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请访问wap版:https://m.pgywx.com/wapbook-82645-38906841/

第三百七十一章 离开阿尔巴尼亚(第二更)
    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琼恩一直呆在阿尔巴尼亚,并未急于离开。

    一方面,他需要等待卡拉巴灵魂之树的枝条,在水瓶中安静的生长完好……不然万一在颠簸的旅途中、让枝条不慎枯萎,那他还得回来再取一根。

    另一方面,对于起源于非洲魔法系的阿尔巴尼亚土著魔法,他其实相当感兴趣。

    经历了特兰西瓦尼亚的那次事件,获得了“吸血鬼杀手”、“吸血鬼终结者”或者“吸血鬼屠夫”的称号之后——琼恩其实已经获得了鹰巢之山居民们的友谊,他在这里很受欢迎。

    而且,当地的居民们也没有什么“祖传魔法不可外传”的概念。

    所以过去一个月的时间,他一直在与这些阿尔巴尼亚的克鲁亚巫师们,进行大量魔法上的“交流”。

    语言方面倒是面临了一定的障碍。

    毕竟整个克鲁亚,除了长老菲尼斯和山德鲁之外,并没有第三个人会说英语。

    而山德鲁作为鹰巢之山的战士,他需要经常性出去巡逻、有着他自己的任务……他不可能时时刻刻出现在琼恩身边,给琼恩解惑、或者当翻译。

    而菲尼斯长老作为克鲁亚的实际首脑、头号领袖,更是不可能有那么多闲工夫。

    琼恩遇到了问题后,只得用手语来和当地的其他巫师进行简单的交流……

    好在他在当地还是挺受欢迎,尤其是几个年轻的女巫,很乐意用这种方式与他进行交流解惑。

    ……

    非洲魔法系与北欧魔法系最大的区别在于,传统的非洲魔法更习惯于依赖巫师自身情绪的波动来操控魔法,而北欧魔法则习惯于通过如尼文来控制魔法。

    对于北欧魔法系的巫师而言,他们需要使用魔杖来引导魔法,这样可以让符咒的效果更加准确和有效;尤其是变形术和魔咒,它们在不使用魔杖的情况通常难以施展。只有极少数巫师能够无杖施法。

    而非洲魔法系的巫师则不习惯于使用魔杖,因为当存在媒介物的情况下、会影响他们情绪的传播——所以他们更习惯于无杖施法以及无声施法,这些都非常普遍。

    不过作为代价,非洲魔法系的巫师们对于魔咒的掌控力与魔法的准确度普遍很差。

    琼恩在克鲁亚呆了一个月,经常看到一位成年巫师使用火焰咒、清水煮或者飞来咒这些简单的日常咒语时,出现一些很低级的失误。

    而如果是霍格沃茨的毕业生,哪怕是一个简单的“铁甲咒”都用不好的那种,也不至于如此……

    所以从16世纪到19世纪,大量的殖民巫师闯入非洲大陆时,当地的土著巫师们发现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尤其是面对一些擅长使用黑魔法的殖民巫师时。

    面对着人数比他们少上很多的殖民巫师,在战斗中的非洲巫师们死伤惨重,甚至一些带着枪支的麻瓜殖民者都很轻松杀害他们……最后他们没能保卫住他们的家园不受侵犯,只得选择向非洲大陆的更深处逃窜;到了十九世纪末期,几乎所有非洲巫师都逃亡到了中非乌干达周边地区、隐匿起来。

    直至盖勒特格林德沃被击败后,阿不思邓布利多提出让“各国巫师返回他们的祖国”,这才让濒临失传的非洲魔法,重新得以发扬光大……

    不过与魔咒方面相比,在变形魔法、尤其是阿尼马格斯魔法方面,非洲魔法有着他们的独特之处。

    琼恩在三年级时就已经在一本《尖端变形指南》的禁书区书籍上,了解了阿尼马格斯变形的全部过程……

    但是当与山德鲁以及其他克鲁亚巫师交流后,琼恩却发现那本书上的描述其实漏洞非常多。真正的阿尼马格斯魔法,比他想象中还要奇妙、还要不可思议。

    ……

    不过在八月的最后一天,琼恩意外收到了一封信。

    信封上画着两根金灿灿的十字交叉的魔杖,每支魔杖上都冒出三颗星星。它来自于布斯巴顿魔法学院的校长奥利姆马克西姆夫人。

    打开了这封信,简单的看了一遍——信中介绍了布斯巴顿新生的注意事项,以及附了一张布斯巴顿五年级学生的科目表。

    短暂的愣神之后,琼恩才反应过来——现阶段,他的身份还是一名布斯巴顿的五年级学生。

    一年之前,克里斯托夫帕特里克从德姆斯特朗转学至布斯巴顿,然后“机缘巧合”成为了前往霍格沃茨的交换生……而现在,交换期已经结束,他的学生身份却尚未消失……

    当然了,念书是不可能念书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继续念书了!

    经历了这么多之后,琼恩不可能再返回学校当一名乖巧的学生;也不可能继续再正儿八经的准备考试,为了获得几个ols证书而努力。

    实际上,他也觉得自己不太需要这些证书了。

    在琼恩看来,实践可以比在学校中学到更多的东西;例如在克鲁亚呆的一个月,他学到的东西并不比之前一年时间在霍格沃茨从老师处学到的少。

    而且,阿斯托利亚的情况,也不再容许他回到校园浪费大把时间了……未来几个月时间,他必须帮她制作好一个完整的魂器,这才能给她带来一线生机。

    虽然已经不准备去布斯巴顿念书了,但不辞而别或者不闻不问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布斯巴顿好歹是一所老牌的魔法学校,虽然一直以宽松而闻名……但是保不准对它的学生有什么限制魔法之类的。正如自己躲在遥远的阿尔巴尼亚山区,这封信也能顺利寄到自己手中一样。

    琼恩准备在明天九月一号开学后,前往布斯巴顿。

    然后他和马克西姆夫人申请退学,注销掉自己布斯巴顿学生的身份,再顺路从法国返还英国。

    ……

    一边思索着,琼恩一边将目光移至信件的最后一行——

    “请您务必于明日下午五点,抵达方圆十公里的最高处,然后稍等片刻!

    布斯巴顿魔法学院校长,奥利姆马克西姆。”
【网站地图】