就投资几个亿,后续还有几十个亿的投资。

    我这次来就是看看周围的环境,这里的土地和矿藏,特别适合某些草药的生长,只要诸位愿意合作,土地使用费、土地转让费、管理费,包括招工等,都会有政府出面,包括现在的矿工工人,愿意留下来做种植的农民的,都优先录用,而且只要是你们的矿工,留一个都有一个的奖励,像你包矿长这样的,有一两百名工人的,只要他们都愿意留下来学习,然后种草药,不仅工资不变,每年年底还有奖励,关键是没有了任何危险,工资也体面一些。

    当然了,作为推荐的老板,你的奖励是少不了的,至少有十万的合作基金,打到你的账户上。

    只不过一定要按照要求把地种好,然后把人管理好,然后按照要求把草药管理好,我相信十年之后,在座的诸位收入一定比现在高,活得比现在潇洒,而且也不再是一个所谓的小老板,每个人都是大老板”。

    十几位矿长还没说话,作为警察的葛清文沉不住气了,问道

    “崔领导,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们村子里也有几百亩地,可以参加你说的这种合作吗”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一定要大面积的种植和管理,否则肯定是不行的,另外就是一定要在矿山或者旧矿产的土地上种植,因为这几种草药的生长环境要求就是如此。

    另外就是几百亩地如果属于很多户人家的话,就怕沟通成本太高,毕竟在座的各位老板,每个人的手里都有几百亩地,而且按照合同,还有几十年的承包期,所以他们参与这种事情是最合适的”。

    葛清文也笑了

    “领导,你是不知道,我们村的人,大部分也都开旅馆,或者出去打工了,真正种地的人都是中老年人,不过很多都是种地的好手,只要年收入比种粮食高一点,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会同意的,毕竟现在粮食不太值钱,而我们村的地,也和几位老板的煤矿隔着不远,想必下面的土质也是类似的,要是合适,我可以动员我们村子的人,一起参与这件事情。

    另外就是,这次抓捕的年轻人,根据他们的犯罪行为以及上级的指示,大部分一两年也会出狱,要让他们出狱之后有工作,我也要提前谋划好,如果能让他们种地,还有收入,无论是对他们自己,还是对社会安定,都是有好处的”。

    姚镇长官场作风立刻显现了出来

    “小葛,你说的对,想的也比较全面,你村子的工作,我会和你一起去做,说起来你们村子的土地都快荒废了,如果能利用起来,变废为宝,还能解决就业问题,这是天大的好事啊。

    我觉得,年轻人就是不能好逸恶劳,不能眼高手低,好好种地,然后每个月还能拿到工资,镇上也会大力支持的”。

    崔宁这才继续转向十几位小老板,说道

    “我说的幕后大老板,他们的企业做的很大,而且会成立一笔专项的基金,也就是提前把钱放在我们这里的银行,不会跑掉,也不会不认账,而且每年的费用会提前支付一部分,这是以前任何的所谓骗子都做不到的,所以请大家都放心,利益是肯定有保障的。

    不过,诸位有什么担心的,也提前都想好了,到时候,政府、投资方可以坐在一起,把条条框框都谈好,我能向在座诸位保证的是,前期的大部分投资,是不需要你们承担的,而且只要有十年的投资和心理预期,收益一定会超越你们目前的开矿收益。”

    “土地使用权还有三十多年呢,十年我们都等得起,也玩得起,就看投资人是不是真有诚意,然后合作的条件了”包矿长说道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的煤矿开业是不是合法,是不是需要立即关停”

    “这个问题很简单,我能做主的是,煤矿关停,而且要做好回填善后的一些工作,然后土地使用权就从关停的那一天开始计算,回填或者善后的工作工人的工资都有我们支付,不需要各位支付工人的工资。

    不过我还要多说一条,小煤窑要关闭是大势所趋,如果在座的诸位,还想着继续以开矿为生,错过了这次机会,等到上级部门来强制关闭,这个时间也不会很远,就在最近了,等到那时候,不好意思,再来和投资方谈合作,可能条件就不是现在的条件了,现在的条件是我给争取的,而以后的条件,只能靠各位自己去谈了”。

