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2648-37468599/

第374章 挑食的大怪兽
    沈安安笑嗔着推开男人,“少来,我还怕长针眼呢!”

    迅速从床跳起来,跑到安全的位置。

    捂住眼睛,轻斥,“快去穿衣服!”

    宫泽宸眼睛里,身,无一处不在窜火。

    天知道他要多大的自制力,才将她放开。

    沈安安看到男人进了更衣间,这才长呼了一口气。

    不料危机刚解除,又听到某人在里面喊她。

    “小乖,帮我拿一下内裤。”

    “咳咳——我这里哪里有你的……”

    不对,好像是有一个。

    娇俏的脸气的抽抽,还是打开内衣柜将一次清洗好的四角裤拿出来,扭着头递了进去。

    不料,手腕被男人一扯,直接被拽进了更衣间。

    “宫泽宸!你到底……”

    再一看,男人已经穿戴整齐。

    “你,你这衣服哪儿来的?”好像不是昨天的那套?

    “我让冬儿提前带过来的。”

    沈安安瞪大了眼睛,才发现自己的衣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挂了几套男人的衣服。

    “喂,过分了啊,这是我的房间耶,你这也太……”

    “乖,这样方便!”

    “哪里方便了?你也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吧!”

    “我是外人?”宫泽宸理所当然的问道。

    “……”难道,不算是?

    沈安安一时被问的语塞。

    她还没想明白该怎么定义两个人到底算是什么关系。

    还是觉得不妥的言道,“可不管怎么样,你的衣服也不应该放在我这里啊!”

    “不然,要放到哪里?”

    “……”

    “作为你的贴身保镖,两天穿同一件衣服会不会更让人误会?你觉得呢?”

    貌似说的挺有道理?

    “那可是……”

    “我自备工作服,你赚到了!”

    沈安安好笑的呵出一口气,“那我还应该谢谢你喽?”

    宫泽宸正色言道,“沈小姐不用客气,是我要谢谢你!”

    “谢,谢我什么?”直觉这个男人说的一定不是字面的意思。

    宫泽宸一脸促狭道,“谢谢你帮我准备内裤,这个我的确疏忽了。”

    “咳咳——”沈安安差点儿被口水呛死,“你明明都穿好了,你是故意的!”

    宫泽宸往前一步,“我没穿,不信你看。”

    “啊!!宫!泽!宸!你这个流氓!”

    气的大叫的沈安安,捂着眼睛要往外跑。

    男人看到气的跳脚的小女人,笑意爽朗。

    一把将小女人捞了回来。

    一双深眸,饱含了让人难以招架的温柔。

    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侧呢喃。

    “怎么办,舍不得走了!”

    沈安安心头一颤。

    这个男人真是,撩瘾了?

    “快走快走!大无赖!”

    宫泽宸忽然沉了一口气,正色言道,“安安,我要离开几天!”

    沈安安一怔,仰头对他的眸。

    “你,要执行任务?”

    宫泽宸深意的牵动唇角,“算是吧,我要回京都几天。”

    沈安安呐呐的点头,“哦。”

    “怎么了?”

    “啊?没什么啊,那你去呗。”沈安安随口言道。

    宫泽宸歪头,探究的看她。

    沈安安目光闪烁,“干嘛这么看我?”

    宫泽宸低头,凑到女人的脸颊吸了口气,随即低笑出声。

    “我闻到了想念的味道。”

    沈安安好似被戳心事一般的小脸绯红,“谁会想你?我巴不得你赶快离开我的视线,省的每一次都找出各种方法耍无赖。”

    “我是说我开始想你了。”

    “……”沈安安一下被噎住。

    她刚刚算是不打自招了吗?

    的确,她听到他要离开几天,心一时间觉得闷闷的。

    宫泽宸温柔的拂过她的发,犹如看一件稀世珍宝似的看她。

    “你这样的表情,我真的舍不得了。”

    沈安安紧咬着下唇,脸别开,来掩盖自己完全泄漏心事的表情。

    宫泽宸轻笑,“乖,看着我。”

    沈安安转过头来,竟是一时不敢直视男人那双深不可测的眸。“我去京都处理一下邵亮的事,还有一些别的事,可能会耽搁的久一些,你这边的情况我本不该走的,可邵亮的事手续有些问题,对于他以后追认烈士的事都会有影响…

    …”

    邵亮是那日牺牲的战友。

    沈安安心一沉,“邵亮的事是正事,现在应该是他家人最难的时候。”

    “不放心你。”一下一下的抚着她的发,爱不释手。

    沈安安自信笑道,“我的厉害你还不知道?昨天我才在股东大会大杀四方的!”

    “这才是我担心的。”

    沈安安轻松的摆手,“那些人我还是可以应付的,再说,你一定都把人帮我安排好了吧?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怎么知道我都安排好了?”宫泽宸满足的笑问。

    沈安安娇俏抬眸,“反正我是知道。”

    有一种默契,不需要说出来。

    她的心里是有这样的认知,他离开前一定会帮她把事情安排的事无巨细。

    这种笃定,让她刚刚闷闷的心情舒缓了一些。

    “你身边有冬儿和余威,我只带着钟诚,向森他们都在宁水郡随时待命,有什么需要直接联系钟叔好。”

    “好!”

    “不管怎么样,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安全,懂吗?”

    “好!”

    “在保证人身安全的前提下,你想怎么样放手去做,一切有我。”

    沈安安忽然明眸一抬,“我哪里是请了一个保镖?完全是请了一个老妈子啊!”

    宫泽宸磨着牙,惩罚的在她的俏鼻一捏,“女人,欠收拾是不是?”

    沈安安挑衅的扬眉,“嘁,我看你也是纸老虎。”

    宫泽宸简直被这小女人气笑了。

    “我真是太纵着你了!”

    说着,大手在那纤腰匝紧,俯身下来。

    眼神里布满了危险的气息,惩罚性的在女人的唇啃了一下。

    沈安安瞬间老实了,举起双手。

    “好好,我说错了,四爷哪儿能是纸老虎?明明是吃人的大怪兽!”

    “我这只怪兽很挑食,只喜欢吃你!”

    不容反抗的衔住女人润泽的红唇,柔软甜腻。

    一通深吻,欲罢不能。

    良久,沈安安终是不敌男人霸道的攻势,节节败退。

    只剩下大口大口的喘气,才能缓解刚刚差点儿窒息的感觉。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才将这整个房间的粉红泡泡打散。

    宫泽宸眸色微微一敛,接起电话。

    “老大,专机已经准备好,随时出发!”

    “好!”

    挂了电话,在女人的额头印一吻。“等我回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