    姚镇长赶紧出来打圆场

    “领导把该说的都说了,该为我们考虑的也考虑到了,镇上会积极配合关停小煤窑的指示,通知已经下发了,要是拒不配合,强制执行是必须的,至于关停之后的政策,补偿也不过是一次性的,而且想通过关停来和政府讨价还价,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诸位如何选择,还是要想清楚的,毕竟,领导在这里就几天的时间。

    土地使用费和草药的回收问题,正如领导所说的,会有专项的资金和基金,绝对不会空手套白狼,而且一旦签订了合同,关停你的煤窑,你的土地马上就可以开始计算转让费用,最关键是,在座的各位都很清楚,每年几十万上百万的工人赔偿、关系活动费用,都可是真金白银的省下了,以后睡觉也不用天天担惊受怕了”。

    包矿长十几个矿主看了看,包矿长说道

    “姚镇长,土地使用费,我们可以一次性先领取三年的吗主要是一旦关停煤窑,设备折旧、人员遣散等,很多事情要处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土地使用费,签合同至少十年一签,但是支付的周期,现在我不能完全保证一下子支付三年。

    但是只要决定关停,签订合同后第一年的费用会立即支付,包括你留下的工人,工资我们来支付,还有就是根据留任工人的多少给予的奖励,从几万到十万不等,不会让大家吃亏的。

    合作重要的是诚信,彼此的诚信,而不是一直索求无度,煤窑关停之后,很多工作可以同期进行,重要的是今年要把土地整理出来,要开始试种某些草药,明年几万亩地就要全面的开动,几个亿几十个亿的投资,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什么时候能见到投资方的老板”葛姓的矿主说道。

    “投资方的老板不是我们龙国人,但是生意遍布全世界,在我们龙国的生意饿做的很大,正好他这几年在这边,我可以安排一下,和大家见个面,不过首要的一个条件,就是大家都合作的诚意和态度,否则时间可耽误不起”。崔宁说道。

    “如果一方违约,我是说如果,会有补偿或者相应的措施吗”

    “对方如果违约,肯定有补偿,但是如果双方签订了合同,我们违约了,这损失估计会很大,所以各位也要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以及学习的准备”崔宁说道这里略一停顿,说道

    “不过由于天气原因造成的损失,不会有诸位承担的,各位请放心”。

    十几位小老板算计着各自的小九九,不过听说投资人是黎锦记的黎文达之后,毕竟有过一些见识的几位矿主首先松口,表示立即回去关停小煤窑,在此带动之下,加上姚镇长的软硬兼施,十几位矿主表示只要尽快和黎文达老爷子见面,土地使用费的价格合适,将立即进入合作期,绝对会积极配合政府部门关停小煤窑的决定,然后才散去。

    等矿主们散去之后,派出所的民警也完成了任务,既没有起冲突,然后事情也比较完美的解决,甚至葛清文的村子还要参与这个项目,可以说皆大欢喜。

    不过姚镇长擦擦汗水之后,对崔宁说道

    “领导,你说的种植草药,能有这么大的利润吗万一中途企业撤资怎么办啊,政府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善后啊”

    “你就放心吧,黎老爷子做事,绝对不会做短期投资的,以我的判断,只要这里的土地适合种植,未来十年都不会有问题的。你要知道,他拿出了二十年培养人才,一定会拿出更多的时间来种植,然后把这个事业做大的”。

    “那就好”姚镇长继续擦干额头上的汗,说道“刚开始,你说道土地种植草药的时候,我还怀疑是缓兵之计,就担心以后不好善后,如此甚好”。

    崔宁笑了笑,说道

    “要解决问题,可不是依靠骗人能做到的,不过黎老爷子的事情,也算是一段巧合,或者说是这片土地和他的缘分”。

    不过就在这时候,崔宁的电话响了,接起电话,崔宁不由得一愣。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